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檢搞清楚了“民心所向”,當即問道:“法師有辦法攻破升龍?”

張執象對叛軍的阻攔也好,升龍府明軍的主動出擊也罷,所有的這些都隻是暫時的,他們隻要攻下升龍府,明軍在安南就可以說是無根之浮萍了。

任由張執象法力通天,也無法扭轉戰局。

鄭檢看到的是戰略, 萬行和尚卻不是著眼於此,他平澹的說道:“攻破升龍,不過轉手之間的事情罷了。”

“你隻看到了人心在我,冇有看到張執象他們對人心的蠱惑。”

“如今明軍在城中,我們在野,是我們攻他們守。”

“若隻是拿下升龍,這對於明軍在南洋的戰事影響如何, 另做他論, 而對我們而言,最重要的改變是我們在明,張執象和明軍在暗了。”

“你要知道,百姓都是欺善怕惡的。”

“你們掀起叛亂,發動返鄉團四處屠戮,百姓不敢反抗你們,又祈求和平,所以他們纔會反對大明,希望戰爭結束。”

“而當張執象他們離開城市,深入鄉村,以均田免賦為名義,發起起義。”

“攻守之勢,就又變了。”

“他們還是欺善怕惡,但,他們會發現,支援我們, 並不能結束戰爭, 而支援張執象, 張執象如果贏了, 好像就冇戰爭了……”

“欺善怕惡,本質上,是屬於欺軟怕硬的分支而已。”

“簡而言之。”

“誰強,他們幫誰,所謂民心,不過是牆頭草罷了,局勢瞬息萬變,民心也會跟著發生變化,你如果以為打下升龍,就能結束一切,那就錯太遠了。”

萬行和尚的話讓鄭檢凜然受教。

他整理心情,認真的向萬行施了個大禮,說道:“請國師教我!”

萬行是李朝的國師,李陳二朝都以佛法治國,而萬行又說他鄭檢能夠代替莫登庸,開創兩百年王朝,所以, 他直接以國師之禮相待。

而萬行並冇有任何動容,隻是平靜的看了鄭檢一眼。

鄭檢彎著腰,低著頭,很是疑惑,直到他快忍不住的時候,萬行才悠悠一歎,說道:“罷了,也不必等了。”

“苟活三百載,這大暑之世過去,哪還有長生的可能?”

“便搏上一搏吧。”

下定決心,萬行纔對鄭檢說道:“國師之位就免了,我若是能夠把握這次機會,當為世間新佛,俗世之權,我還看不上。”

“要對付大明,根底還是在張執象身上。”

“張執象是大明對安南策略的製定者,他如果死了,明軍群龍無首,自然不成氣候,攻守之勢改變的可能也就不存在了。”

鄭檢驚喜道:“法師是要出手對付張執象?”

萬行低低笑了笑,說道:“啊,是的,我準備親自出手,可是……”氣氛陡然不妙,鄭檢下意識的後退,但莫名的力量牽引,他直接被扯飛過去,由萬行一手抓住了他的天靈蓋,他整個人被橫舉在空中,身下就是水銀池塘……掉落下去,也必死無疑。

“你,你要做什麼!”

鄭檢驚恐無比,萬行瘮人的笑了笑,說道:“你以為,我是憑什麼苟活了三百年?”

鄭檢瞳孔猛縮,強自鎮定,恭維道:“這處地宮,處處佈置有玄機,應當是法師接引了安南龍脈,以龍脈氣運維持。”

“嗬……”

萬行輕笑道:“確實有這方麵原因,但,天為陽,地為陰,這龍脈氣運,活人可裝不住,在華夏,這可都是用來埋死人的。”

鄭檢臉色有些難看,說道:“法師需要什麼,大可好好商量。”

“真如此懂事?”

鄭檢臉色青紅變幻,好一會後,才下定決心,咬牙說道:“這身龍氣,讓與法師便是!請法師饒我一命!”

“嗬嗬嗬……”

萬行即便是大笑也顯得瘮人無比,他讚許道:“這纔有點梟雄之姿,冇有百折不撓,捨棄一切尊嚴富貴都願意保命的決心,如何能成事?”

“昔日漢高祖劉邦,在鴻門宴上,連糞坑都敢跳,才活得一命,有大漢四百年江山。”

“曹孟德亦有獻刀自保、割須棄袍。”

“記住了。”

“氣運縹緲,的確很重要,但人纔是最重要的,你有龍氣,是你的命,便是被奪了運勢,也冇有改變命,福禍相依,未來猶未可知。”

鄭檢看向萬行頗為複雜,許久,才說了句:“多謝法師教誨。”

說罷,鄭檢閉上了眼睛,似乎已經認了被取走龍氣這事。

然而,一陣失重,鄭檢又被摔到了岸上,他睜開眼睛望瞭望,並冇有感覺萬行有什麼動作,疑惑道:“這是……”

萬行並冇有回答他。

而是一下子,眼神就失去了焦點,好似那裡的就是一具枯殼而已,接著,便看到萬行的身軀寸寸皸裂,忽然,血紅的羽翼撐開,那腐朽的身軀驟然爆炸,金色的鷹爪緩緩探出,帶著羽翎的人麵扭了扭脖子,似乎打破了牢籠,來到了自由的天地。

“迦……迦樓羅!!”

看到這個形象的一瞬間,更是因為大變活人的緣故,鄭檢驚撥出聲,安南人皆信佛,哪怕不信,也是極為瞭解佛教的。

這是八部天龍裡的迦樓羅,每日吃一條娜迦,五百條龍!

鄭檢還在震驚,萬行化身的迦樓羅已經振翅一飛,如閃電般落在了鄭檢身上,鄭檢好似聽到了一聲悲切的龍鳴,他身上的龍氣欲逃,但卻被鳥喙輕而易舉的叼住,幾乎是輕輕一扯,龍魂就被扯斷,由迦樓羅吞噬殆儘。

如此氣運受損,人應該也要受到牽連,極為虛弱,大病一場纔對。

但,鄭檢冇有這種感覺。

他不但冇有精神低迷,反而無比亢奮,就好像是他自己吃了一條龍,大補了一樣……

“這是?”

他看著雙爪抓在他肩膀上的迦樓羅,隱隱猜到了什麼,萬行的聲音傲然傳出:“我說過,福禍相依,我苟活於地宮當中,其實已經是半死狀態了。”

“想出去,就必須捨棄肉身。”

“可冇有肉身,哪怕是大暑之世,也無法久存,天地之有形,會無時無刻的侵蝕,直到魂體也破滅,隻留下先天元炁,被拉入苦海,轉世輪迴,纔會罷休。”

“更遑論戰鬥了。”

“隻以魂體,我無法戰勝張執象,所以,就便宜你了,我吃了你的龍,但你卻得了一部天龍,去吧,去殺了張執象,建立一個偉大的王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