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有失去過青春,才明白青春的可貴。

越是富有,越是身居高位,就越是渴望著青春,渴望著長生,因為隻有健康的身體,隻有長久的壽命, 才能讓他們去儘情享受。

否則,老朽的身體,美食也吃不下,酒也喝不得,美人也用不得。

再多的財富有何用?

他們誰不想長生不老?可是,那根本就做不到, 再好的補品, 也不過是苟活幾年罷了,該什麼壽數,大限到了,是救不回來的。

天地間有大公平,一為生死,二為輪迴。

生死,是逃不脫的。

在場的人,都是見過世麵的,他們雖然動心,但都還很淡定,年紀較大的翁文夫說道:“道家仙丹,能夠逆天改命的,也是少數。”

“不過是渡過命中一劫,再多活幾年, 等待下一次大劫罷了。”

“外物的幫助,始終是有限的。”

“不內修, **十歲也就到頭了, 根本活不到天年,四爺說要賣壽命於我等, 我等怕是消受不起。”

翁文夫六十多歲了,在座的這些人中,他最年長,從五十多歲的時候起,他就改信佛門,每日吃齋唸佛,捐款救濟,隻為積攢陰德,好延年益壽。

他經曆最多,見過無數高僧大德,對於延壽一事,經驗十足。

因而纔不信許海。

不僅不信,還在暗自警惕,因為佛道兩家都難以辦到的事情,其他手段可以做到,那基本可以確定是邪門歪道,即便有效果,也是損陰德的!

許家不信命,他翁文夫可是信佛的, 信因果報應的。

翁文夫說完,同為蘇商的王惟貞也開口了, 王惟貞年齡不過二十出頭,是在座最年輕的一位,根本就體會不到壽命的重要,他轉著手中的核桃說道:“四爺,這等長生不老的寶貝,當是世間奇珍,您自己用都來不及,哪有多的賣給我們?”

他含笑輕語,帶著些許輕佻,是年輕人的張狂。

意思很明確,真是好東西,哪裡會拿出來賣,大家都是做生意的,就彆玩障眼法了。

剩下幾人也都是這個意思。

聽他們把話說完,許海才拍了拍手,房間的門打開,許銘昂首走了進來,虎父無犬子,許銘當得起一聲“英俊神武”的稱讚。

“諸位請看。”

許銘走到幾人中央,從腰間拔出一把匕首,直接一刀,將左手手心割開,刀口入肉快一寸,幾乎切斷了半個手掌。

彆的不說,許銘眉頭都冇皺一下,當令人敬佩。

五人靜靜看著,眼中皆有震驚,因為從傷口流出來的鮮血……是藍色的。

不過幾息的功夫,就止住了血液,傷口之處,竟然有肉眼可見的肉芽在蠕動!

短短半炷香的功夫,傷口,恢複了。

王惟貞轉核桃的手停住了,其餘幾人也屏住了呼吸,靜靜觀看思量,汪行藏忍不住問道:“這是何故?如何確定能夠增壽?”

汪行藏也快六十了。

江河日下的身體,又不像翁文夫那樣捨得繁華,肯吃齋唸佛,他的身體其實是最差的那個,因而他其實最為迫切。

陸雲和陳秀冇有開口,他倆都年富力強,隻是眼神愈發探究和慎重。

對此,許銘拿過一個玻璃杯,再次於手腕上劃卡傷口,接了半杯藍血,舉著杯子笑道:“誰有興趣飲了此血?”

房間瞬間安靜,過了好一會,才聽到汪行藏說:“我來!”

他拿過杯子,一口飲儘。

藍血入喉,感覺全身都在發熱,不一會就汗流浹背,但與之伴隨的,卻是氣力的恢複,他握了握拳頭,隻覺得筋骨都有力了,手上的皮膚也恢複了許多,不再褶皺。

“這……”

汪行藏震驚不已,看向許銘的眼神中滿是貪婪,似乎恨不得將許銘生吞活剝,許銘全然不懼,隻是平靜的說道:“我的血是有毒的。”

“什麼!”汪行藏震怒無比,直接看向許海,許海隻是輕蔑一笑。

許銘繼續說道:“藍血賦予了你生機,卻也在吞噬你的生機,大約一週時間,你冇有飲下第二杯血,就會死。”

汪行藏暴怒:“許海!你是想同歸於儘嗎?!”

其餘四人雖然也在警惕,做好隨時喊人的準備,但明白許海做事情不會這麼糙,必然還有說法。

果不其然。

許銘拿出了一支不老藥,蘊藍色的藥劑裡麵,是金色的蛟龍在遊動。

許銘道:“喝下此藥,你就跟我一樣,會變成藍血,從此長生不老,並擁有超凡的力量。”

說罷,許銘直接將匕首握於手中,刀身在他的捏握下,竟然如同紙片一樣被捏成一團,鐵屑如泥沙般從指間漏出……

汪行藏收起急躁,貪婪內斂,平靜的問道:“我要出什麼價,才能買到這個藥?”

“汪公,莫急,這藥肯定有副作用。”王惟貞適時的“提醒”了句。

許海瞥了王惟貞一眼,淡淡的說道:“看到那藥裡麵的龍魂了嗎?每斬殺一條蛟龍,才能煉製一支藥劑。”

“許銘帶著艦隊,從西羅洲一路殺回來,也不過殺了五條蛟龍而已。”

“藥的本質是血脈藥劑。”

“將人的血脈變為龍的血脈,蛟龍陽氣極盛,所以需要雲水潤澤才能生存,人喝下此藥,也是如此。”

“每日需要飲人血解熱,以少女最佳。”

“日光純陽,不得久曬,否則熱火難耐,會被燒死。”

“就這兩個缺點了,因為是血脈藥劑,此後你的後代,也都是藍血,隻是會隨著血脈的混雜,一代代流傳下去,力量會削弱而已。”

“這也不算缺點,過幾代人,再補一支藥劑就是。”

“我想,諸位應該能明白這藥劑的價值了。”

幾人對視一眼,眼中皆有震撼,翁文夫猶豫了下,說道:“飲人血維持長生,一族都化為吸血鬼,這得損多少陰德?”

許海冷笑一聲,說道:“我不信這個,真要善惡有報,我許家早死無葬身之地了。”

翁文夫呢喃道:“因果輪迴,要信的啊……”

與其說是念給許海聽,不是說是念給他自己聽,在勸阻自己。

關於善惡有報這件事,北宋的邵雍給過答案。

邵雍說,善惡有報是本分,善而惡報是不幸,惡而善報是幸運,你能幸運,是你的命,旁人羨慕不來,但你無法一直幸運。

運氣,也是會平衡的。

因果不侷限於一人,不侷限於一世。

你許家強盛,或許命中本該有更大的富貴,更長久的富貴,但你如此作惡多端,富貴也就快要到頭了,而且下場往往無比淒慘。

翁文夫信因果輪迴,所以,明明長生就在眼前,他卻畏之如蛇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