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三十七年,徐福等方士尋求長生藥無果,徐福言,有蛟龍阻蓬萊之路。”

“於是,始皇在東海射殺蛟龍。”

“徐福遂帶三千童男童女出海尋訪長生不老藥。”

“史書所載,後人多以為徐福在藉口推脫,才說蛟龍阻路, 所謂東海射蛟,不過是一條大魚而已,並認為徐福已經打定主意要逃跑了。”

“其實不然。”

“東海射蛟是為長生,多次煉藥失敗後,徐福將目光投到了龍的身上,他注意到了龍身上那磅礴到過分的生機。”

“於是, 他利用捕獲的那條蛟龍,給死囚換血。”

“僅僅經過兩三次失敗後,他就成功了。死囚獲得藍血之後,生命力前所未有的旺盛,多年舊傷片刻之內全部恢複,即便砍斷手足,數日之內也能重新長好。”

“一切近乎完美。”

錢衡看著瓶內有些妖冶的龍血,說著曾經的故事,張執象聽了卻也冇有半點嚮往,隻是說道:“這不守衡。”

“對,不守衡。”

錢衡歎了口氣,說道:“陰陽的平衡被打破,人就離死不遠了,蛟龍暴熱,離不開水,而人又怎麼能夠承受藍血呢?”

“蛟龍本身就是藍血, 尚且可以用水來平衡熱。”

“人卻不行。”

“相對於藍血而言,唯一能夠解熱解渴的……隻有紅血。”

吸血?

張執象首先想到的是吸血鬼,不過,吸血鬼也好, 龍人也好, 這種不完美的東西,秦始皇肯定不會接受的。

“始皇不會要這個。”他肯定道。

錢衡點頭,說道:“始皇確實冇有要,但徐福認為,這條路是可行的,他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剔除副作用,提煉出真正的長生不老藥。”

“於是……”

“他帶著三千童男童女出海了。”

“他需要一個封閉的環境,還要有一定人口基礎的環境,來完成這場不老藥的煉製。”

“扶桑就很適合。”

錢衡說到這裡便停了下來,張執象想著後來的曆史,問道:“徐福失敗了?”

“不,他成功了。”

錢衡深吸了一口氣說道:“秦始皇等不到藥,那是命,但徐福確實成功了,那是一場儀式,是一場養蠱式的煉藥。”

“三年後。”

“徐福孤身一人帶著不老藥返回大秦。”

“想要履行約定,將不老藥送入始皇帝的陵寢當中,並嘗試能否將始皇帝複活。但這世間覬覦長生的,又豈是始皇帝一人?”

“大秦朝廷,六國貴族,諸子百家,有幾個願意看到始皇帝複活,長生不老?”

“於是。”

“東海之濱,天下合圍,共擊徐福。”

雖然有傳聞,徐福是鬼穀子的關門弟子,但無論如何,天下合圍,徐福也是凶多吉少了,先秦的餘暉還冇有過去,那可是神人輩出的年代。

徐福身死已成定局,不老藥下落何處?

“誰也冇有得到不老藥。”

“徐福認為,天下唯有始皇帝一人能享此藥,否則其他任何人長生不老都是對世界的災難,所以,他臨終之前,將不老藥汙染了。”

“傳聞扶桑有八岐大蛇,徐福曾斬蛇首取血。”

“他以蛇血之毒,汙染了不老藥。”

“喝下此藥的人不僅無法長生不老,反而會變成怪物,從此隻能以人血為食,一日不飲人血便會暴熱難耐,三日不飲,便會暴亡,從此隻能晝伏夜出,太陽的光輝對他來說太過炙熱。”

“相比於直接用秘法換血,這藥的唯一優點就是……”

“傳承。”

“服下被汙染的不老藥,生下的子嗣都是藍血。”

張執象瞳孔微縮,說道:“你們既然知道這些……”

錢衡點了點頭,答:“當年自然是試過藥的,由幾家共同參與研究,確認不老藥無效後,我們銷燬了資料和試藥的族裔。”

“本來這件事就當雲煙一樣過去了。”

“可後來,漢武帝不知道從哪裡得到了訊息,知曉了不老藥煉製成功過,便也開始尋仙問藥。”

“中間也出現了一些爭鬥波折。”

“這種情況一直到東漢纔好轉,張天師煉製龍虎金丹,魏伯陽寫《周易參同契》,開啟了丹鼎之路,從此煉丹才正規起來,人們看到了更可行的道路,也就冇有人追尋徐福的不老藥了。”

說到這裡,錢衡停了下來,他轉頭看了眼幾乎隻剩下骨架的龍屍。

說道:“冇有想到,又有人開始打蛟龍的主意,想要煉製不老藥了。”

張執象明白錢衡說這些故事是什麼意思了,蛟龍身上的傷顯然是有人在故意獵殺蛟龍,這是打算煉製不老藥?

“煉藥會死很多人。”張執象嚴峻的說道。

錢衡搖頭,說道:“死人另論,主要是……徐福當年汙染的不是那一份不老藥,而是詛咒,所有通過龍血的不老藥煉製,都必然會被汙染。”

“喝下那個藥,隻會變成怪物。”

“雖然不知道煉藥的方法是怎麼保留下來的,但他們既然在獵殺蛟龍,說明他們已經開始了,我們多了一群藍血的敵人。”

“那是以人血為食的怪物,他們與我們已經不是一個族群了。”

“在他們的眼中,我們隻是食物而已。”

“得想辦法找到他們,並,消滅他們。”

錢衡的語氣十分堅定,因為這正是他們天官世係守護文明的使命,因為不是所有人都是秦皇漢武,他們不屑於變成那種怪物來獲得力量和長生。

但,有人願意。

而且相當樂意……

“同舟會。”

張執象忽然想起了什麼,想起了後世網絡上的一些陰謀論傳言,他們說,同舟會都是蜥蜴人,他們說,那些都是藍血人,他們在黑暗中操控世界……

“西邊,同舟會……”

張執象的視野再次被拉高,他彷彿看到了曆史長河在著一個節點上,到底發生了怎樣的分流,他看到了一個巨大的陰謀。

看到了茂盛的文明之樹參天聳立。

而一隻黑龍正在啃食著樹根,直到文明之樹轟然倒塌……

當文明之樹倒塌,“諸神黃昏”也就到來了。

這是一則,毀滅的預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