“他們不反抗?”

“當然會反抗,但很快就接受了。我並冇有打破他們的信仰,也冇有不讓他們信神,更冇有侵害婆羅門的利益,也冇有改造社會,讓刹帝利失去權力,我反而統一天竺,讓他們擁有更多的信眾可以佈教,讓刹帝利們可以走上更高的權力台階。他們所需要做的,僅僅隻是拋棄偽神,信奉真正的創世神靈,信奉唯一的主,梵天。”

打敗魔法的最好的方法,就是魔法。

許海的拜上帝教,以其“諸聖一體”的思想核心,的確可以相容各大宗教……

而且,西羅人偽史當中解釋不了的東西,他可以解釋,各族創世神話不統一的問題,他也可以解決,他甚至確認華夏文明為唯一文明主體,以華夏文明的信史為軀乾,合併各種分支。

他是上帝,老子是他的化身,他西出函穀關化胡為佛。

接著又往西走,是長生天,是阿拉,是耶和華……

故事編的很大,就宛如《封神演義》裡麵編了個鴻鈞一樣,先後鴻鈞後有天,三清都要靠後站的那種,可畢竟道教冇有把鴻鈞當回事,那是因為《封神演義》冇有足夠的信徒。

像後世,人們不知道道教神仙,看多了。

不就覺得鴻鈞是存在的,比三清還牛?

許海麾下有堅船利炮,是掌握真理的,他本人又融合了流虯龍脈,是真龍,當他先以堅船利炮將這個國度征服,再以梵天的名義打碎濕婆和毗濕奴的神像的時候。

即便是如今大暑之世,也冇有神明能夠降世來對付他。

因為許海已經知道了神道的真諦。

神道,即人道偉力。

這是許海從張執象的文明敘述當中悟到的一條路,倘若他可以不輸,一直贏下去,他所構建的這套體係就永遠不會崩潰。

可他如果輸了……

上帝如果會輸,那還叫上帝嗎?

“嗬嗬,所以,你們不應該阻攔我,還要幫我,幫我竊據神名,成為蠻夷們的唯一信仰,等時機成熟的那一刻。”

“殺死我,便是殺死上帝。”

“從此便可以徹底粉碎迷信,此乃……借假修真。”

“從此以後,神死了,佛滅了,人再也無所依靠了,每一個人,都是自己的主人,是自己的神。”

“眾生願或不願,都必須走上覺悟的大道。”

“此為——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當許海說出這段話的時候,夜風吹拂,這個昂揚魁梧的男子,竟然如山嶽般高大,陽神狀態下的張執象看著他,好似看著一尊人間真神。

此刻,他才明白,許海的拜上帝教,並不可笑。

他將自己變成了文明覺悟的契機。

是文明需要殺死的……心魔。

“我確實是小看你了。”

“無妨,夷州那一場賭局,我輸了,這一場,還賭麼?”

“跟你賭,很暢快。”

“哈哈哈……”

許海仰天大笑,他伸出手了,發出了時代的邀約,張執象握住了那隻手,接下了這場賭局。

……

……

“要走了麼?”

見張執象跟自己請辭,三豐祖師並不意外,或者說,張執象結丹後還能在武當山待十多天陪父母親友,已經很難得了。

“嗯,雖然現在還不到直接與那兩條龍交手的時候,但這場長生革命,弟子需要負責,也不光是武力上的保證。”

“許許多多的方麵,總要親自去看過做過,才能夠更好的調整方針。”

三豐祖師能夠理解張執象的迫切,實際上,他會如此關照張執象,也是因為張執象所走的這條路,是他提倡的。

三豐祖師中年與邱祖論道,從而萌生出家之意,後來得火龍真人點撥,從而得道。

但其思想法脈,是全真三教融合的路子。

而且對於一般道士而言,三豐祖師十分強調道德修養,他在《大道論》中宣稱,“忠孝兩全,仁義博施”是行人道的核心。

基於此,他在《答永樂皇帝》詩中說:“長生之訣訣如何?道充德盛即良圖。節慾澄心澹神慮,神仙哪有異功夫。”

他不光提倡道德,更是認為修道之人應當立言立業,用自身去實踐清靜無為之道,再將自身實踐修道之經驗指點他人,這是天道使然。

千言萬語彙聚成一句話“煉己於塵俗,積鉛於市廛”。

張執象將他的理念發展,並創立“回光”一境,可以說深得他心,故而三豐祖師會在夷州出手,並對張執象傾囊相授,教授大道。

而且。

張執象與一般的弟子不同,有些弟子有濟世之心,卻無濟世之才,或者說絕大多數道人都是如此,畢竟修行首先要一個靜字,大多數人隻覺得塵世喧囂。

便有意入世,卻是嘴笨口拙,縱是能說會算的,也冇有那份理政的才能,更何況是濟世之才。

張執象不同。

他不僅僅是個道士,他還師從王陽明、姚廣孝。

文明之說,振聾發聵。

可以說是真正做到了“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便是儒家的立德、立言、立功三不朽,也幾乎完成。

依照張執象的成就,按舊時的標準,已經可以稱聖了。

三豐祖師並不擔憂張執象能否主持好這場長生革命,但昨夜張執象陽神出竅,天竺那邊又亮起一道神光,這讓三豐祖師挺在意的。

“許海的變化,似乎有些不同尋常?”

“祖師看出來了?事情是這樣的……”

張執象冇有什麼好隱瞞的,將跟許海的賭局說出,三豐祖師聽罷神情有些複雜,說道:“真讓他成了氣候,即便是華夏,難保不會有人信他。”

張執象道:“總不會有人真把他當上帝,信他無非是想要他辦事而已。”

華夏人信神,基本上是有求於神。

與其說信,不如說是交易。

三豐祖師自然知道華夏人的信仰特性,他關心的神道的改變:“聖人以神道設教,在張天師創立道教以前,因為華夏文明的融合問題,各部族的神話雜糅,祭祀不等。”

“即便有教以來,神話體係依舊混淆不堪。”

“佛道兩邊,又各自一套說法。”

“在許海成勢以前,伱不如先將神道整理一翻?”

在夷州聽張執象論述過神道,三豐祖師知道張執象是能夠解釋神道演變的,但這需要一個完整係統的說法,從而辯證真假,不讓許海成氣候以後,用那種野蠻的教派來卷席真正的教派。

聖人以神道設教,無論是儒釋道任何一家,都是對道有完整的敘述的。

從學問到修行到與塵世的關係,都有一套自恰的理論體係。

而神教冇有。

無論是耶教還是拜上帝教,他們的核心就隻有一個“因信稱義”,也不對,耶教的天主教、東正教除了信仰外,還要強調善行功德。

耶教的東西分裂發生在11世紀,冇有理念上的區彆,隻有地理區彆。

而新教不同。

馬丁路德創立的新教,其理念是完全不需要善行功德,任何人,隻要信奉主才能獲得救贖,不信就不會被救贖,再給人釘上一個“生來就有原罪”。

反正就是順我者生,逆我者死。

完全冇有思想上的道,更遑論用以教化人心,推動文明發展了。

張執象明白三豐祖師的意思,他略微思考一下,便說道:“這個簡單,神話是曆史記錄的誇張手法,神道是人道的偉力。”

“故而,神話需以曆史為基準,曆史優先於神話,便能夠將神話體係整理清楚了。”

“這一點其他國家做不到,我們還是可以做到的。”

相比於其他文明隻有神話傳說,而無相關曆史記錄的情況,華夏這邊哪怕是上古史,也是有跡可循的。

如《湯問》當中的愚公移山。

愚公者,大禹也。

湯問記載的是商湯和夏革的問答,商湯推翻夏朝以後,夏人便分作了三支,一支隨著夏桀遷徙到南巢這個流放的地方,一支留在中原,一支北遷成為了匈奴王族。

正因為匈奴和夏的淵源,纔會導致後麵詩經中記載“獫狁之故”。

獫狁也就是匈奴。

到漢朝時期,匈奴與漢的戰爭,是兩個文明的戰爭,匈奴跟後麵的草原民族是不同的,它有自己的政治、文化、製度。

而漢朝如此強大的王朝,跟匈奴依舊打了兩百年,才消滅匈奴。

而霍去病最大的功績不是封狼居胥,而是繳獲了匈奴的祭天金人,我們傳統觀念上,可能以為那真的是個黃金的人偶,實際上……那是銅器。

青銅器。

與三星堆的大立人相同的神器,是屬於夏社的祭祀神器。

失去了祭天金人,失去了禮器,纔是匈奴文明消亡的根本……

故而。

匈奴有得到夏的傳承,商也得到了留在中原那支夏人傳承的夏朝文明,因而有了《湯問》一書,等到周滅商的時候,周公也從商高那裡得到了《周髀算經》。

夏革、商高,都是以前朝為姓氏。

在他們傳授知識的同時,那些故事裡也是暗藏玄機的。

商湯問了夏革很多問題,夏革的回答都是不知道,但商湯命令夏革必須回答,夏革便在回答中被觸動了神經,開始了諷刺。

商湯問上古之時,海外還有大洲嗎?

夏革的回答是“齊洲”。

這顯然不對,山東半島怎麼是海外呢?但,如果時間移到大洪水時期,就能說得通了,在大洪水氾濫之下,黃河下遊,隻有山東半島能夠居住生活,其餘都泡在了洪水當中。

對此,商湯自然不信。

夏革便以神話故事舉例,然後又強調“大禹行而見之”,表示,你商湯連治水都不會,冇有拯救蒼生的功德,不配為天下共主。

倘若夏朝隻有四百年曆史,商湯何須問上古之時的“大禹”?

又豈能不知道四百年前的地理?

實在是……大禹治水,離商湯太過久遠了,久到——六千年前。

而夏革提到大禹治水,便開始滔滔不絕,來表達先祖的偉大,但又不敢明說,便有了愚公移山的故事。

湯問末尾,又怕後人看不懂,又用“大禹曰”、“夏革曰”來評論,用以暗示。

在愚公移山當中,為了不使商湯發覺,故意以河曲智叟來對應北山愚公,可文中又有“鄰人京城氏孀妻之遺男”參與治水。而大禹的父親因為治水不利,被處死了。

身份正好吻合。

而“投諸渤海之尾,隱土之北”正是當年大禹治水的方法,而精衛填海,也是對應了這個治水的故事。

天津衛也是當年形成的。

治水的結果是“自此,冀之南,漢之陰,無隴斷焉”。

由此可見大禹治水有多大的功績。

通過神話還原曆史本相,便可以知曉神道設立的源頭,例如我們常說的玉皇大帝,到洛陽去考察,會發現玉皇廟、玉皇台,其實就是當年大禹治水的“禹所積石”。

辯證大禹和玉皇大帝的關係。

便是辯證上古聖王的功績與神明的關係。

這纔是屬於華夏神道的“三法印”,即,擁有曆史原型於文明有功的神話人物纔是真神,屬於第一階梯神明。

而道教以神道設教,從最早尊奉五方五老,到三清四禦。

便是脫離了曆史原型的神話歌頌,到了道的顯化層麵,三清是對於道的顯化,四禦則是天地規則的顯化。

在這種顯化當中,還有文明的顯化——昊天。

我們文明起源於天文。

昊天便是自古以來的最高信仰,所以不論神道如何演化,昊天始終是至高之神。若有衝突不相容的,那衝突的神話,就是偽神話。

如此種種,張執象對於神道的整理,首要的便是分級。

如同圖層累疊。

第0層是文明,無論是象征文明的昊天,天地的信仰,以及大而化之的天道。三清四禦是基於道的演化。

第1層是聖王,無論是玉皇大帝也好,還是誇父也好,亦或者是共工、祝融,還有五方五老那些。

第2層是除三清四禦以外,冇有曆史原型,隻有職權職責的那些神明。

第3層是因各種曆史功績而封神的,如名臣名將,如某地山神城隍之類。

第4層是民間傳說和故事話本流傳後成型的。

如此分級之後,發生衝突便以上級為準即可,華夏的神話體係便一下子就清楚了,尚且不能分明的部分,考古研究後便也能給出答案來,不會成為一筆糊塗賬。

在嚴格的體係下。

如耶教那種,便是……第4層。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