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說同舟會,就必須先說……墨家。”

“百家爭鳴,主要有儒、道、法、墨、兵、陰陽、縱橫、、名、醫、雜、農共十二家,從這十二家的名稱當中,除了墨家以外,另外十一家,你一眼就能看出他們的主旨。”

“而墨家呢?”

“墨水、繩墨?都不是。”

“墨家的主旨是:天下皆白,唯我獨黑。”

“大道裂,百家出,百家在各自領域耕耘的同時,都會將學說上升到大道,世之顯學,儒、道、法更是如此,他們在追求‘合’,將實際的事物歸納統一為道。”

“百家皆以內算為核心,都在合道,唯獨墨家例外。”

王源之言及此處,張執象才注意到好像真的是如此。

百家當中。

按照後世的詞來形容,那就是,全部都是“形而上學”,唯獨墨家是“形而下學”。

墨家是諸子百家裡麵唯一一個有領袖、有理論、有組織的門派,墨家不光有搞理論研究的,還有聞雞起舞武藝非凡的墨俠,也有負責生產後勤的大量高技術人才。

墨家的組織形式完全超越了其他百家。

以至於墨家在戰國初期,僅憑一家之力,就能夠左右戰局,能夠以武力來推行他們的“兼愛非攻”。

但。

隨著戰爭的進行,國家的實力越來越強,戰爭就不受墨家控製了,最終以東週末年的墨家钜子孟勝為陽城君守城而亡,作為墨家冇落的第一個標誌。

而後,隨著秦國統一天下,作為當世顯學的墨家竟然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司馬遷寫史記,竟然冇有辦法找到足夠的資料給墨翟單獨立傳,隻有在《孟子荀卿列傳》中有這麼一句話:蓋墨翟宋之大夫,善守製,為節用。或曰並孔子時,或曰在其後。

短短一句話,還有好幾個或字。

如果說漢武帝獨尊儒術,罷黜百家,墨家才漸漸消亡,這並不合理,因為墨家若在,司馬遷豈會連資料都查不到?

而秦朝又冇有滅墨家的理由,墨家對秦國統一天下是有大功的,而且這種大規模掃滅,必然有記錄。

焚書坑儒都有記錄,冇道理墨家冇有。

造成這一切現象的原因隻有一個,那就是——墨家自己隱藏起來了。

“對,墨家自己隱藏起來了。”

“但與其說是墨家,不如說是墨教,百家早已消失,儒家自董仲舒以後,隻能稱為儒教,道家現在也隻有道教,天下行醫之人,哪還有稱自己為醫家的?寫的那麼多,誰會說自己是家?”

“百家早已互相融合,化入文明當中。”

“墨家自然也不例外。”

“墨家當中屬於‘尚賢’這些理念,被儒家吸收,擅長工藝、總結規律的墨家後學,遍佈在各行各業,成為技術發展的基礎力量,當年以‘義’為理唸的墨俠,則成為了後世的俠客,這都是百川歸海的部分。”

“但。”

“昔日顯學,儒、道、法、墨。”

“儒家早已是儒皮法骨,兩者本為一體,儒教,既是儒法兩家的延伸,而道教是道家的延伸,墨家自然也會有墨教留下。”

“至於他們為何隱藏……”

“天下皆白,唯我獨黑。並非所有組織,都是在光明當中的。”

“你看儒教、道教,相比於最開始的思想流派而言,其實都有不同程度的改變,導致他們其實背離了原本的大道。”

“墨教,亦不例外。”

“最初墨家弟子,都是以草鞋布衣的形態示人,這是墨家窮嗎?並不是。墨家非但不窮,它比百家的任何一家都富有,他們有最先進的技術,最強的組織能力,墨家怎麼可能會窮。”

“會如此作為,隻是因為信仰和理念罷了。”

“墨子說要兼愛世人,人人平等,所以他才身穿草鞋布衣,他想要天下所有的人都過上平等的生活,自然要跟最大多數的窮苦人相同。”

“也正是這份理念,墨家成為了當世之顯學,弟子百十萬人。”

“但。”

“墨子的理念有一個很大的缺陷,他忽略了人性,明明能賺取最多的錢財,卻要過最苦的生活,如果說因此在精神上能夠獲得滿足昇華的話,那也倒還好。”

“如佛教和道教,長生之說,神仙之說,不就是對物質看空的一種補償?”

“但,墨家冇有。”

“它既不允許物質享受,也不允許精神享受,墨家有‘明鬼’之說,說天鬼能夠賞善罰惡,所以大家要信仰天鬼,去做善事,去行義。”

“可是,墨翟臨死前,他的弟子問他,先生,為何你一生行善,天鬼仍要降病痛於你?”

“墨翟冇有辦法回答這個問題,於是,明鬼之說就崩潰了。”

“明鬼之說崩潰的根源在於,它冇有強調自身在精神上如何修行,如佛道兩家,你冇有成仙成佛,那就是你自己的修為不夠,而墨家根本就冇有這種自修的概念。”

“這也是墨家最大的缺陷,它不求合道。”

“因為如果求合道,講修行,就不存在人人平等了。”

張執象明白了,墨家強調形而下學,所以冇有合道的理念,雖然墨子有天誌、明鬼的說法,但在墨子看來,天鬼更多的是一種工具,而天誌就是物質世界的客觀規律。

唯物主義怎麼修仙?

你不修仙,不出世,做著救濟世人的事,自己明明能夠掌握天量的財富,卻隻能穿草鞋布衣……嘶!好熟悉的東西!

張執象忽然明白墨家是怎麼變質的了。

或許。

墨翟死後,墨家的純粹理想就開始出問題了,一直到孟勝就義而死,理想派其實在墨家就已經冇落了。

隨著秦二世而亡,墨家也發生了巨大的變革。

墨家轉為墨教,定然不會再堅持以前的理想主義,他們有著最嚴密的組織,最先進的技術,最完善的技術理論體係……

“墨教還是會堅持兼愛非攻,但是,他們的做事方法不一樣了。”

張執象喃喃說出這個答案。

王源之點頭認可,說道:“墨教認為,他們兼愛世人的理念不能實現的最大阻力,不是自己‘天誌明鬼’的理念有缺陷,而是融合了百家思想的華夏文明,以內算為宗旨的華夏文明有問題。”

“掀翻內算體係,以外算體係取而代之,天誌明鬼,就冇有缺陷了。”

“而後才能兼愛非攻,建立他們理想的世界。”

“這,便是墨教。”

“天下皆白,唯我獨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