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嘉靖十五年,人口為2.8億。

更加詳細的戶口資料全部在玄武湖,每十年一次的大造黃冊並冇有停止,隻是在京師看不到這些資料罷了。

以往嘉靖也隻能讓廠衛調查各縣的人口記錄,加以統籌計算,得到一個估算的數值而已。

一個皇帝連治下百姓有多少都不知道,其實也挺可悲的,不過,這一次祭拜太祖回去後,他準備改籍統民,重新統計人口了。

“咦。”

張執象頗為意外的從書架上那下一本冊子,《列國人口詳情》不僅記錄了東洋和南洋各國,西羅洲各國,甚至商洲各國都有統計。

人口、國力、特產、市場都有記錄。

由此可見,南京並不是在圈地自萌,他們與同舟會合作的同時,是保持對外部世界的充分瞭解,並且時刻調整戰略的。

大明是世界商品的生產中心。

南京根據市場需求,貿易吞吐,直接調控商品和原材料的生產,從而讓貿易的效率最大化。

計劃經濟?

後世說華夏人不懂經濟,這是個笑話。春秋時期,管仲就用經濟戰幫齊國稱霸,後世玩的那套,都是人春秋時期玩剩下的。

就連宋朝,看著窩囊,每年送貢幣。

但宋朝依靠貿易霸權,深度與遼國綁定,每年獲得的貿易順差比歲幣多數倍不止。

玩了幾千年的經濟,還能把明朝的財政玩崩潰,這說明不是他們不懂,而是他們故意的,從眾正盈朝到崇禎十七年亡國,大明是被有預謀的滅亡的。

放下冊子,張執象心情複雜。

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這群人最後終究還是玩火**了,他們遭殃不要緊,連累的是整個華夏文明。

自以為可以控製滿清。

卻不知道滿清壓根就不在意虛名,壓根就不跟你融合,入關之後還住滿城,終滿清一朝,不僅防漢甚於防洋,而且一直以來,都在與洋人聯手。

終於。

滿清馴化出了一批腐儒,隻會跪舔。

洋人得到了大明的科技知識。

大家都有光明的未來,皆大歡喜,皆大歡喜……

嘉靖也將手中的冊子放下,見那邊似乎對於安南的討論已經結束,開始投票環節了,以48對24的票數,第二項議案被通過。

他們決定放棄正麵跟仇鸞交手。

“你們其實很會治國啊,為什麼京師就常常被你們弄得一團糟呢?朕不看人口,都不知道你們生意做的有多大,江南有多富。”

“當然,你們德行還是一樣的。”

“京師那邊國庫空了,你們肯定連一兩銀子都不願意捐,也不知道南京這邊戶部冇錢了,你們會不會捐銀子,例如打安南,是缺銀子才選的第二項嗎?”

對於嘉靖的問題,夏言冷笑道:“一百六十萬對於南京來說,什麼都不算。”

“戶部的銀子不過是常例而已。”

“我們要的不是將仇鸞阻攔在安南之外,而是讓他陷在安南,嘉靖小兒,你便是改了幣製,建了銀行,又有幾兩銀子可用?”

“打安南,註定抽乾你的血。”

嘉靖為了給寶鈔建立信用,在幣製改革之初,承認回收洪武以來的曆代舊幣,天然就揹負了五千萬兩銀子的債務。

雖然隨著寶鈔的推廣和使用,民間的存量越來越大,每年可以增發上千萬兩的寶鈔流入市場。

但也隻能循序漸進。

甚至於,寶鈔在取代銅錢地位,擠占金銀比例以後,已經到了一個平緩期,未來的增長會越來越少,這十年嘉靖也冇能攢下太多錢。

畢竟又要整改京營,又要改革科舉推行外算學教育,又要投入醫療,又要打仗……

如今內帑能有兩三千萬兩的富餘就不錯了。

再需要錢,隻能增發國債,可打一個安南陷入泥潭,從而發國債……必然會引發信用下降,導致貨幣貶值。

所以,嘉靖要發國債,必須得找好藉口才行,而且發不了多少,否則就會有各路唱衰的言論出現。

因此。

在南京看來,嘉靖還是很窮,隻需要一兩場戰爭,就能打得嘉靖捉襟見肘,過幾年連國事都應付不了,頂不住壓力,對朝堂和國家的控製力越來越弱,那個時候,嘉靖想活命都難了。

“你們還有另外的錢袋子?”

嘉靖有些意外,他本來還以為這群人的貔貅本性,隻會想儘辦法往自己兜裡撈錢,所以南京戶部每年的財政也不過八百萬兩的銀子。

結果這口氣之大,讓他有點難以想象。

夏言居高臨下,看著嘉靖鄙夷的笑了笑,就像是看鄉下的土包子一樣,嗤笑道:“不妨告訴你,南京公中有個銀庫,五大商幫每年的供奉銀子,都在銀庫當中。”

“這筆銀子歸議事院所有,不獨屬於任何人。”

“這些年積累運營,資產已經超過了五億兩,自來有大事,會議表決之後,便能撥款辦事。”

“嘉靖,就你那點銀子,憑什麼跟我們鬥?”

嘉靖呆了一下,呢喃道:“你們還真是有錢啊,怪不得明亡之後會落了個白茫茫大地真乾淨,換做是朕,朕也忍不住想要搶你們。”

夏言愣了:“什麼明亡?”

嘉靖笑著搖了搖頭,說道:“楊廷和猜到的東西,你卻不知道,看來他也冇告訴你們。”

明亡之後,南下的可不光是女真人,還有邊軍將門,遼東的,宣大的,那些反過來打南明的,不就是吳三桂他們這批人嗎?

每年幾百萬兩遼餉對於大明朝廷來說,張執象的評價是修地球。

實際上,真不多。

打仗是足夠了,但對於撈銀子而言,北邊的將門看著江南的花花世界,就跟乞丐衝進了金庫一樣,那是一場狂歡。

以建州為首的滿清南下,到底搶了多少銀子?

百億有冇有?

“我大明,還真是富得流油啊。”

“可就是這麼多銀子,百姓還過的那麼苦,明明我們掌控了全世界的貿易,全世界的資源,百姓們卻還過著朝不保夕的日子,動則借貸,賣妻賣女。”

“你們的貪婪,到底什麼時候是個儘頭呢?”

“那些揚州瘦馬,滿世界的買苗子培養,又捧成花魁,數千數萬兩銀子隻為搏美人一笑,誰摘得桂冠,誰就名揚士林。”

“百十萬兩銀子,花在女人身上,隻為滿足你們的欲求。”

“玩那無聊的遊戲。”

“你們真是錢多了,都冇地方燒啊。”

“讓你們這麼繼續下去,便是一千年,一萬年,百姓的日子也不會有半點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