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是公平的。

隻有瞭解天道,纔會明白它公平在哪裡,所以孔子會說:“從心所欲而不逾矩。”

這是說在規則內隨心所欲嗎?並不是,而是說你的心已經冇有了“逾矩”的想法,所以你可以隨心所欲。

顯然,孔子是對道有極高的理解,而且有著極高修為的。

或許有人覺得, 天道這不公平,這是“有感情”的維護公平,是在打壓,我辛辛苦苦修得神通法力,憑什麼不能隨心所欲,憑什麼要顧慮因果。

倒也不憑什麼。

隻是懷著這種目的, 為私慾張目的想法,那便不該脩金丹大道, 因為根本就修不好。

你這是“人之道, 損不足而奉有餘”,何必去修天道,去天人合一呢?至於天道不在乎?機械的將萬物視為芻狗?

那更不是了。

天道若不在乎,那便不會有開天辟地,天地若不在乎,便不會生人,不會養育文明。

天是在乎的。

所以先天元靈道解,化生無數生靈,纔會有“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世間眾生,纔有相同的根底,大家都是秉天地而生。

理解了這些, 纔會明白有些俗語並非無的放失。

“天道好輪迴”、“蒼天繞過誰”,看著像是一種阿Q精神,實際上都是“人在做,天在看”,自以為得了一時之利沾沾自喜, 卻不知道自己正在離大道越來越遠。

張執象曾在南京與陳明說過天地有大公平,一曰生死,二曰輪迴。

實際上,應該有三大,超越了生死、輪迴的……修行。

為什麼修士不願妄造殺孽,怕因果纏身?

因為修士知道自己在修行,是這一世在修行,也是生生世世在修行,是世間眾生都在一個賽道上,奔向終點。

做的善事、功德越多,你的修行就會越順利,做得孽越多,你修行就會越艱難越出岔。

真正懂了這些的,纔算得上入道修行。

也正因為如此,每一位能夠成仙得道的仙人,必然是脫離了低趣味的,為文明發展, 為天地有生而努力的人。

如此。

便也符合了我們文明自來的聖王之說。

金丹大道修行出來的仙人不斷反哺文明,個人修行與文明的修行相輔相成, 最終讓宇宙脫離無意義的循環, 讓天地“活”過來,纔是真正的奧義所在。

“明白了?”老天師問著張執象。

張執象點頭,說道:“明白了,最強的,一定是心術最正的。”

老天師含笑認可,道:“便是如此,所以,在這場玉山之戰當中,你且安心,從容應對,彆急切亂了方寸就可。”

然而,張執象卻說:“可是,師兄,墨教的心可能也是正的。”

“哦?”

忽然吹來了一陣山風,老天師的鬚髮飛揚,他知道墨家的核心理論是“兼愛”,是所有人的平等相愛。

墨家一直都是有著崇高理唸的,這麼多年,理念冇有改變,也是在情理之中。

但。

由道變教,墨教必然也是會走向偏執的,可不論墨教怎麼偏,隻要他內心的理想不曾改變,是真實信奉這些理念,那他們就屬於“契合天道的人道演變”,其行為就在這個軌道上,他們的修煉就不太會因為一些因果而乾涉。

不但不會受乾擾,反而還會有助益。

“絳兒跟我說過墨教的組織結構,他們是以佛教六慾天為結構的,四天王天、忉利天、夜摩天、兜率天、化樂天、他化自在天……”

“墨教的钜子有冇有領悟到過神遊境不好說,但很顯然,如果他們不是假仁假義。”

“那他們就是一群極致的理想主義者。”

“倘若滅世是為了救世,在他們背離救世的理念之前,哪怕他們滅世了,這也是人道的演化範疇,他們滅世會反而會讓他們在修行上越來越順利。”

“師兄。”

“我冇辦法從戰略上藐視他們。”

老天師忽然領略到了孔子誅殺少正卯的那種急切,因為你不能說對方是錯的,但對方的確是偏的,甚至偏的有些離譜。

老天師深吸一口氣,說道:“先去拜訪全真吧,如今全真的掌教你也認識,當初揚州還並肩作戰過。”

……

就在老天師帶著張執象聯絡武林群雄的時候,許家完全冇有去拜訪那些人。

許海隻是等那位光明使者再次來夷州後,將張執象給他的“E=mc²”的公式給了光明使者,讓墨教幫忙求證。

所謂阿拉伯數字是印度傳過去的,其實是對的。

可這裡的“印度”並非是指天竺,而是指華夏,西羅人後世記載的大航海,出海繞了一大圈後以為自己倒了“印度”,也不是為了去找天竺,而是找華夏。

為什麼將商洲當成“印度”?

因為商洲的殷地安人,最早也是用漢字的,他們渡過大西洋,以為到了華夏,其實隻是到了商洲,所以纔會有這個烏龍。

因而“0123456789”,數字是華夏傳出去的。

但大明並非隻用這一套數字,還有蘇州碼子之類的,都是很簡單的數字元號,重點在於其內涵的數學邏輯。

零的概念也好,自古就有的十天乾也好。

邏輯都是一樣的,符號不同而已,墨教自然認識這個公式裡的“2”,並且很快就解讀出了“c²”不是“2c”而是“c乘以c”。

“E”是什麼?爆炸?能量?

使者看著公式在漫長的思索中試圖推導出其字元代表的含義,那些字母他也認識,因為如今正是西羅人文字係統化的時期,許多東西都在規範當中。

但許多單詞已經成型了,通曉西羅人語言的使者隱隱找到了方向,去尋找首字母的單詞對應語境。

“能量等於質量乘以一個常數的平方?”

墨家是最早研究力的,也善於總結事物的本質,知曉世界許多規則,往往都可以歸納為極為簡單的“規律”。

這是大道至簡。

所以,憑著直覺,使者認為這個公式是真的,或者說,不論那個常數“c”到底是什麼,這個公式所蘊含的邏輯,已經隱隱打開了枷鎖,讓他明白了核爆的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