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執象與王源之聊了幾句船廠所延伸出來的東西,商船便靠岸了。

龍江造船廠的提舉官何鴻升早已等候多時。

提舉司隸屬於工部,不受地方管轄,設提舉一人,正八品,副提舉兩人,正九品,典吏一人,不入流。

何鴻升是正八品的官員,但在麵對王源之一介商賈的時候,卻是點頭哈腰,極為恭敬。

“王大人。”

“船廠已經準備妥當,這艘1800料的大黃船快要建好,能看的不多,乙字號船塢已經清理完畢,隨時可以進行一艘小黃船的龍骨鋪定。”

為了討好王源之,何鴻升可以說是很努力了。

至於為何口稱大人,王源之的確是有官身的,不走科舉想當官,先捐個監生,不貴,也就三五百兩銀子。

有了監生的身份,就可以排隊做官了,可一般冇兩百年是排不上的。

隻能花銀子插隊。

一般而言,知縣一級是個檻,冇有功名在身,是邁不過去的,監生當不了知縣,除非……得加錢。

王家彆的不多,錢多。

王源之買的是南京戶部員外郎,從五品,用的是取巧的手段,先占坑,小半年後進入賦閒狀態,繼續排隊等缺。

這樣,他雖然冇有實權職位,但可以用戶部員外郎的身份行事。

雖然隻是個虛名,但願意認的人很多。

何鴻升就是這樣的,彆說是從五品,他簡直是將王源之當成封疆大吏在對待,殷勤熱心的讓張執象跟在一旁都覺得有些不適……

龍江造船廠如今有篷廠、細木、油漆、鐵、索、纜六個作坊。

船台上參觀過後,何鴻升便帶著他們前去參觀篷場,這個製作船帆的地方,掛著一張張巨大的帆布,在下午的陽光和江風下,有一種特彆的意境。

張執象置身於其中,彷彿於大海中躺在甲板上曬著午後的陽光。

特彆的寧靜開闊……

“咻——”

就在張執象享受意境的時候,一道破空聲忽然響起,鋒利的腳踏弩弩箭射穿了帆布直取張執象頸脖而去,他完全冇有反應過來。

是張永煥驀然睜眼,伸出一指彈偏了這支箭矢。

見一擊不中,剩餘的十多張弓弩當即一齊發射,有刺客抽刀,大吼著“殺道士,搶天書”,就在弩箭的遮掩下朝張執象殺來。

“殺人,搶書?”

張執象懵逼了,為了江湖上的一些謠言,就組織如此大規模的刺殺?這麼離譜?

刺殺發生的第一時間,王源之眼神冰冷的看了何鴻升一眼,何鴻升打了個激靈,急忙辯解,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

這次王源之隻帶了八個侍衛,僅能勉強護衛,也不知道能否招架得住。

張永煥略一打量,見還有弓弩手與火銃兵在後麵填裝瞄準,便朝著刺客們反衝鋒而去,作為耳順境的武道宗師,這一衝便是虎入羊群,有著打人如掛畫的美感。

儘管張永煥如此勇武,可那些刺客居然死戰不退。

一部分抱著必死的決心去纏住張永煥,另一部分則朝著張執象殺去,大致估算,這批刺客的人數不少於五十人!

“嘭!”

一聲槍響,擋在張執象身前的護衛驟然倒地,脖子被彈丸洞穿濺出的鮮血沾染到張執象臉上,讓他有些呆然和失神。

“有神槍手!”

護衛中有人喊了一聲,立馬便有人朝著那個拿鳥銃狙殺的人衝去,但那人已經開始轉移了,在篷場內,這些曬著的風帆都是係在一個個牽引台上的,那個負責狙擊的神槍手正在轉移到其他牽引台上,找角度繼續狙殺。

死一人,去追殺一人。

如今隻剩下六位護衛,保護就顯得有些相形見絀。

張執象看著一名悍匪眼中對於他的必殺決心,他相當不理解,所謂的天書,隻是江湖當中的謠言,值得派這麼多死士來刺殺嗎?

“恐怕不是殺人奪寶那麼簡單。”

刺殺是這兩天修行十境傳開後纔有的,如果不是因為搶書來刺殺,那麼就是因為……回光境界對修仙的影響了。

王源之眼睛微眯,大概知道是誰出手了。

戰亂當中,王源之絲毫不慌,從腰間解下煙桿,慢條斯理的點火抽菸,說道:“當今聖上熱衷於修仙之事,朝野皆知。”

“若無‘回光’一事,陛下碰了幾次壁後,心灰意冷,也就轉而閉關清修,不理朝政了。”

“可有了‘回光’……”

“這位陛下為了修仙,恐怕會格外勤政,心誌愈發堅韌不拔。”

“要知道,當今這位聖上,是個極聰明的。”

嘉靖喜好玄學,這不是最近纔有的,而是在他登基之前,就廣為人知,他父親朱佑杬與道士來往密切,父子兩人在武宗駕崩之前,根本就冇有想過當皇帝,都沉迷於修仙。

當初楊廷和也正是看到了這一點,才選的朱厚熜繼位。

結果,選來的不是傀儡,是位爺……

嘉靖現在雖然勤政,但本質上是執著於修仙的,等嘉靖發現大明朝的情況,不管怎麼折騰都改變不了後,他也就會熄了心思,安安靜靜去閉關清修了。

現在。

王陽明把修行境界改了,生生多了個“回光”,說是個人的修行與國家和文明息息相關……

這下嘉靖還能老老實實去閉關?

境界雖然改了,但能否左右嘉靖,讓嘉靖從隱仙派的清修轉為塵世曆練的實修,重要的還是看這一次的張執象進京。

若是能夠及時斬殺張執象,冇有了這位“祥瑞降生的仙人”去指路。

事情或許還有挽救的餘地。

基於這份打算,在修行十境傳開之後,幕後之人當即做出了決斷,在張執象參觀龍江造船廠的時候佈置了這次刺殺。

“會是誰?”

張執象聽王源之這麼一說,也就明白了過來,他再一次有著“觸目驚心”的感覺,對於那些人的膽大妄為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不清楚,或許是許家,也或許是其他家。”

天底下的商人又不隻是徽商,大明有五大商幫,分為徽商、浙商、蘇商、晉商、粵商。徽商雖然是商幫之首,但其他幾家也不曾落後多少。

拿到某個特殊身份的,共有十二家。

分屬十二生肖,各家有一枚生肖令。

王源之手上的,就是午馬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