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重複,稍後修改。)

市場膨脹的本質是開拓新的空間,控製新增的市場,等於貿易獲利,從而抹平貿易數據上的逆差,完成實質上的順差,解決悖論。

當實際地理空間無法拓展後,就隻能在空間層次上下功夫了。

可不論套多少層空間,開發了多少個新領域,實際上的人就隻有那麼多,地理空間也隻有那麼大。

泡沫越大,膨脹的市場越大。

對於人和環境的剝削程度就會越來越深。

這是取死之道。

而時間膨脹的本質是得到更多的時間,分攤剝削的程度,以更低的剝削程度甚至是無剝削狀態,完成資本增密,從而養育工業,解決悖論。

有人的人生就是波瀾壯闊,其人心的感悟也更加複雜,能夠明白更多的道理。

有人的人生就是寡澹如水,其人心的感悟也更加簡單,缺乏足夠的曆練,對事物道理的認知,也終究是有限的。

人與人是不同的,不僅僅是資質心性的不同,更是人生經曆的不同。

而“時間”的定義是什麼?是空間上的運動。

人生的經曆,便是空間上的運動,在絕對的時間內,有人運動的更多,便是膨脹了時間,有人運動的更少,便是萎縮了時間。

時間膨脹的本質是濃縮,濃縮便是相對的膨脹。

明白了這些道理,始皇帝知道自己曾經犯過一個錯誤,大秦或許曾經是老秦人的時代,但在天下一統以後,已經不是了。

老秦人在秦朝的時代下,已經冇有了意義。

而新的時代,大秦帝國的時代對於百姓來說,是怎麼樣子的,百姓卻從未聽過……時代拋棄了老秦人,卻也冇有獲得新的參與者。

所以,大秦亡了。

如果當初能解決這個問題,縱使他死了,大秦也不會二世而亡……

“諸位認為,如何讓天下百姓參與到這個時代中來?”

始皇帝已經找到了方向,明白了該如何在人心上下功夫,來達到時間膨脹的效果,從而解決文明發展的根本矛盾。

但光有方向不行,還要弄清楚該如何具體實施纔對。

曾經與張執象聊過許多的錢衡說道:“讓百姓當家做主?如果隻是被動裹挾,而非自己下決定,他們是不會有時代的參與感的。”

钜子眼中則眼光一閃,說道:“這個主意不錯。”

可姚廣孝卻說:“一個家庭裡麵,是有父母,有兄弟姐妹的,正如八卦,乾坤為父母,巽、離、兌則是女孩,震、坎、艮則是男孩。”

“陰陽消長,自然之理。”

“便是當家做主,也是不同的,是父親當家還是母親當家?是父母年齡都大了,由長子當家?還是兄弟姐妹來?”

“莫非,不當家了,就不是家庭的一員?”

“所以,當家做主很重要,因為一個家庭必然是有一家之主的,更大的問題是,如何聚攏一家子。”

家人……

自來大同社會都是講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講的是天下一家。

……………………&……&…………

市場膨脹的本質是開拓新的空間,控製新增的市場,等於貿易獲利,從而抹平貿易數據上的逆差,完成實質上的順差,解決悖論。

當實際地理空間無法拓展後,就隻能在空間層次上下功夫了。

可不論套多少層空間,開發了多少個新領域,實際上的人就隻有那麼多,地理空間也隻有那麼大。

泡沫越大,膨脹的市場越大。

對於人和環境的剝削程度就會越來越深。

這是取死之道。

而時間膨脹的本質是得到更多的時間,分攤剝削的程度,以更低的剝削程度甚至是無剝削狀態,完成資本增密,從而養育工業,解決悖論。

有人的人生就是波瀾壯闊,其人心的感悟也更加複雜,能夠明白更多的道理。

有人的人生就是寡澹如水,其人心的感悟也更加簡單,缺乏足夠的曆練,對事物道理的認知,也終究是有限的。

人與人是不同的,不僅僅是資質心性的不同,更是人生經曆的不同。

而“時間”的定義是什麼?是空間上的運動。

人生的經曆,便是空間上的運動,在絕對的時間內,有人運動的更多,便是膨脹了時間,有人運動的更少,便是萎縮了時間。

時間膨脹的本質是濃縮,濃縮便是相對的膨脹。

明白了這些道理,始皇帝知道自己曾經犯過一個錯誤,大秦或許曾經是老秦人的時代,但在天下一統以後,已經不是了。

老秦人在秦朝的時代下,已經冇有了意義。

而新的時代,大秦帝國的時代對於百姓來說,是怎麼樣子的,百姓卻從未聽過……時代拋棄了老秦人,卻也冇有獲得新的參與者。

所以,大秦亡了。

如果當初能解決這個問題,縱使他死了,大秦也不會二世而亡……

“諸位認為,如何讓天下百姓參與到這個時代中來?”

始皇帝已經找到了方向,明白了該如何在人心上下功夫,來達到時間膨脹的效果,從而解決文明發展的根本矛盾。

但光有方向不行,還要弄清楚該如何具體實施纔對。

曾經與張執象聊過許多的錢衡說道:“讓百姓當家做主?如果隻是被動裹挾,而非自己下決定,他們是不會有時代的參與感的。”

钜子眼中則眼光一閃,說道:“這個主意不錯。”

可姚廣孝卻說:“一個家庭裡麵,是有父母,有兄弟姐妹的,正如八卦,乾坤為父母,巽、離、兌則是女孩,震、坎、艮則是男孩。”

“陰陽消長,自然之理。”

“便是當家做主,也是不同的,是父親當家還是母親當家?是父母年齡都大了,由長子當家?還是兄弟姐妹來?”

“莫非,不當家了,就不是家庭的一員?”

“所以,當家做主很重要,因為一個家庭必然是有一家之主的,更大的問題是,如何聚攏一家子。”

家人……

自來大同社會都是講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講的是天下一家。

……………………&……&…………………………………………

市場膨脹的本質是開拓新的空間,控製新增的市場,等於貿易獲利,從而抹平貿易數據上的逆差,完成實質上的順差,解決悖論。

當實際地理空間無法拓展後,就隻能在空間層次上下功夫了。

可不論套多少層空間,開發了多少個新領域,實際上的人就隻有那麼多,地理空間也隻有那麼大。

泡沫越大,膨脹的市場越大。

對於人和環境的剝削程度就會越來越深。

這是取死之道。

而時間膨脹的本質是得到更多的時間,分攤剝削的程度,以更低的剝削程度甚至是無剝削狀態,完成資本增密,從而養育工業,解決悖論。

有人的人生就是波瀾壯闊,其人心的感悟也更加複雜,能夠明白更多的道理。

有人的人生就是寡澹如水,其人心的感悟也更加簡單,缺乏足夠的曆練,對事物道理的認知,也終究是有限的。

人與人是不同的,不僅僅是資質心性的不同,更是人生經曆的不同。

而“時間”的定義是什麼?是空間上的運動。

人生的經曆,便是空間上的運動,在絕對的時間內,有人運動的更多,便是膨脹了時間,有人運動的更少,便是萎縮了時間。

《無敵從獻祭祖師爺開始》

時間膨脹的本質是濃縮,濃縮便是相對的膨脹。

明白了這些道理,始皇帝知道自己曾經犯過一個錯誤,大秦或許曾經是老秦人的時代,但在天下一統以後,已經不是了。

老秦人在秦朝的時代下,已經冇有了意義。

而新的時代,大秦帝國的時代對於百姓來說,是怎麼樣子的,百姓卻從未聽過……時代拋棄了老秦人,卻也冇有獲得新的參與者。

所以,大秦亡了。

如果當初能解決這個問題,縱使他死了,大秦也不會二世而亡……

“諸位認為,如何讓天下百姓參與到這個時代中來?”

始皇帝已經找到了方向,明白了該如何在人心上下功夫,來達到時間膨脹的效果,從而解決文明發展的根本矛盾。

但光有方向不行,還要弄清楚該如何具體實施纔對。

曾經與張執象聊過許多的錢衡說道:“讓百姓當家做主?如果隻是被動裹挾,而非自己下決定,他們是不會有時代的參與感的。”

钜子眼中則眼光一閃,說道:“這個主意不錯。”

可姚廣孝卻說:“一個家庭裡麵,是有父母,有兄弟姐妹的,正如八卦,乾坤為父母,巽、離、兌則是女孩,震、坎、艮則是男孩。”

“陰陽消長,自然之理。”

“便是當家做主,也是不同的,是父親當家還是母親當家?是父母年齡都大了,由長子當家?還是兄弟姐妹來?”

“莫非,不當家了,就不是家庭的一員?”

“所以,當家做主很重要,因為一個家庭必然是有一家之主的,更大的問題是,如何聚攏一家子。”

家人……

自來大同社會都是講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講的是天下一家。

…………………………………………

……&……&………………&……

市場膨脹的本質是開拓新的空間,控製新增的市場,等於貿易獲利,從而抹平貿易數據上的逆差,完成實質上的順差,解決悖論。

當實際地理空間無法拓展後,就隻能在空間層次上下功夫了。

可不論套多少層空間,開發了多少個新領域,實際上的人就隻有那麼多,地理空間也隻有那麼大。

泡沫越大,膨脹的市場越大。

對於人和環境的剝削程度就會越來越深。

這是取死之道。

而時間膨脹的本質是得到更多的時間,分攤剝削的程度,以更低的剝削程度甚至是無剝削狀態,完成資本增密,從而養育工業,解決悖論。

有人的人生就是波瀾壯闊,其人心的感悟也更加複雜,能夠明白更多的道理。

有人的人生就是寡澹如水,其人心的感悟也更加簡單,缺乏足夠的曆練,對事物道理的認知,也終究是有限的。

人與人是不同的,不僅僅是資質心性的不同,更是人生經曆的不同。

而“時間”的定義是什麼?是空間上的運動。

人生的經曆,便是空間上的運動,在絕對的時間內,有人運動的更多,便是膨脹了時間,有人運動的更少,便是萎縮了時間。

時間膨脹的本質是濃縮,濃縮便是相對的膨脹。

明白了這些道理,始皇帝知道自己曾經犯過一個錯誤,大秦或許曾經是老秦人的時代,但在天下一統以後,已經不是了。

老秦人在秦朝的時代下,已經冇有了意義。

而新的時代,大秦帝國的時代對於百姓來說,是怎麼樣子的,百姓卻從未聽過……時代拋棄了老秦人,卻也冇有獲得新的參與者。

所以,大秦亡了。

如果當初能解決這個問題,縱使他死了,大秦也不會二世而亡……

“諸位認為,如何讓天下百姓參與到這個時代中來?”

始皇帝已經找到了方向,明白了該如何在人心上下功夫,來達到時間膨脹的效果,從而解決文明發展的根本矛盾。

但光有方向不行,還要弄清楚該如何具體實施纔對。

曾經與張執象聊過許多的錢衡說道:“讓百姓當家做主?如果隻是被動裹挾,而非自己下決定,他們是不會有時代的參與感的。”

钜子眼中則眼光一閃,說道:“這個主意不錯。”

可姚廣孝卻說:“一個家庭裡麵,是有父母,有兄弟姐妹的,正如八卦,乾坤為父母,巽、離、兌則是女孩,震、坎、艮則是男孩。”

“陰陽消長,自然之理。”

“便是當家做主,也是不同的,是父親當家還是母親當家?是父母年齡都大了,由長子當家?還是兄弟姐妹來?”

“莫非,不當家了,就不是家庭的一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