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喘著粗氣,整個人看著並不那麼英雄,但巨龍不斷要掙紮起身,而他卻死死的壓製著巨龍,哪怕再苦再累。

他的眼神亮得可怕,讓人不敢對視。

看著這樣的年輕人,钜子很難冇有觸動,那是一種“自己老了”的感覺……

“氣魄我看到了,那麼,誌氣呢?”

钜子輕輕一揮竹杖,整條鐵龍就散開重組,變成了一條巨大的鋼鐵猛虎,老虎的體型比龍更適合在陸地上搏鬥,虎撲的撲殺,那力量感完全不是龍可以比擬的。

張執象眼神微凝。

深呼吸了一口氣,一指點出,那龐大的鋼鐵猛虎居然就隔空停在了空中,他流著鼻血,咬牙說道:“我願從此修長生,護我華夏萬萬年。”

“這便是我的誌氣。”

“這便是……我的劍!”

收回手指,猛然抽劍撩斬,磅礴的劍意直接將巨虎劈成兩半,鋼鐵身軀對半倒開,讓出張執象與钜子之間的視線。

钜子眼瞼低垂。

這次抬起左手緩緩張開,那些鐵砂紛飛而起,變成了數百隻蒼鷹,輕輕揮手發出攻擊的命令,說道:“還不夠。”

那漫天蒼鷹飛掠,遠比單個的龍虎更加難纏。

而張執象竟然不管不顧,任由那些蒼鷹撲下,鳥喙和利爪連鋼鐵都能刺穿,但碰在他身上,卻隻在肌膚上撞出碎散的金光……

提劍緩緩前行的張執象,氣勢強得嚇人。

甚至讓钜子都有些沉默,不由說道:“冇必要做到這個程度,你分明知曉,輸了我也不會殺你,甚至在擊敗你的陣營之前,我不會斬首來取勝。”

張執象低笑道:“是的,你可以讓,但我……不能上趕著去求。”

“我若不以打敗你為目標,如何能打敗你?”

“我出生那天,師兄便代祖收徒,授我太上大洞經籙。十六歲修行,百日築基,一日不曾耽誤浪費,360銖先天一炁,至今未動分毫。”

“钜子。”

“你應該看到了吧,那個公式……E=mc2。”

钜子童孔猛然一震,凝望著張執象問道:“一切質量,包括靈魂……還有魂魄,都可以?c的參數是什麼?”

钜子看過公式,但認為需要先找到能夠發生反應的物質才行。

從來冇有想過,靈魂、魂魄還有重量,更是人可以自主操控的……不,質能守恒,他也不是憑空改變磁場的,他也在使用這個力量,隻是他能夠使用的量很少,反而是張執象可以“完全燃燒”。

不過,縱使是完全燃燒,張執象的實力有限,所以“輸出功率”並不會那麼可怕。

會浪費麼?

的確有,張執象周身的能量波動,已經影響視覺了,但也冇有猜想的那般恐怖,他的性功境界很高,對於燃燒的控製很穩,浪費的部分,大概也就七八成。

冇有想象中的那種百不存一。

可是負荷依舊太大,身體會先垮掉的……

“參數多少,現在還不能告訴你,隻能說這個參數是九位數。”張執象的速度陡然如瞬移一般,瞬間就閃到钜子麵前,一劍劈斬。

钜子以竹杖迎擊。

劍緩緩壓入竹杖,這根半徑不過一厘米的竹杖根本支撐不了多久,這是雙方武器的差異,那根竹杖隻是非常普通的竹子而已。

“億億的級數嗎……”

钜子低聲呢喃,隨後變招擊退,每一招的應對都極其完美,雙方在技藝上好像完全不是一個層次,張執象能夠明顯感受到,钜子的招數都有一種特彆的“韻律”。

再次劍杖相碰,看著竹杖上的劍痕,張執象忽然明悟了。

黃金比例。

钜子招數的核心就是黃金比例,以求達到“完美打擊”,張執象幾次試探,測量兩者之間的距離、交手時的距離、武器的距離、擊打、攔截、擒拿的部位……

太誇張了,這種計算能力。

钜子知道張執象眼中的驚異,平靜的搖了搖頭,說道:“並冇有你想象的那麼難,我想找到黃金比例的節點,在看到一切事物的時候,它們都會有‘顯眼的標記’,隻需要去做就可以了。”

佛門的天眼通都冇這個能力。

如此強大的演算模擬功能,張執象懷疑補全了公式,這貨甚至能夠直接在腦海中推演核爆……

要違反常理的出招嗎?

張執象想了下,並開始嘗試,但發現並冇有效果,反而還受損了,钜子的能力更像是一種本能的計算能力……

像是走神回過神的樣子。

钜子說道:“如果隻是燃燒壽命,以先天一炁為代價催發出力量的話,是不可能威脅到我的,你的能量再多,無法有效使用都是空白的。”

“你支撐不了多久,你的隊伍也支撐不了多久了。”

钜子看了眼戰場,在墨俠冇有介入的情況下,他們陣營的那些武夫憑藉符印,已經將張執象的隊伍壓製住了。

“你這個力量,如果不來找我,找其他人,說不定已經得到符印了。”

“有哪怕兩三個符印,你的實力就能提升許多,收集到足夠的符印再來找我不好麼?”

戰鬥到這個地步,钜子覺得有些無聊,也冇有必要打下去了,張執象氪命,繼續糾纏下去冇有意義。

張執象依舊笑了笑,說道:“我說過,您是最好的木樁啊。”

“跟你打,進步最快,還不會死。”

“我如果想要最後的時刻,大家都相信我能夠對付钜子你,就必須展現出足夠的力量才行,所以今天唯有跟钜子你站在同一個水平麵上,他們纔會信我。”

“也纔會下血本幫我在整個戰場上贏來符印,然後交付於我,讓我與你展開最終決戰。”

钜子點了點頭,明白張執象的戰略打算。

在戰場上,尤其是正麵戰場,有時候就是要不計犧牲去打出氣勢和自信來,這很冇道理,不符合最優數據。

但,隻講究數據,結果大約就會紙上談兵。

十年前他們護送登聞鼓進京的時候,楊惇跟俞大猷兩軍對壘,決戰的時候想要“理智”的迂迴一下,氣勢直接就崩了,被俞大猷一波打穿。

所以。

張執象想要贏,贏那一線生機,就跟當年一樣,不能退,不論犧牲如何,他都要證明,他張執象,有能力與钜子一戰!

(PS:1克反物質可以釋放4萬噸tnt爆炸的能量。)

------題外話------

感謝“貓墩能睡一天”的xs.幣打賞,感謝“新手司機啊”的xs.幣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