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滬縣,出海口……”

“白蛇出世,走江化龍。”

錢衡聽聞六十二代天師於滬縣召開道教總會,這件表麵上的事情卻失敗了,而天師也“病亡”,又丟了天師劍和陽平治都功印,就明白髮生了什麼。

那是一場曠世大戰。

從天師府的損失慘重來看,那一戰可能不太順利,否則後來也不會西湖水乾,迎來更大的劫難了。

“後續,如何了?”

錢衡不知道未來,他忍不住有些顫抖的問道,張執象有些走神的說道:“那是華夏民族最危難的時刻,是亡國滅種的邊緣。”

“但在全體民族救亡圖存的努力下,終究還是挺過來了。”

“浴火重生。”

“後來雖然未恢複大明盛世,但也站穩了腳跟。”

錢衡愣了下,呢喃道:“莫非白蛇走江也失敗了?”

張執象沉思了好一會,說道:“走江不算完全順利,但白蛇應該入海化龍了,後世哪怕是華夏,也用的是西羅人那套,我們自己的文化卻被深深壓製了。”

“黃龍已死,新生的是赤龍。”

“白蛇……”

“不光是士紳,或許是資本,更代指文化……”

張執象說的有些跳躍, 但嘉靖和錢衡都聽懂了,白蛇出世, 入海化龍, 華夏雖然浴火重生, 但卻失了龍魂。

未來世界,必然是赤龍與白龍的戰爭。

決定, 誰纔是宇內真龍。

“入海化龍,海的那邊是商洲,商洲……”錢衡忽然想起了什麼, 拿了紙筆,將世界地圖的大致輪廓畫出,指著商洲說道:“騰蛇。”

“更是東方青龍之象,你們看,騰蛇的獠牙正對著我們的夔牛。”

“華夏神州背靠玄武, 聯合起來便是夔牛圖, 因而上古之時, 我們的器皿之上, 大多都畫著夔紋, 其實很早, 先祖們便已經探明瞭我們這方大陸的形狀,《山海經》中便有了夔牛的描述。”

“白蛇入海,化龍東去, 以騰蛇鬥夔牛。”

“南極天狼……正應在商洲!”

“未來華夏與商洲必有一戰!對否!”

錢衡轉頭, 看向張執象求證,張執象默然的點了點頭, 他前世死亡的時候,兩方已經開始交手了, 必然是要分出個高下的。

得到映證, 錢衡放下筆, 有些虛脫的坐在椅子上。

他們太宰一脈,兩千年以來,華夏雖有浮沉,但氣運未曾如此衰弱過, 蠻夷也從未成氣候過, 哪怕是蒙古帝國時期,他們也依舊堅信蒙古隻是借了北龍的力量,雖剛強而不可長久。

但這條白龍是確確實實成勢了。

反倒是華夏還能浴火重生, 超出了他的預料, 按照推論來看,白蛇化龍,就應該徹底取代華夏的氣運纔對。

“華夏是如何浴火重生的?”

錢衡向張執象詢問更詳細的情況,但張執象並未將事情一點一滴的告訴他,隻是唸了首詩:

彆夢依稀咒逝川,故園三十二年前。

紅旗捲起農奴戟,黑手高懸霸主鞭。

為有犧牲多壯誌,敢教日月換新天。

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煙。

……

錢衡看著張執象唸詩,不由瞪大了眼睛,他以為自己眼花,猛的擦了擦眼睛,但那光芒做不了假,於是喃喃念道:“原是紫微救世……”

“既是紫微降世,我天官世係,應當全力輔佐纔是。”

“國師可知我錢氏後人如何了?”

張執象思索著錢氏後人,忽然發現,他最早隻想起了一個人,其實不對。

他頗為敬仰的說道:“錢氏有:一諾獎、二外交家、三科學家、四文壇宗師、五參知政事、十八院士。”

“其中貢獻最大的,是臨安錢氏的直係第三十三世孫。”

“我懷疑,他還兼具天官傳承。”

後世有一場氣功熱,掀起者就是錢老,錢老不但展開了大量的實驗,更是專門寫了《論人體科學和現代科學》一書。

緊接著氣功熱的是周易熱。

後世坊間多覺得這是荒唐事,但那些頂尖的聰明人都同意的事,兩方大國都有投入研究的事,真的隻是互相戰略欺詐嗎?

總之。

錢老不是其他那些學習外算便拋棄內算的學者,在錢老內心, 一直都是內算更加重要,也致力於研究內算。

後世還有一個常例。

那就是華夏的武器建造完成,都是要開光的,超級計算機也是如此,網上也經常流出神威太湖之光的開光視頻之類的……

真的隻是討個吉利?

華夏在量子領域的領先, 真的冇有其他彎道超車的手段?

錢衡聽完後人的表現,頓時紅光滿麵,十分自豪的摸著鬍子,連腰桿都硬直了許多,嘉靖看著有些好笑,卻也是朝錢衡施了一禮,錢衡坦然受之。

嘉靖卻笑道:“錢氏以後能出這麼多人才,朕現在需要錢氏的幫助,應該也不會少吧?”

錢衡頓時有些訕訕。

說道:“總要應運而生,目前的錢氏……”

就算那些人身份有重疊,但至少也要十八個院士,雖然不知道具體是什麼職位,可要錢氏出十八個大學士,也是辦不到的。

“那錢先生可願助朕?”

“故所願爾,不敢請爾。”

“朕在嘉靖八年開了所數理學院,如今覺得還是不妥,既要發展外算,又不能唯外算論,如今看來,唯有錢先生能夠擔此大任,建好學校。朕打算開辦京師大學,由錢先生擔任校長如何?”

“定不辱使命。”

讓錢衡去當京師大學的校長,是最好的安排了,錢衡也正有此意,與嘉靖又聊了一些,錢衡便告辭回臨安了,他會召集族內俊彥,不日趕赴京師。

而在錢衡走後。

嘉靖向張執象說道:“安平在揚州給朕講過白蛇傳,這故事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張執象說道:“天啟年間,馮夢龍的《警世通言》,故事為《白娘子永鎮雷峰塔》。既然有白娘子,那就也有許仙了。”

嘉靖森然道:“是啊,有許仙,嘉靖倭亂,正是許家引倭入寇,燒燬了雷峰塔呢。”

“好一個情深意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