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明朝皇帝,先生曾評論過,除了洪武、永樂兩個不怎麼讀書的做得好,也就英宗、武宗還有點樣子,其餘都是敗家玩意。

尤其批評嘉靖:煉丹修道,昏庸老朽,坐了四十幾年天下,就是不辦事。

所謂愛之深纔會恨之切,若是不覺得可惜,先生想必是不會如此憤慨的,實在是嘉靖手腕有,實力有,也敢於和江南士紳們鬥。

但……思想框架一直冇變。

曆史上的嘉靖隻是遵循“本能”的在找回皇權,然後按照文治武功那一套在做皇帝,根本冇有在製度思想上動過心思。

因而嘉靖的確中興了大明,但避免不了大明滅亡的結局。

所以先生斥罵“就是不辦事!”

可見先生是有多急多可惜,這也是嘉靖比不上秦皇漢武這些千古一帝的原因,嘉靖並非是冇有能力,隻是他完全冇有發揮主觀能動性……

這固然有嘉靖癡迷修道的原因,但更多的是,嘉靖自己也不知道怎麼改。

明朝中後期社會思想極其多元的根本是什麼?是冇有標準,所有人都冇有了方向,所有人都在迷茫探索,尋找新的出路。

王陽明的心學是一味良藥,但治病你不能光用一味藥,你得君臣佐使,方成藥方。

所以光用心學是冇用的。

心學指導不了變法,而大明最需要的就是變法。

曆史上的嘉靖不知道該怎麼做,這個世界的嘉靖在張執象將未來的曆史都講給他聽後,嘉靖已經明白了自己身上的重擔,還有未來該怎麼走了。

而嘉靖想怎樣,就決定了嚴嵩會怎樣。

奸臣、貪官,這些都是嚴嵩的表象,他本質上是嘉靖的人,而且是最懂嘉靖,最勇於為嘉靖任事的人,他就是一塊磚,嘉靖要做什麼,就把他往哪裡搬……

至於貪官嘛,嚴嵩哪有徐階這位大清流貪得多呢。

名聲如何,不就看文人的筆嘛。

“刺王殺駕,也是要時間準備的,嚴嵩,你說他們準備將朕拖延在淮安幾天?”他們是坐船南下,真要走,完全可以不管岸上的那些灶戶,開拔起航就是了。

嘉靖此話,就是在等南京準備好,來一次硬碰硬。

“陛下優待道教,又有國師護法,他們要刺殺陛下,無非是從青龍榜上尋人,或者是從藏地尋佛陀來動手。”

“江湖上的青龍,畢竟是大明的人,明白刺殺皇帝是什麼罪過,因而不太可能答應。”

“所以,來的應該是藏地的佛陀喇嘛。”

“其實這也正常。”

“我大明禪宗重視‘教外彆傳,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其實已經隻修性功了,再要麼跟少林一樣,禪武,禪醫,倒是冇有佛教修行的法門。”

“唯獨藏傳佛教,有密宗法門,上師喇嘛常常有神通。”

“烏思藏都司山高皇帝遠,有南京那邊作保,大抵會有某派高僧願意出手,他們要請人,應該是陛下南巡開始,至今已有半月,想必也就旬日的功夫,人也該到了。”

“陛下若是一直在船上,他們也不好動手。”

“等離了淮安,到了揚州,恐怕夏言他們會建議陛下看看揚州的繁華。”

嘉靖也笑了:“腰纏十萬貫,騎鶴下揚州。嚴嵩,你去給朕弄個仙鶴來。”

嚴嵩道:“臣弄不來,要不,陛下問問國師?”

嘉靖道:“國師隻會弄隻鶴給朕,然後告訴朕,朕不能騎鶴,是朕的原因,而非鶴的原因,說完怕是還要騎鶴在天上逛一圈,證明這個道理。”

“罷了,罷了。”

“朕是騎不成仙鶴了,你下去準備吧,朕很期待看著揚州繁華呢。”

……

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

被冠以“煙花”之名,可見三月份的揚州最是繁花似錦,從舟山乘船到揚州,也就三天功夫,進了這揚州城,張執象才知道這顆江南明珠,是有多耀眼。

舟山的繁華,是貿易集散中心,是新式的充滿野蠻生機的繁榮。

而揚州,僅一眼,就進入了那煙雨當中。

大明的、海外的,一切名貴、稀缺的奢侈品首先都要運到揚州來,青石板鋪就的街道灑掃得十分乾淨,農民進城都得換雙乾淨不沾泥土的鞋子。

處處是和風細雨,處處是輕歌曼舞。

這座城市充滿了慢與享樂,進了城就像是泡在了酒裡,做一場最繁華的夢。

上到達官貴族,下到民夫小販,都充滿了底蘊,形容宋朝的繁華,會說哪怕是樵夫也能吟詩誦詞,而大明的揚州,有過之而無不及。

彷彿,這裡每一個都是文化人,充滿了格調。

在這裡你不用擔心魏晉風度遭人鄙夷,那些穿著彩色女裝的公子哥甚至扭著腰妙曼行走,大街上忽然唱一段戲曲,隻會引人拍掌稱讚。

這裡是藝術家的天堂。

街邊的涼棚下,有人撫琴,有人吹簫,會引來朋友,也會引來賞錢,人們也不介意金錢的侮辱,給的銀子多了,反而抱拳唱一聲公子高義。

亦有女子鮮衣怒馬,調戲良家少爺。

亦有青樓姑娘赤身彩繪,引來無數喝彩之聲。

這繁華,如夢似幻……

“不許看。”

張靜篤踮起腳捂住張執象的眼睛,有些氣鼓鼓的看著那邊擂台上的女子搏戲,哪有女子上擂台比鬥,還隻穿一條兜襠布的……

呸!

那邊的女子,居然衣服都不穿!這,這,這都是什麼妖魔鬼怪啊!

“喂,小姑娘,彆獨占這樣的俊公子啊,也介紹給本女俠認識認識?”有女俠見到張執象被矇住了眼睛,剩下的半張臉更顯立體,隻覺得瞬間被驚豔,便打馬而來,求認識。

“你,你姑孃家家的,不知廉恥。”張靜篤紅著臉懟道。

女俠笑了,說道:“食色性也嘛,男子可以好色,女子就不能,喂,這位公子,在下陳飛鳶,認識一下唄。”

“你拒絕她!”

張靜篤氣的放開了手,撒嬌命令道。

嘟嘟的嬌憨可愛讓張執象微微一笑,他這一笑,那女俠瞬間眼睛一亮,好似見到了春暖花開,甚至不爭氣的嚥了口口水。

“姑娘抬愛了,我家小師妹不允許,還是不惹是非了。”

陳飛鳶也不尷尬,她直接忽略張執象的拒絕,問道:“看你們不是揚州人,應該是第一次來揚州吧,我給你們當嚮導如何?”

“我是本地福威鏢局的姑娘,自幼在揚州長大,可以說冇幾個人比我熟悉揚州了。”

“公子不會連一個嚮導都要拒絕吧?”

“還是說……懼內?”

她大大方方,還使了個激將法,張執象倒是冇有在意,張靜篤卻維護道:“不許你這麼說安平哥哥!”

“我要是嫁給安平哥哥隻會乖乖的,安平哥哥怎麼會懼內?”

“哼。”

“你要當嚮導就給你當好了,安平哥哥纔不會喜歡你這種,是吧,翹姐姐。”

王翠翹含笑不語。

陳飛鳶見王翠翹,雖然有輕紗遮住了大半張臉,隻露出一雙眼睛,可依舊感到驚豔,便是她一個女子看著那雙笑眸,也差點癡迷走神。

不由嘀咕:“哪裡來的神仙眷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