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靖南巡於四月中返回京師。

張執象兩次入京,卻是第一次去拜訪邵元節。

邵元節出身天師府,於嘉靖三年進京,受嘉靖信任,京師一切法事科儀由邵元節負責,就算冇有張執象,嘉靖與龍虎山的關係也是極好的。

這一點非常重要,也正是因為嘉靖與龍虎山、武當山這些道教高山關係很好, 纔會在這個大暑之世能夠遊刃有餘。

南京也好,舟山也好,基本請不到真正的高人來對付嘉靖。

隻能在武夫當中拉攏。

張執象是在元福宮見的邵元節,在此處的還有嘟嘟的父親張永緒,張永緒去舟山帶瘟靈鼠迴天師府,在老天師以天師印給瘟靈鼠下了禁製後,便由張永緒帶瘟靈鼠前往京師。

在四月初的時候, 張永緒就到京師了。

“小老鼠, 過來。”

剛進元福宮,張靜篤就看到了父親身上的瘟靈鼠,當即呼喊,瘟靈鼠不想過去,但也知道逃不過,隻好一躍而起,跳到張靜篤的手中,任由她蹂躪。

“這就是那隻可以吸收瘟疫的老鼠?”

依瓊看著瘟靈鼠,覺得有些平平無奇,隻是比一般老鼠乾淨些而已,毛色灰亮一些而已,冇有想到這是可以吸收數千萬人瘟疫的靈物。

張永緒說道:“掌教拘了它一魂一魄在天師印中,隻要天師印不毀,它就做不了惡事。”

“儘可放心使用,它會聽你的話的。”

說著張永緒看了眼瘟靈鼠, 瘟靈鼠便張靜篤的手掌上站起, 朝著依瓊作揖,心智竟然與人類無異, 作揖之後,竟是諂媚的看著依瓊。

大概是想儘快換主人,也想儘快脫離苦海。

它已經聞到瘟疫的味道了。

等去了商洲,它就是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了,被拘了魂魄這事……忘了就好,它這輩子都不願意回大明瞭。

“狗腿樣!”

張靜篤不滿了,這傢夥對她就不恭敬?

“嘟嘟!”

張永緒皺眉喊了聲,自家女兒也冇個女孩樣,山上野慣了,出門遊曆了這麼久,也冇有學好該怎麼做淑女。

“誒,元緒,女孩子天真爛漫,有什麼好管教的。”

卻是坐在主位的邵元節笑嗬嗬的護了句,張靜篤馬上就跑到邵元節那邊去告狀:“邵爺爺,你看我爹就知道凶我,爺爺不再,您可得保護我。”

“好,好,好……”

邵元節今年78歲了,比老天師還大幾歲,小時候是見過張靜篤的,嘉靖十三年回龍虎山住了兩月,張執象卻在閉關,倒是冇能見成。

如今第一次見麵。

張執象上前持晚輩禮,邵元節看著自家師門的傑出後輩,也是相當歡喜,拉著張執象的手問了些修行上的事,叮囑了幾句關隘要點後,便不由咳了咳。

“邵師叔……”

張執象看出些許不對,麵露擔憂,邵元節擺了擺手,說道:“不礙事,是大限快到了,齋醮頻繁,祈禳禱雨,乾涉天時過多,終究沾了因果。”

“能有八十壽數,也算至誠至善了。”

世間一飲一啄皆有定數,本該乾旱的地區,你祈禳禱雨,救了百姓,免除了乾旱,但這部分因果也就轉移到你身上了。

並不是說救了人就一定有功德的。

以人事而為,是有功德,以鬼神之力而為,便隻有因果……

張執象兩次祈雨都是為了鬥法,不是改變天時,基本冇什麼影響,天上蛟龍為他興雲佈雨,他以雷法反饋蛟龍助它們修行,這屬於合作。

邵元節又與張執象講了一些因果的注意事項,告訴他雖然回光境界夠高,但有些東西還是需要注意的。

能以人力去做的事情,儘量不要以鬼神之力。

此外。

修行上的事情,他冇有什麼好教張執象的,便跟張執象說起了外丹:“陛下好食丹藥,民間多以為奉玄荒唐。”

“實則不然,外丹是有它的作用的。”

“內丹修行,對於悟性、品性要求極高,尋常人練一輩子,也難以築基,心性不正,更是有可能岔氣得病。”

“自然之病,藥石可醫;修行之病,大羅難救。”

“你將《金剛長壽功》普及開來,這是冇問題的,因為這套功法好就好在純正無害,這是其他功法比不了的。”

“但不怕百姓修不好,就怕偏偏入門了。修不好,至少可以用來強身健體,可入了門,心思就多了。”

“書上說的再仔細,非悟性極高之人,是無法印證修行的。”

“絕大多數人都需要有師承。”

“可師傅就這麼多,能教幾個徒弟?以往我們都是選悟性最好的當徒弟,這批資質不上不下的,又該如何?長久困頓於一境又該如何?”

“這個時候,能有外丹助力一翻,能再進一階,解了心結,纔不會誤事。”

“再有。”

“丹藥也不光是輔助修行的,普通藥石救不了的病,丹藥是可以救的。”

“安平你看,這是何物?”

邵元節拿出一個玉瓶,倒出一顆烏黑如墨的丹藥,張執象看著丹藥下意識的說道:“汞……”

“對,是水銀。”

“吃下去試試。”

邵元節將丹藥遞給張執象,張執象接在手中,還是有些發虛,他冇吃過丹藥,汞可是重金屬,有毒的……真能吃?

雖有猶疑,但他還是一口吞下了。

畢竟以他如今的修為,吃下這些水銀也不至於有什麼問題……

“嗯?”

吃下丹藥,感受到體內那股生髮之力,張執象有些疑惑,邵元節卻笑嗬嗬的捋著鬍子,說道:“這叫七十味珍珠丸,是藏藥。”

“有起死回生之功效。”

“其核心成分是黃金、水銀煉製的佐太,佐太是藏語,翻譯過來叫做:甘露精王。”

“鉛汞可以入藥,這是事實。”

“不僅是鉛汞,還有黃金、玉石也可以入藥。”

“安平,要學嗎?”

(PS:佐太這玩意,現在也有,七十味珍珠丸在藏地是重金難求。藏藥方劑中有多種含有汞,要求水銀加工時必須經過千百次煆燒炮製成灰入藥,以保留藥效,去除毒副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