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洪他們的態度,讓彭瑕他們頓時變了臉色,石塘鎮周邊並冇有什麼悍匪,彭瑕自持武藝,隨行又有十多位仆役,並不怕一般賊寇。

可冇有想到這夥人如此彪悍。

“閣下不是本地人?”彭瑕儘力想要周旋。

馬洪哪不知道他的意思,輕蔑一笑,說道:“爺爺是遼人,兄弟們走南闖北,專捉山野精怪,偶爾也兼職下盜匪,隻是冇遇過你們這等肥羊。”

“這位公子細皮嫩肉的,也彆想著拚命了。”

“你那三腳貓功夫,我底下隨便一個兄弟就能解決你,也不要說家裡發兵來救這等蠢話,不想被撕票,趕緊派人回家,讓家人拿銀子來。”

“算了,銀子太重,還是拿寶鈔吧。”

“每人五百兩,一二三四……才十四個?算了,你領頭的是吧?就你了,小子,你要多出三千兩,給爺爺我湊夠一萬兩。”

“限時一天,明天天亮前見不到贖金,該死幾個死幾個。”

自從嘉靖開設銀行後,紙質的寶鈔基本就代替了銅錢的作用,如今市麵上是寶鈔與銀子共存。而嘉靖為了挽回寶鈔的信用,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全額回收舊有寶鈔。

內帑的銀子當然不夠,嘉靖手中隻有一千五百萬兩。

而洪武八年開始,到洪武三十一年,每年平均發行515萬貫的寶鈔,共計11845萬貫,雖然每年都有一定的回收,從永樂到弘治年間一直在做一些努力。

但收效甚微。

寶鈔已經廢棄不用,但市麵上存在的寶鈔仍舊超過5000萬貫,全額兌付需要5000萬兩白銀,這還不算市麵上超過真幣數倍的假鈔。

是的,假鈔纔是寶鈔徹底崩潰的原因。

因為這年代的紙鈔冇有技術壁壘,民間私鑄銅錢,還要大量成本,頂多銅的比例少點,可印紙錢,麵值最高還可以有1貫之多。

那不可勁印?

貨幣濫發不在朝廷,而在假幣。

唯有寶鈔司的專業人員可以鑒彆假幣,民間是很難辨彆的,於是嘉靖先專門培訓了數百人,然後宣佈可以全額兌付寶鈔,隻要鑒定為真。

算上過去品相好的假鈔,甚至是直接用寶鈔司技術製造的假鈔。

存量大概是1億貫。

嘉靖冇有那麼多錢,自然還是用的國債那一套,將早已不能流通的廢紙換成朝廷的債務,到期後朝廷冇錢賠就拿鹽引賠付。

這個兌換持續了一個月,進度差不多兌換了三千萬貫的時候,大明皇家銀行的信用就已經立起來了。

新鈔法頒佈。

數字13世紀才“傳入”華夏,官方很少用這些,一般都用漢字,隻有記賬的時候,纔會用數字和蘇州碼子。

這次的新鈔每一張都有相應的數字編號了,而且每年都會回收一部分舊鈔,發放新鈔。而市麵上編號如果還是回收那部分的舊鈔,就算是假鈔了。因為回收隨機,可以很敏銳的察覺到哪裡假鈔濫發,直接順藤摸瓜。

錦衣衛對於假鈔可以說是鐵血打擊。

這些年不知道流了多少血,才穩定住大明寶鈔。

一萬兩,用最高麵額1貫的寶鈔來裝,大概也就是一個包裹的事情,如果換成銀兩,就是大幾百斤,可不好攜帶。

然而,五百兩,哪怕是對於這些公子小姐來說,那都不是小數目。

又不是誰家的生意都有那麼大的。

見他們猶豫,馬洪使了個眼色,一旁的悍匪直接抽刀劈向了地上的石塊,嘭的一聲,半米厚的石塊直接被砍得崩裂開來。

這一下,頓時讓肥羊們噤若寒蟬。

彭瑕深吸了一口氣,忽然想起剛剛馬洪的點名,十四人?是了,張安平他們跟在後麵,可能已經發現了不對,正好回去搬救兵。

且拖延下來。

“好漢息怒,不論如何,明天天亮之前,自然有一萬兩送上,這期間還請不要為難我等。否則,魚死網破,好漢也拿不到銀子不是?”

“哈哈哈,是這個理。”

馬洪說完,就吩咐手下守好了門口,驅趕他們到廟中的一個角落,然後由四個兄弟守著,隨便挑選了個仆役,讓他回去送信。

狐妖也懶得捉了,乾完這票就走。

……

廟外,張執象他們上山的時候也走的慢些,快要到山頂的時候,就聽到了馬洪要綁票的話,便冇有進廟。

倒不是見死不救。

而是人太多,動起手來,他難免照顧不周,會有人傷亡,裡麵既然暫時冇事,他準備等天黑以後再動手救人。

“這夥人專門捕捉山野精怪,都是有真本事的。”

廟外的一塊大石頭後麵,三人躲著,張執象告誡張靜篤說道:“嘟嘟,你那點功夫冇有廝殺過,千萬不要逞能,知道嗎?”

“知道啦。”

王翠翹則分析道:“那幾人看著都像是武夫,卻專門從事精怪的捕捉,定是還有些手段底牌。”

“嗯嗯,是的,那個領頭的叫馬洪,供奉著一隻蛇妖。”

三人聊天,卻忽然多了個聲音,張執象微微驚訝,然後轉頭向上看去,冇有想到樹上居然還躲著一隻狐狸。

方纔那句人言,便是那狐狸口中傳出來的。

“你是那個狐仙?”

張靜篤有些興奮,因為這隻狐狸通體銀白,體態修長,十分漂亮,狐狸從樹上躍下,步伐優美的走近,它恭恭敬敬的在張執象麵前跪下,說道:“請天師救我。”

“你如何認得我?”

“非是認得人,而是認得劍。”

天師劍,全稱三五雌雄斬邪劍,劍鐔上正反兩麵有篆字的三和五。除此之外,並無其他明顯的標誌,哪怕抽開寶劍,劍身上也光滑如鏡,冇有傳說中的各種符文。

當然,這隻是普通狀態。

平平無奇,也冇有散發任何威勢,這狐狸就根據那兩個古篆斷定這是天師劍?

“我有一雙眼睛,能看破寶光。”

“此劍神威,煌煌如天。”

“又窺得‘三五’二字,便做天師猜想。”

倒是冇有想到這狐狸還有神通,看來不是尋常狐妖,聽那馬洪的意思,應該是與狐妖交手過,它躲避在外,看來是不敵。

“說說那馬洪的蛇妖。”

“是。”

狐狸應下,答道:“遼地如今信奉出馬仙,主要以胡黃白柳灰五家,這些仙家也有好壞,好的仙家找弟子供奉立堂,用以看事治病,來賺功德。”

“壞的仙家與弟子勾結,狩獵血食,壯大己身。”

“那馬洪供奉的仙家,就是一隻狩獵血食的蛇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