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京師君臣對立,南京支援建州養虎為患的時候。

一支艦隊已經乘風破浪,繞過大浪山角(好望角),走大西洋北上,過巴爾德海峽進入地中海。

上萬噸的洪熙號戰列艦是無法在默唸德走尼羅河進入地中海的,雖然繞了路,但並不耽誤時間, 因為艦隊夠快。

這是一支二十多艘戰艦組成艦隊,全都是鋼鐵戰艦,蒸汽動力。

在這個西羅洲普遍還是幾十噸海船,兩百噸就能算大船的時代,這樣一支艦隊出現在地中海,它經過的任何港口,都會迎來無數人的匍匐跪拜,比對教皇還要忠誠。

在大炮的射程範圍之內, 纔有真理。

艦隊並冇有在拂郎察停留, 而是將凱瑟琳送到了威尼斯,由威尼斯總督親自接駕,當許海的長子許銘踏上威尼斯港口的時候,總督丹多羅俯身親吻許銘的靴子,表示尊敬。

許銘繼承了許海的優點。

少年人身材挺拔,有六尺高,骨架魁梧,看著就像將軍,長得劍眉星目,宛如天上貴種,當然,更多的威嚴,是他身後的鋼鐵钜艦帶來的。

“恭迎太子殿下。”

港口歡迎的隊列開始表演,撒花的撒花,跳舞的跳舞,吹奏的吹奏, 在西羅人看來, 許海就是海上的帝皇,許銘自然就是太子了。

雖然大明人多以“四爺”稱呼,但西羅人覺得不夠尊敬。

多以“海皇”稱呼。

丹多羅站起身來,諂媚的問道:“太子殿下,海皇陛下身體安康嗎?”

“我爹很好。”

許銘淡淡的回了句,掃視了一圈,問道:“美第奇家的人冇有來?”

丹多羅答道:“如今美第奇家族是科西莫擔任家主,他正前往神聖羅馬帝國,尋求查理五世的支援,希望查理能夠認可他在佛羅倫薩的統治地位。”

“不過。”

“既然凱瑟琳已經得到了海皇陛下的支援,美第奇已經無需查理五世的認可了。”

許家的強大可不僅僅是艦隊,更在於他們與哈布斯堡的合作,如今在西羅洲,哈布斯堡是擁有絕對霸權的。

而查理五世,這位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帝,哈布斯堡的當家人,西羅洲最顯貴的人物。

在許家麵前,也得低頭。

“查理五世嗎?”

“告訴查理,我就在威尼斯等他,讓他過來見我,讓拂郎察的國王也來,還有教皇,現在教皇是誰?”

許銘淡然吩咐,卻無一人覺得不妥。

丹多羅恭敬的答道:“回殿下,現任教皇是保羅三世,但現在新教與教廷開戰,雙方如今在僵持當中,馬丁路德的影響力也挺大的。”

“那就讓馬丁路德也來。”

許銘掃視了一圈所有人,說道:“大明已經出手支援商洲了,瘟疫說不定很快就會被解決,你們想攻下商洲,就必須儘快,懂嗎?”

“整個西羅洲都要集合起來,乘著船,去海的那邊。”

“乾掉瑪雅,乾掉阿茲特克。”

“隻有這樣,你們才能獲得那廣闊而肥沃的土地,才能獲得那數不儘的黃金、白銀,否則等殷地安人團結其來,發展起來。”

“你們說,他們會不會報仇,會不會也開著戰船,到西羅洲來?”

丹多羅明白要害,但還是拍著馬屁,說道:“即便殷地安人統一,他們的戰船也開不過來,海皇陛下不會允許他們下海的。”

許銘轉身,看著丹多羅說道:“不,你錯了。”

“冇有什麼王座是永盛不衰的,我們許家也在戰鬥,跟大明朝廷,跟王家,冇有誰可以保證永遠勝利,我們許家也需要準備一條後路。”

“征服商洲吧。”

“西羅洲是冇有足夠縱深的,你們必須得考慮,當鄭和艦隊再次起航的時候,世界的格局會變成什麼樣子。”

丹多羅瞳孔猛然緊縮。

作為威尼斯的總督,他當然知曉當年的曆史,如今許銘帶著鋼鐵钜艦過來,的確震撼無比,可比起第一次見到那個艦隊的感覺,終究還是差了許多。

那就像是走進城市的野人一樣,他們第一次見識到了,什麼叫做文明。

……

迫於大明的壓力,威尼斯舉辦了西羅洲的第一屆盟會。

威尼斯的總督府也終於乾淨了起來,為了迎接尊貴的客人,丹多羅終於讓人清理乾淨了總督府內的排泄物和垃圾。

人們即使不穿高跟鞋,也不用擔憂會踩到屎。

丹多羅特意建造了廁所,並安排了巡查官,誰敢隨地大小便,便會遭受鞭刑。

習慣了盧浮宮內滿地排泄物的拂郎察國王弗朗索瓦一世,也深刻體會到了什麼叫做文明,他們難得的洗了澡,換上了乾淨的衣服,得體的出席了盟會。

凱瑟琳的丈夫,亨利王子也來了。

她的醫生說的冇錯,美第奇的權勢纔是最好的藥物,亨利對她無比關心照顧,因為他聽到了小道訊息,凱瑟琳好像成為了海皇的情婦……

亨利完全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對她倍加嗬護。

宴會上,塞利姆看到這一幕,他摟著侍女發出了嘲笑,女人被許海玩了,這不是什麼事,但還發自內心引以為豪的,大概隻有拂郎察人了吧?

亨利被塞利姆嘲笑,便要求決鬥。

宴會也一下子熱鬨了起來。

但伴隨著查理五世的到達,一切又安靜了下來,當這個神聖羅馬帝國哈布斯王朝皇帝杵著手杖登場的時候,宴會中的眾人明顯感覺到了一絲壓迫。

唯有許銘傲然而立,居高臨下的看著查理五世。

查理五世散去威嚴,在許銘麵前做了個紳士禮,問候道:“貴安,太子殿下。”

“貴安,查理。”

統治大半個西羅洲的查理五世到了,拂郎察的王室也到了,西羅洲東部的霸主奧斯曼帝國的代表人塞利姆也在,教皇保羅三世與科西莫·德·美第奇也聯袂而至。

這場會議,隻剩下最後一個人了。

馬丁·路德。

當這個“異端”手捧聖經出場的時候,人們發現聖經上麵還有一塊墨玉令牌,令牌上刻著一條……蛇。

巳蛇令。

許銘也好,查理五世也好,美第奇家族的人也好,看到那塊令牌的第一時間就明白了,馬丁路德,拿到了生肖令,成為了同舟會的成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