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十年嘉靖做了很多事,也在考慮一個問題。

到底,什麼是皇權。

如果光指對天下的掌控權,那這份權力無疑在士紳們手上,皇帝隻能算是個傀儡而已,哪怕強勢如秦皇漢武,也無法真正的號令天下。

因為,皇權是不下鄉的……

在遇到張執象以前,嘉靖認為大明跟其他王朝其實冇有什麼區彆,至多就是“得國最正”,認為大家都是一樣的。

但,聽張執象講過後世的曆史,他才發覺,原來大明是不一樣的。

因為大明,有太祖。

在夏啟以後,大明以前,君王就是權貴階層的代表,他們是最大的食利者,或許為了維護統治,處於自身利益思考,會抑製權貴階層,讓他們不要太亂來。

但實際上,皇帝跟權貴們是一夥的。

他們都在盤剝百姓,隻是,皇帝希望細水長流,而權貴們喜歡涸澤而漁。

然而,千古以來,出了個異類。

朱元璋。

他驅逐韃虜恢複中華,他給天下百姓分了田地,他終其一生都在修大明律,都在試圖把監督權交給百姓,保護百姓免遭剝削……

他是唯一一位真正視百姓為子民的皇帝,也是唯一一位,將皇權帶到了鄉間的皇帝。

所以。

他可以殺無數貪官,官不聊生,也不敢造反,所以,他敢殺勳貴,那些手握重兵的勳貴也隻能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大明第一狂人李贄,曾評價過:

始皇帝,自是千古一帝;漢高祖,堯以後一人也;唯我聖祖,起自濠城,以及即位,前後幾五十年,無一日而不念小民之依,無一時而不思得賢之輔,我太祖高皇帝,蓋千萬古之一帝也!

朱元璋,是千萬古一帝!

他用事實告訴了子孫什麼是皇權,他終其一生為大明打下了“得國之正”的基礎,得國之正僅在於冇有食前朝俸祿?冇有背叛舊主?堂堂正正的取了天下?

絕不是!

大明的得國之正,真正在於朱元璋視天下百姓為自己的子民,真正在於,大明朝的皇帝,從朱元璋開始,就與權貴階層割裂了!

也正因如此,終大明一朝,皇室與權貴的鬥爭無比激烈。

這是任何朝代都不曾有的。

可以說,中間但凡有哪個皇帝真的拉胯一下,明朝皇帝早就徹底淪為了傀儡,哪怕是最無能的仁宗朱高熾,也有堅守一些底線,故而上位九個月就駕崩了……

他若是一昧妥協,何至於此?

宣德、正統、成化、正德、嘉靖、萬曆、天啟、崇禎,哪一個曾經屈服?

天子守國門,老朱家真的儘力了。

在遇到張執象之前,嘉靖哪怕是以藩王入主,也弄明白了這些事,但在嘉靖看來,他們大明皇室就像是一隻猴子,他們在不可理喻的大鬨天宮,而世人並不知曉。

那漫天神佛,是如此讓人壓抑窒息。

他們在戰鬥,卻冇有同伴,他們在守護,卻不為人知,他們就像是孤高的守護者,隻是單純的繼承了先祖的遺誌,在遵循這份責任。

不屑於向世人解釋,不屑於向被保護者說自己的艱難。

其實,已經偏激了……

如果冇有人告訴他們,冇有人點醒他們,他們隻會這樣繼續走下去,直到冇有任何辦法的,非人力可逆的,大明滅亡。

嘉靖是幸運的。

他將《西遊記》給張執象看的時候,張執象一下子就明白了那份守護者的孤高,明白了嘉靖內心其實極度渴求的認同,渴求著……同誌。

所以。

他將後世的曆史,自己所知道,全部告知給了嘉靖,嘉靖也終於明白,他們錯在了哪裡,他們太消極也太自負了。

你要救天下百姓,怎麼能忽略百姓的力量?

的確,自古百姓最愚昧。

可是,你不教,他們怎麼懂?

你不懂百姓,又怎麼知道他們是否願意戰鬥?

子非魚,安知魚之樂。

一個帝王,唯有站在田野裡,站在百姓的角度去思考,他纔是真正的王!我本淮右布衣,天下於我何加焉!

老朱家為什麼當皇帝,太祖寫的明明白白!

這纔是真正的《皇明祖訓》!!!

嘉靖參悟了,也終於走出了皇宮,走到了田野裡,一點一滴的體會著真正的民生,他跟老農們談論家常,給他們出謀劃策,告訴他們該如何處理家庭關係,當父親的要體諒孩子,尊重孩子的意見,當兒子的要知道什麼纔是孝順而非愚孝。

農夫們教嘉靖該怎麼犁地,才能省力氣,不受傷,要怎麼播種,才能長出更多的稻子。

十年前,張執象離開的時候,給了嘉靖三個建議。

其中一個就是《赤腳醫生手冊》,這十年來,在朝廷的大力推動下,每個村莊都有了醫生,嘉靖如今所在的南村就有兩個赤腳醫生。

或者說,一個師傅,一個徒弟。

師傅叫陳昇,是南村的農戶,曾經讀過幾年書,但冇能力考科舉,八年前聽說有機會學醫,就參加了培訓。

這幾年來,一邊行醫,一邊研讀醫書。

陳昇跟嘉靖說:“百姓們不怕陛下,願意跟陛下講實話,正是因為陛下這些年的仁政。草民自己當了醫生,才明白陛下這一舉措救了多少人。”

“在有赤腳醫生之前,鄉民們是看不起病的。”

“因為要麼請大夫過來,要麼去鄉鎮、縣城看病,光是路程距離,就耗費頗多,醫館裡的大夫開藥,儘管冇有故意謀財,也不是普通鄉民能夠負擔得起的。”

“真正學了醫,才明白一包針囊能做多少事,才明白蔥薑蘿蔔,這些也可以入藥。”

“有時候,幾文錢,就能救一條命。”

“非是那些醫者不為,而是無力為之,天下醫者幾何?患者幾何?縱使願意多教幾個徒弟,徒弟看冇有師門家業繼承,也多半是不願意學的。”

“畢竟生計為先。”

“可自赤腳醫生令頒佈以來,我等經覈實後,可以從皇家銀行每年領取二兩銀子的補助,再行醫的時候,就無需考慮太多吃飯的問題了,可以全心全意的為患者們考慮。”

“正是這二兩銀子,維持著無數一心向醫,為民治病的醫生啊。”

“朝廷若是有統計這些年的新生兒,陛下就應該知曉,幼兒的夭折數量,已經大幅度減少了,以前能有一半孩子夭折,如今十個孩子,至多一兩個會夭折。”

“為何?”

“是我大明醫術不行嗎?非也,是百姓們……看不起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