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會給你看的。”

“在那之前,先讓我告訴你,內算修行體係的完整理論該如何應用,讓你明白外算解釋生命和靈魂到底還差了多遠。”

“要看生命,首先要明白,人為先天道體,是因為自成天地。”

“如何自成天地?”

“《黃帝內經》有雲:五臟者,所以藏精神血氣魂魄者也。”

“五臟在藏,六腑在瀉在通。”

“心藏神,肝藏魂,肺藏魄,脾藏意,腎藏精誌。”

“你們所認為的意識、潛意識、記憶、意誌的一切中樞都在腦,其實絕非如此,它們並不在腦,而在五臟當中。”

“胚胎受孕,最先發育的器官是什麼?不是大腦,是心臟。”

“若是你們認為的意識靈魂在大腦中,胚胎髮育的早期,靈魂在哪?還是你們認為,意識、靈魂是隨著大腦發育完成後才形成的?”

“即便如此,靈魂總要有個種子吧,這個種子寄宿在哪?”

“看,你們解釋不了。”

“心藏著神,藏著你這一世的自我,因其受三魂七魄乾擾,所以此為……識神。”

“我曾認為,先天之炁有十六兩,宛如一燈油,四年燒一兩,六十四年燒完,若是平日裡養生得當,便能五年、六年燒一兩,而若是勞心勞力,可能兩年三年就燒一兩。”

“油儘燈枯,便是人死之時。”

“後來學習的更多,發現自己應該是聽錯了道爺的話,自胚胎受孕的初生之時,先天祖炁是一兩,或者說二十四銖。”(1兩=24銖)

“此後按黃帝內經所雲,男子十六天葵至,女子十四天葵至,至純陽為止,先天一炁停止增長。”

“男性每32個月增長元炁六十四銖,至16歲盈滿。”

“女性每28個月增長元炁六十四銖,至14歲盈滿。”

“盈滿之時,增長皆為360銖,加上24銖先天祖炁,共384銖,是為天賦1斤16兩之正數,合於易經64卦384爻數,以全周天之造化。”

“這一斤十六兩先天一炁,纔是我們的‘本錢’。”

“人吃水穀,得氣血不足,虛耗虧空又多,便要以本錢來補,什麼時候補完,本錢用光了,纔是真正的壽命耗儘。”

“我們知先天一炁共有384銖,更知祖炁有24銖,這24銖祖炁,便是靈魂的重量。”

“我不知道你們有冇有做過實驗,後世有人做過實驗,研究靈魂的重量,是研究人死的那一刻,屍體上減少的重量。”

“答桉是35克。”

“其實已經很接近了,但,具體重量應該是37.3克,也就是我們的一兩。”

《我的治癒係遊戲》

“這一兩祖炁,是生來就有,死去還在,人死之後,修為若是未到,留在人間,便憑這一兩祖炁,什麼時候祖炁消耗完了,識神也就散了。”

“所以,供我們一生使用的先天一炁,其實隻有十五兩。”

“這十五兩,是魂魄的重量。”

“密宗的瑜加修行,說人有三脈七輪,將七魄歸於七輪,道家是不認同的,因為這種修煉明顯是‘另辟蹊徑’,冇有遵循人的先天道體。”

“七魄就在肺中,何須提煉出來,分置於七輪當中再分開修行?此乃多此一舉。”

“金丹修行為何講七返九轉?”

“這是河圖洛書的演化規律,也是氣機的運行規律,更是七之心火,心神入腎水,是九之肺金,七魄入腎水,而肝之木生火,為心火添薪。”

“我們以意運氣,便是脾與肺交,意念先動,是一切的開始。”

“修行,便是五行五臟皆用在其中。”

“以至於最終心火與腎水相交,為何要心腎相交呢?因為腎藏精誌,何為‘誌’,從心之聲也!心發於神,才叫誌!”

“什麼是誌氣?”

“心腎相交,走在修行路上,求長生久視,求天下大同,纔是誌氣!”

“倘若一個人心力憔悴,腎氣不足,哪怕胸中再有萬般溝壑,也是生不出誌氣的。”

“所以。”

“好男兒當問長生,此乃誌氣!”

“坎離交合,煉得水中真鉛、火中真汞。”

“肝木生火(心),陽中出陰,火(心)中顯象而產(離龍),即龍以火裡出,亦名‘真汞’,其象屬陽,陽內有陰。”

“有肺金生水(腎),陰中出陽水(腎)中顯象而產(坎虎),即虎向水中生,亦名‘真鉛’,其象屬陰,陰內有陽。”

“此乃修行之要,降龍伏虎。”

“人之心神、三魂七魄、意識、精誌,全用於其中,五臟為體,所藏為用,五行為本。”

“如此方說,人體自成天地。”

钜子認真的聽著張執象所言,钜子自然是知曉修行的那套原理的,明白鉛汞的含義,也明白要坎離相交,但是道經裡說的,都不會如此詳細,把五臟五藏講得如此透徹。

他明白,張執象講這些,自然不是來教他修行的。

張執象是想說,你钜子自以為能夠操控潛意識,從而獲得改變磁場等能力,而我張執象對於五藏也自然可以運用得更好,而且……是結合五臟。

“肺藏魄,第一魄名屍狗,第二魄名伏失,第三魄名雀陰,第四魄名吞賊,第五魄名非毒,第六魄名除穢,第七魄名臭肺。”

“七魄不僅對應身體的能力,更對應七情。”

“我們常說氣魄。”

“何為氣魄?氣足神滿情緒醞釀成型,便謂之氣魄。”

“钜子,先看看我的……氣魄!”

彭——

那攥住張執象的龍爪猛然一震,散落鐵砂無數,張執象以一種不可能有的力量開始掙脫,不,不是掙脫,隻是他在舒展身體……

卡,卡,卡……

龍爪一節節的被撐開,這讓钜子微微驚訝,然後操控鐵龍,讓鐵龍的龍爪爆發出更大的力量,想要將張執象摁回去。

但。

轟——聲過後,張執象竟然掙脫龍爪,並將整條鐵龍摔在了地上。

他將龍爪彆於龍背之上,一腳踩著鐵龍,在那灰土飛揚之中,他模湖的身影相對鐵龍來說,居然並不渺小了,甚至於給人一種他比龍還巨大的感覺。

他說:“看,這是敢教日月換新天的氣魄。”

------題外話------

先更一小章,還有一大章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