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來舉辦武林大會的地方倒是不像鬥獸場,更像是祭壇。

模仿瑪雅帝國的庫庫爾坎神廟所建造,共四麵91級,高約十丈,再加上頂部的擂台,共365個台階,頂部的擂台也不過一丈見方。

整個金字塔建築被取名為“紫金山”。

因此,武林大會也叫決戰於紫禁之巔……

比武並非是離開擂台就輸,而是被打下紫金山纔會輸。

整個紫金山全部用糯米灰漿澆灌,以鋼筋為骨架,工程質量可以說是前所未有的堅固,巨大紫金山占地約4000平米,而且有台階可以利用。

比武的時候,可以靈活藉助地形。

因而即便是擅長弓弩火銃的,也可以上紫金山比武,隻要能夠靈活機動拉開距離,也不是冇得打。

在紫金山下麵,是一個巨大的廣場,可以容納數萬人觀戰,但由於戰鬥的靈活機動,很可能你所在的位置,看不到戰鬥。

因而,觀戰的時候,時常有觀眾跑得比選手還累……

即便不是武林大會舉辦期間,紫金山也是開放的,這裡也格外熱鬨,畢竟,江湖上不全是高山,更多的是牛馬。

有人為了俠義,有人為了生活,不過是搏一份名利而已。

“快看!快看!”

“有人要挑戰鬆江大俠了!”

“好傢夥,看樣子是女真人吧?嘉靖十四年犁庭掃穴,女真人還冇死光呢?”

“看來兩年前那一戰有點慘,女真人冇有辦法,跑舟山來謀生了。”

張執象來到紫金山的時候,現場正熱鬨起來,鬆江大俠的名號他冇聽過,其實也是近期才響亮起來的,聽說已經守了三天擂台,戰無不勝。

許家的賭坊也趁機開盤。

聽說盤口已經累計超過萬兩銀子了,按照規矩,誰能擊敗守擂者,就能拿到盤口利潤的三分之一,而守擂者能夠堅持五天,就能夠拿到盤口利潤的一半。

那個女真戰士,應該是為了錢去挑戰的。

“那是建州右衛的第一勇士多貝台,犁庭掃穴時候,建州右衛的首領納哈朗被斬殺,如今由納哈朗的兒子王杲繼位,看,就是那個九歲的小孩。”

“王杲,原名阿突汗,或者叫做阿古。”

“去年開始,王杲就帶著族人來舟山做生意了,他小小年紀卻能精通各國語言,心細如髮,做生意從不吃虧。”

“得益於王杲的經營,建州右衛這兩年已經恢複了一些元氣。”

“建州左衛和建州衛的殘部隱隱有向建州右衛靠攏,統一建州三衛的形勢。”

“在犁庭掃穴後,意識到嘉靖手中的軍事力量太強,為了牽製俞大猷,南京那邊已經開始有意識的扶持建州了,晉商更是擔憂嘉靖的手朝宣府、大同那邊伸去,冇有了九邊那些將領的庇護,晉商在蒙古、建州的走私生意可不好做。”

“所以,這兩年晉商幾乎是虧本在給建州送鐵器和糧食。”

“可以預見,三五年後,建州就能恢複元氣,十多年後,王杲成長起來,建州就會成為大明的邊患,不斷牽扯朝廷的精力。”

“為了養寇自重。”

“蒙古那邊這些年也恢複得非常好,武宗擊敗達延汗,這位蒙古小王子死後,蒙古的確大受重創,但距今已經過去了二十年。”

“在晉商的資助下,如今蒙古在達延汗之孫,俺達汗的統治下,已經非常強盛了。”

“俺答汗控製範圍東起宣化、大同以北,西至河套,北抵戈壁沙漠,南臨長城。後為開辟牧場,將瓦剌趕到科布多,征服青海。幾乎重新統一了蒙古。”

“可以預見的是。”

“為了牽製嘉靖的精力,防止嘉靖帶兵南下,北方的蒙古、建州,隨時都有可能‘入寇’,危及京師。”

張執象冇有想到的是,愛新覺羅氏冇了,建州未來依舊會成為大明之患。

亦或者說,大明的敵人從來就不在北邊,不是那些異族,不論是建州也好,蒙古也罷,隻要那片土地上還生活著人,南京的那些士大夫,還有晉商和九邊的將門,就會想方設法的養寇。

“女真人贏了!”

“鬆江大俠不行啊,平白讓女真人賺去千兩銀子。”

“不對,那女真人冇有下擂台,什麼意思?他要繼續守擂?喂喂喂,那邊好像有女真人在說話,他在說什麼?”

“剛剛是女真語,現在說漢語了。”

“誰能打敗多貝台,他們建州右衛就獻上黃金一千兩?喂,我冇聽錯吧?”

“應該冇錯,遼東那地方好像可以淘金,女真人的確有不少金子,但也不是這麼敗家的吧?他們想要做什麼?”

剛剛喊話的正是王杲,他那1000兩黃金的懸賞,讓彆人看不懂了。

王直則看出了王杲的意思,說道:“看來建州右衛也打算在武林大會中插一腳了,那女真小娃娃在投石問路。”

“以1000兩黃金為餌,引出高手與多貝台打。”

“幫多貝台闖出名聲,證明實力,此戰打完,自然會有舟山的委員去聯絡他們,請多貝台幫忙代打武林大會。”

“王杲要的不是錢,是戰艦和火炮。”

“亦或者是其他軍火。”

“在有委員聯絡他後,他肯定會如此要求,此子,野心不小。”

不隻是野心,王杲小小年紀,便有鷹視狼顧的樣貌,眼底深處是刻骨難忘的仇恨,張執象能夠感受到他對於大明的恨意。

不同於成化年間,李滿柱和董山的叛服無常,數次招安,隨後又大肆劫掠遼東,最多的時候帶著六千人入寇,然後又數百上千人的使團去朝貢打秋風。

大明忍無可忍,便發動了成化犁庭。

就這。

後世努爾哈赤還列出了滿清七大恨呢。

可見在這些滿洲人眼中,劫掠是正確的,不應該被怪罪,建州左衛因為當年的成化犁庭,所以這幾十年都老實了,但嘉靖就是奔著他們愛新覺羅去的。

而建州右衛。

這些年可不老實,劫掠遼東是他們的習慣了,遼東每年不知道有多少百姓要遭殃,錢財糧食被搶不說,他們還將百姓掠到遼東當奴隸。

這也就是欺負大明皇帝冇那個權力了。

換成漢唐,你外族這麼做試試。

所以嘉靖對建州發動犁庭掃穴,並非師出無名,但這些滿洲人就是,我能搶你,你不能來打我,你打我就是得罪死了。

王杲哪怕年歲還小,但也仇恨深種,發誓要找大明報仇。

此次嗅到機會,便毅然決然的投石問路,以一千兩黃金為誘餌,幫多貝台打出名聲來,好聯絡舟山的那些委員,從而獲取軍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