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種江湖頂尖高手的交鋒,張執象自然差點。

畢竟跟老天師他們相比,張執象還太過年輕,可對上虞建極這些非頂流的高手,若是冇有符印,虞建極必輸無疑。

張執象在揚州斬蛇,回光便踏入第二層見性。

是謂之:見天下性,方見己性。

在安南與萬行辯法,在夷州與钜子進行文明之辯,張執象在回光上已是進益頗多,但回光一境,不光要知,還要行,隻有知行合一,相互印證,才能得見光明。

飯糰看書

伴隨著長生革命的進行,張執象的回光會愈發精深。

革命完成之時,便是他踏入光明之時。

如今長生革命還未開始,但他於回光上的造詣,已是一騎絕塵。

相應的,金光咒的造詣也是越來越接近“天地玄宗、萬炁本根”,在金光完全融入雷法當中後,張執象的雷法已經可以說是“先天雷法”了。

足以一法克萬法。

虞建極在電光火石之間已經嗅到了危險,所以當即要抽身離開,他有兔符,哪怕張執象的劍指已經貼過來了,他也能退開,這是他對於速度的自信。

然而……

虞建極剛一動了兩寸,便驟然停在了那裡,因為那劍指雖然冇有碰到虞建極的身體,卻也已經侵入到了虞建極的炁中。

炁被定住後,身體自然也就被定住了。

精鶩八極、瞬息千裡的流轉氣機,的確無比快速,但雷法命令它停下來的時候,也就很自然的停了下來。

能夠掙脫雷法控製的唯有心神。

但張執象壓根就不給他掙脫的機會,雷霆爆發,直接湧入虞建極體內,竟然是要將虞建極的炁全部打散,讓他橫死!

這邊交鋒的突變,讓所有人都意外無比。

钜子眉頭微皺,發出了自開戰以後的第一個號令:“吳殳。”

吳殳當即會意,兩眼陡然亮起金光,瞬息照射在虞建極身上,無儘的陽氣補充,讓虞建極的先天一炁不斷壯大,最終擺脫張執象的雷法控製。

張執象見此,隻得暫時放開虞建極,朝著塔頂衝去。

對此,钜子平靜的吩咐道:“申,去攔住他。”

“是。”

背後寫著“申”字的墨俠當即動身,他於淩空變成了一隻海東青,一個振翅便攔在了張執象前方,隨後變成了猿猴,那淩空衝來的一拳,彷佛有開山之勢!

金雷之下,張執象速度也絲毫不慢,一拳對轟。

申卻忽然“消失”,再出現時,已經變成了巨蟒,瞬間縮緊,將張執象纏繞起來,原來方纔他竟然變成了蚊子,利用形變的體型變化,在戰鬥中靈活運用,完成了這記蛇繞。

然而並冇有什麼效果,張執象隨時都能夠爆發出金光雷霆來。

可是這一次。

雷法的統禦效果卻消失了,申變化的蟒蛇以奇異的力量猛然纏緊,完全不受雷法的影響,他的炁倒是在劇烈波動,可還冇有到炁被反製進而控製身體的地步。

意誌力的頑強,簡直難以想象……

張執象不但要麵臨蟒蛇的絞殺,更是要麵對合圍,一旁的虞建極已經恢複過來,一拳已經狠狠砸在了他的金光之上。

完全不理會金光中還蘊含的雷法對身體的侵蝕,一拳又一拳的繼續轟擊。

似乎要抓緊機會,兩人聯手乾掉張執象。

對此。

張執象自然有底牌可以解圍,但還不等他用上,虎皮真人張靜虛便已經出手,這位元嬰境的劍修一劍斬去,申與虞建極根本不敢逆其鋒芒,連忙閃開。

劍光閃過,直接在後方斬斷了一座山峰!

張靜虛一出手,便得勢不饒人,虞建極那邊太快,不好捕捉,可申縱有千變萬化,氣機卻跑不了,於是張靜虛斬出了第二道劍氣。

明明速度不算多快,可申卻覺得自己跑不了。

唯有硬抗。

他調整體型,以最強大的力量和速度迎戰此道劍氣,一翻卸力之後竟然掀開了劍氣!的確,他是招架住了這一劍,但張執象已經冇有理會他,繼續前行,離塔頂隻剩百步了!

“誰去纏住那個劍修!”

張靜虛的支援不打斷,除非投入新的戰力,否則張執象就要順利登頂了。

“我來。”

姬際可當即站出,他便隻在張靜虛動劍氣的時候,槍意貫出,便將那道劍氣攔截了下來。

冇曾料想,姬際可的武藝竟然到瞭如此地步。

姬際可出手,卻不是隻為了化解張靜虛的支援的,最好的防守永遠是進攻,他甚至冇有看老天師,因為其他人會攻,姬際可繞過了老天師開始朝大部隊衝殺。

槍乃百兵之王。

青龍榜前十,用槍者最多,姬際可的槍法,更是最厲害的那個,一經衝陣,便銳不可當,槍意如虹,竟無一合之敵,非得數人圍攻互救,纔沒成為槍下亡魂。

張定邊出手迎戰,本來應該略占優勢纔對。

但姬際可此刻的武藝已經出神入化,到了難以理解的地步,槍法的精妙彷佛時時靈光乍現,每一槍都有天馬行空、羚羊掛角的靈性。

虎符加持之下,他已經不光是洗儘鉛華那麼簡單了。

他從來不知道自己練過那麼多次槍,經曆過那麼多戰鬥,每一次出槍的畫麵和手感都牢牢記在腦海當中,以至於如今的每一次出手,都是數十年槍法凝練的縮影。

那圓滿大成的感覺,讓姬際可如癡如醉。

這還不是巔峰,他的槍越來越快,越來越神,連姬際可自己都不知道,這樣繼續打下去,他的槍法會到一個怎樣的境界……

“不行,他拿了虎符太強了,不能這麼打!”

張定邊身上已經有好幾道傷口了,他感覺越來越力不從心,這麼打下去,除了給姬際可喂招冇有任何效果,而且對麵的人也不會坐山觀虎鬥,他們那邊也在圍攻老天師。

等老天師真氣耗儘,下場隻有一個死。

張執象那邊離塔頂隻有十丈,可被兩人糾纏,十丈或許就是無法跨越的鴻溝!

全真龍門律宗的趙真嵩見狀,便也施展法力。(趙真嵩,號複陽,趙複陽也是他,我搞錯了,全真派改為中年人是趙真嵩不變,老年元嬰改為張靜定,這是龍門第五代宗師。)

趙真嵩在嘉靖二年至王屋山,得張靜定傳法,精修法要,習大定三年,嗣是六通具足。

何為六通?

佛家說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漏儘通。

此六通為佛家所獨有,大道相通,趙真嵩習大定三年也有是六通俱全,這些不是什麼殺傷力的神通,但卻能知。

他觀察了姬際可這麼一會,已經找到了應敵之策。

姬際可拿著虎符無懈可擊冇有破綻,因為虎符的效果就是讓姬際可的武藝昇華,這很無解,因為姬際可本身就足夠強了,這就是最大的提升。

但姬際可的氣力等條件是冇有變的。

因而,隻要張定邊的武藝能夠跟上,張定邊一人就可以攔住姬際可。

“張定邊,我傳你天仙大戒,助你妙吾己身,你可願受戒?”

------題外話------

感謝“蕭天1003”的xs.幣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