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靖在淮安的時候就能親切的跟農民們打交道,畢竟是否誠心,是可以感受到的,你以真心待人,他人自然不與你疏遠,陳五一家也就冇有了那麼多拘謹。

陳五的兒子被嘉靖抱在了膝上,問道:“你有大名麼?”

“先生給我取了名字,叫陳明。”

小名狗子的男孩有些不自在,他覺得自己身上有些臟,怕把灰沾到這明顯很貴重的衣服上,皇帝是天底下最尊貴的人呢。

“明這個字就很好,好名字。”

嘉靖讚許的摸了摸小傢夥的頭,問道:“開蒙了嗎?”

“有讀書哩,大名就是先生給取的。”

陳明虛歲是七歲,在大明,這個年齡開始蒙學讀書,隻要家裡有條件,多少都會送去私塾,至少先讀兩年,萬一有天分,可以考科舉呢?

“都學了些什麼?”

“先生說讀《三字經》以習見聞,讀《百家姓》以便日用,讀《千字文》以明義理。”

“哦,先生的話你都記得?”

“嗯!”

陳明很自豪的點了點頭,陳五也在一旁笑道:“這孩子就是記性好。”

嘉靖指著陳明說道:“這叫積善之家必有餘慶,行善事,得善果,孩兒自然聰慧,可不是什麼龍生龍,鳳生鳳。”

“我家那孩子,雖大了兩歲,先生說的東西,他卻經常忘記。”

“小傢夥將來有出息。”

陳五一慌,正要說不敢與皇子比,陳明就說:“那一定是大哥哥學的東西太多了,所以記不住。”

嘉靖愣了下,颳了刮他的鼻子,稱讚道:“還真是個機靈鬼。”

“將來好好讀書,你要是進了殿試。”

“朕點你做狀元。”

陳明卻說:“那……我能拿狀元了,再去殿試。”

一個先後的順序,陳明小小年紀卻能透徹,不光是記憶好,情商品性更高,嘉靖就喜歡這樣聰明的孩子,都有點想讓他入宮陪太子讀書了。

陳五看著兒子也滿是疼愛,他有些傻傻的笑著,說道:“全靠小天師福澤,我纔能有這樣好的孩子。”

“否則這輩子連成婚都難。”

“這孩子可以說是小天師送給我們老陳家的,狗子,你要記小天師一輩子的恩情,明白嗎?”

陳明從嘉靖的腿上跳下,鄭重其事的給張執象行了拜禮。

張執象本想阻攔,但還是受了這一禮,待他抬起頭後,才說道:“你既然拜了我,我便算你半個老師,教你一課。”

“順便解一解陳大哥的疑惑。”

“這一課叫……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

“先起來吧。”

將陳明扶起,讓陳五去搬個小板凳給陳明坐下,張執象才說道:“秦朝時期,秦始皇死後,陳勝、吳廣發動了起義。”

“在起義的時候,陳勝說了一句話: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他是對的。”

“王侯將相的孩子,與百姓的孩子,是一樣的,父輩聰明,孩子卻不一定聰明,你們往往覺得富貴人家的孩子更聰明更厲害,並不是因為他們的先天稟賦就高,而是他們接受的教育資源更好。”

“如陛下的孩子。”

“大皇子從小就是最頂尖的名師教導,哪怕再平庸,也不至於差到哪裡去,而陳明這孩子,隻能去普通的私塾,一個夫子教幾十位學生,若是學生悟性差些,自律差些,多半是學不到東西的。”

“久而久之,差距就很明顯了。”

“所以,將富貴子弟與平民子弟分開差距的,是教育資源,而不是血脈。”

“我大明有2.8億人。”

“即便有著教育資源的極大不平等,每屆科舉,考上進士的也是普通人家居多,其家庭環境頂多是小有資產,能夠心無旁騖的讀書,大富大貴卻談不上。”

“如楊廷和、夏言、嚴嵩這些,他們父輩都很平常,有的是舉人,有的甚至連秀才都冇考上。”

“而他們卻能高中進士,執政一時。”

“這就很說明問題了。”

“教育資源隻能保證一個人的下限,而一個人能走多高走多遠,卻取決於他的稟賦性情,這是天生的。”

“而更多的天才,卻誕生於平民百姓之家,所以國朝纔會有科舉這樣的選拔人才的機製。”

“所以九品中正製纔會崩潰瓦解。”

“出自於平民的天才更多,是因為平民的人數更多嗎?的確是這個原因,但最根本的原因還是——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

“人類這個族群,其子嗣後代的繁衍,是趨於中間值的。”

“不論父輩多麼優秀,子嗣就是有平庸的可能,不論父輩多麼平庸,子嗣就是有優秀的可能,這就是天道,是天地間僅次於生死的平等。”

“因而,纔會有君子之澤,三世而衰,五世而斬。”

“因而,我們的社會纔會有變化,纔會流動,纔會前進。”

“若非如此。”

“掌握更多財富權力的人,子嗣還一直更加聰明,那麼,平民,還有存在的必要嗎?他們通過數百上千年的篩選進化,將會與普通人變成兩個不同的種族。”

“那個時候,他們為了減少普通人對資源的消耗,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打個比方。”

“陳明,假如你家裡的雞太多了,把家裡的口糧都要吃光了,你會怎麼做?”

陳明想也不想的答道:“殺雞。”

“對,殺雞。”

張執象平靜無比的三個字,卻讓陳五他們這些大人不寒而栗,嘉靖更是站了起來,隻覺得胸中有口氣喘不過來。

這是,陳明說道:“先生,他們不想跟我們一個種族,但他們擺脫不了,對嗎?”

張執象笑道:“對,他們擺脫不了,這是天道。”

“不修行,不天人合一,如何改變天的意誌?若是天人合一,便知這個意誌無需改變,這是他們無法跨越的死結。”

“而天道也就註定了,人類的未來,必將是損有餘而補不足的未來。”

“而非,損不足而奉有餘。”

“陳明,你記住,天地間有大公平,第一為生死,第二為輪迴,你之所生,是父母給你骨肉,而天地予你以靈。”

張執象說著,一隻手指緩緩抵在了陳明的眉心。

“積善之家,必有餘慶。”

“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

“是非因果,不是不報,時候未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