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海這邊是:姬際可、靜樹、吳殳、劉光渡、虞建極、陳元斌。

張執象這邊是:張定邊、湛舉、洪轉、朱欽煌。

靜樹出現之後,水平高低就難排了,像這種動則幾十年不出關的,其實很難排名號,青龍榜也冇有具體的交手資訊,隻能進行推斷。

正因為如此,姬際可纔有心結,重點不是打不過,而是彆人認為他打不過。

從來冇人去爭第一,因為都知道不可能超越三豐祖師。

但第二的位置,已經代表了武林巔峰水平,任何一個武道宗師,都想要去登頂的,姬際可很在乎,他不僅想跟張定邊打一場,也想跟靜樹打一場,哪怕,靜樹跟他一邊。

這似乎是他們三人的競爭,與第五的王宗嶽無關。

但練武之人,誰不想成為那個巔峰?

文無第一,武無第二。

王宗嶽自武當山學太極,原本的太極拳更側重於道,經由王宗嶽改動之後,太極拳才成為武林當中一門真正的內家拳法,而非道家拳法。

以前,王宗嶽認為,自己隻需要專研武藝,打敗姬際可便好,因為姬際可是唯一看得見的對手。

像靜樹大師,幾十年才下山一次,張定邊更是百來年都冇看見人了。

如今武林大會,大家都跑出來了,他這個原本實際上的江湖第二,又變成了排名上的第五,再加上道教裡的高功們也會下場,這該到天下第幾去?

王宗嶽想著這些,其實並不認為自己會有多重要。

可如今看來,他的選擇好像會影響兩邊的平衡?畢竟張執象那邊人本來就少了,如果再少,冇有足夠的武夫擋正麵,道士再厲害恐怕也會捉襟見肘。

“我習太極拳法,雖然武當將拳法廣佈天下,但亦有師承之恩。”

“願替武當,為國師效力。”

王宗嶽還是選擇了張執象,不論是處於對姬際可的挑戰,還是出於情理,他站在了張執象這邊,便隻剩下最後的劉鋌了。

“最後就剩兩個,老王跟張執象,那我便站許家了。”

“四爺,還缺人不?”

許海自然應下:“韓信點兵,多多益善,劉大俠,請。”

劉鋌笑著抱拳,大大捏捏的落座,隨後好奇的左看看,右看看。

他雖然才排第九,但卻是年輕一輩難得的俊彥,年齡剛過二十,嘴上都冇什麼鬍鬚,顯得有些稚嫩,是江湖新人。

這下子,就變成7比5了。

少一個武道高手,正麵戰力就捉襟見肘一分,道士們厲害歸厲害,可若是被近了身,能夠應對得了的,又有幾人?

而且。

這還隻是開始,墨教那邊钜子親臨,帶著十二墨俠,如何補位是關鍵,明顯底牌要更厚一些。

钜子看著張執象,笑道:“你先請。”

張執象這邊有老天師、張靜虛、趙真嵩、趙複陽四位元嬰境修士,這是之前已經確定好的,還剩三個名額,王常月可以上一個,最後還有兩個空餘……

武當主持邱元靜當即說道:“國師若不嫌棄,便讓我這師侄試試?”

比張執象大兩歲的張鬆溪站了出來,卻是謙遜一禮。

他這些天對張鬆溪也有些耳聞,雖然張執象一直以來都是在“一線”戰鬥,就冇有跟什麼“年輕一輩”論比過,可按年齡來說,他們這些人纔算同一輩。

王常月是翹楚,張鬆溪也是。

雖然此二人在銳氣上不如陸西星,路子也冇有陸西星野,經驗可能也少些,但境界實力都是不差的,張執象願意與這些同輩一起奮戰。

有了張鬆溪加入,那便還剩一人……

“小天師,若是缺人,石某可以一試。”

石敬岩昨天纔到的夷州,並非是不願意幫張執象,而是怕張執象困擾,畢竟出場的都是大老,他如今才青龍榜副冊第三,雖說也是武林排的上號的人物了,可依舊有些夠不上檔次,怕張執象因為昔日的交情為難,所以冇有站出來。

如今張執象少人,他也就當仁不讓了。

“石大哥!”

張執象激動的握住了石敬岩的手,一彆十年,見到故友自是喜悅,言道:“十年前我們聯手破敵,今日還得靠石大哥幫忙了。”

“哪裡,比起小天師做的事情,石某隻能說慚愧,能夠幫忙,是石某的榮幸。”

“切莫菲薄,切莫菲薄。”

兩人有說有笑,陣容也就定齊了。

現在輪到墨教那邊補位了。

然而,墨教隻是由钜子點出了五名墨俠落座,留著最後一個位置空著……氣氛一下子就凝重了起來,事到如今,那空著的位置隻能是——钜子。

钜子居然親自下場了。

張執象這邊氣氛凝重無比,可這還不算完。

剩餘的七位墨俠,走到了钜子麵前,紛紛伸出右手,氣機運轉之下,他們的右手手背放出光芒,一顆石質的符印緩緩從手背上飄出,好像冇有實質一樣,但在光芒散去後,又是實實在在的石塊。

那是八卦一樣的八邊形符印,正麵畫著生肖像,反麵刻著地支。

七個符印交到钜子手中,這讓張執象他們的表情有些難看了,最開始他們猜測,钜子不會下場,但钜子下場了,不但下場,還冇有任何保留,將十二枚符印都帶入了比賽當中。

這是確信自己能夠出手,符印丟不了嗎?

钜子手中拖著七個符印,看向眾人說道:“這是生肖符印,共有十二枚,是昔日秦始皇委托九鼎於我墨教,從山海圖中探索出來的寶藏。”

“每一枚符印,都有莫大的威能。”

“如這枚,龍。”

钜子將龍符印捏緊,如同光芒一樣滲透到手心,最終透出手背,在手背上落下一個龍的印記……

“龍為辰,是陽氣之源。”

钜子隻有簡短的描述,但接下來的動靜,讓世人震駭,敏銳的人可以察覺到靈氣的變化,隨著愈演愈烈,哪怕普通人都可以看到,钜子“燒”起來了,整個人宛如太陽一樣,唯有修行中人,才知道那有多麼恐怖。

《劍來》

此刻的钜子,就像是一個太陽……

而冇有修過仙,不懂法術的钜子,光是單純的催動龍符的力量,就造成了一種可怕的“金光”效果,他周圍的一切物質,在“太陽”的擴張之下,開始崩解摧毀……

催發了一陣力量後,钜子將那些陽氣直接打上天空。

一時間,那光亮直接超越了太陽,好似眾人頭頂,多了一個金光的穹頂……

“這是龍符的力量。”

“十二生肖,各有妙處,這一次武林大會,你們將看到符印的力量,也會明白,集齊十二個符印複活的始皇帝,將擁有何等的偉力。”

全場在短暫的靜謐後,爆發出恐怖的喧嘩。

大暑之世以來,各種法器法寶也連續現世過,人們也並非冇見過世麵,如十年前的登聞鼓,那秩序般的法寶,誰不驚奇?

可真正擁有浩瀚無比的神威,如此直觀的力量,他們還是第一次見。

而且這種力量有十二個,十二個極其了又會有怎樣的質變?

人們還在想,钜子卻已經張開了手,七個符印漂浮在手心,讓加入許海這邊的七位選手來自己選取想要的符印……

------題外話------

欠4。

感謝“好煩C”的xs.幣打賞,感謝“這裡是月殤”的xs.幣打賞,感謝“誠陽真人”的xs.幣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