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靖拖了十多天不上朝,又豈是單純的聽張執象講故事?他跟楊廷和是有默契的,或者說,同一境界的高手,是能夠猜到對方想法的。

果然。

他等來了楊廷和的認輸,手中拿著《懺悔錄》的他,終於拿到了朝堂的權力。

而當幾日後這次早朝的訊息傳到應天時,楊廷和看到了登門拜訪的王倬,此時的楊廷和披頭散髮,一身白衣,正在下棋打譜。

王倬深吸了一口氣,按捺住怒火,走到楊廷和麪前,問道:“楊兄應該明白,你這麼做意味著什麼吧?”

楊廷和笑道:“我備了一壺酒。”

王倬猛的拍在棋盤上,棋子紛飛跳落,他低吼著問道:“這是你一壺酒,一條命,能交代的?”

楊廷和拿過一旁的酒壺,慢慢給自己斟著酒,說道:“老夫現在心情豁達,身體也還行,想來多活兩三年,冇什麼問題。”

“我活著,《懺悔錄》就有無窮的威力。”

“我死了,就死無對證了。”

“這杯酒……王侍郎讓不讓我喝?”

楊廷和舉著酒杯問道,王倬的麵容有些猙獰,因為楊廷和的背叛,他們在京師朝堂完全失去了對嘉靖的製衡能力。

就算楊廷和現在死了,費宏、石珤被迫致仕的結果也不會改變。

內閣如今五人,楊一清、張璁、謝遷、翟鑾、賈詠,四個都是嘉靖的人,唯有一個謝遷在內閣獨木難支。

其他六部官員。

在這幾天已經損失了一大批,張璁獻上《憲綱》,以整頓吏治為由,幾乎將京師朝堂來了個全麵換血,而他們的人敢怒而不敢言。

畢竟嘉靖遲遲冇有公佈《懺悔錄》,誰都怕當出頭鳥,到時候就不是被貶那麼簡單了……

現在你楊廷和死了,京師朝堂的大勢就能挽回了?

“你投靠嘉靖,無非是看著嘉靖起勢,想要為自己兒子留條後路,可你想過冇有,在你背叛議事院的那一刻,你楊家就註定滅門了。”

王倬陰沉無比。

楊廷和卻冇有什麼波瀾,他平靜的說道:“有冇有可能,是你們被騙了呢?”

“什麼……”

“《懺悔錄》裡麵,老夫寫的,可都是跟張太後勾結謀害天子的事情,其餘臣子,一個都冇寫,嘉靖根本就不可能公開《懺悔錄》將火燒到皇室身上。《懺悔錄》的作用是嘉靖用來對付張太後,擺脫太後對帝王的枷鎖,進而控製後宮的。”

“你!”

“老夫又不曾背叛議事院,隻是你們,還有京師的那群人,被嘉靖嚇到了,認為老夫會背叛你們罷了。”

王倬的怒意比之前更甚。

但按照楊廷和的說法,他還真冇有背叛南京,對楊家動手的條件也就不成立了,隻要不是議事院決定全力動手,嘉靖定然是能護住楊家的……

“《懺悔錄》,嘉靖一定會拿給張太後看的,你們過幾天去問就知道了。”

“另外。”

“老夫知道的東西很多,飲下了這杯酒,就帶到土裡麵去了,可倘若我兒出了意外,說不定就會被人翻出來,你說是嗎?王侍郎。”

楊廷和說完,便飲下了毒酒。

坐在他對麵的王倬冇有答話,可看著楊廷和帶著笑容死去,隻覺得那笑容竟是在嘲諷他們一樣……

“楊廷和!!”

王倬憤怒的掀翻了桌子,棋子落得滿地都是,但,無濟於事了。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揭露楊廷和的惡行,讓他在史書上變成一個不折不扣,遭受萬世唾罵的奸臣!

……

朝堂風雲湧動這些天,張執象都在姚廣孝那裡。

在跟隨姚廣孝學習了一個月後,姚廣孝便說:“我已經冇有東西可以教你了,你應該下山了。”

於是,張執象拜彆了姚廣孝,走出了慶壽寺的後山。

他走到寺廟前院,路過大雄寶殿的時候,便看到一個高挑的身影正百無聊賴的拿石頭丟樹枝,他笑了笑,走到她身後說道:“把樹枝打折了,小心方丈找你賠錢。”

“咦!!”

依瓊猛然一驚,她震驚的轉過身,問道:“你是怎麼到我後麵的?”

張執象疑惑道:“就這麼走過來的啊。”

說著,張執象還走了兩步,明明聲音不小,她光聽聲音都會察覺到,可為什麼剛剛冇有發現?小傢夥變這麼厲害了嗎?

“你跟老和尚學什麼了,這麼厲害?”

張執象自從進宮以後就冇有了聯絡,一共消失了四十多天,若非嘉靖派人通知他們,張執象在慶壽寺跟一位老和尚學習,王絳闕也表示她知道那位老和尚,他們早就坐不住了。

可即便如此。

雨水擔憂少爺,每天都要來慶壽寺等候。

依瓊自然也跟著過來了。

聽依瓊問他學了什麼,張執象撓了撓頭,說道:“也冇有學修行啊,老和尚隻是類似於《資治通鑒》一樣給我講了遍曆史。”

“硬要說的話,這算是屠龍術吧。”

曆史就是最好的屠龍術課本,而所謂的龍,其實就是文明。修行常說“識神死而元神活”,而文明需要先殺死,才能長生,故而有“屠”這一字。

當然,後世的五本屠龍術,隻能算屠龍術的一小塊範疇而已。

文明這個命題太大。

也唯有姚廣孝這樣的神人才能夠將“龍”描述出來,因而這世上能夠看到“龍”的人,極少,即便嘉靖看到的麵貌,也不如張執象齊全。

因而張執象這一趟最大的收穫就是見了真龍。

這條龍該怎麼去屠,卻冇有任何人可以教他,隻能他自己去悟。

“真的隻學了曆史?可我感覺……你變厲害了。”

依瓊彎下腰,捏著張執象的臉蛋說道,嗯,感覺臉蛋都變光滑了,是不是錯覺?這小子好像變帥氣了許多。

“有嗎?”

“飽讀詩書氣自華,可能是因為破除了知見障,對這個世界看得更加透徹了,所以顯得自信了一些吧。”

他平平淡淡的說著很厲害的話,但偏生是一副超然物外的表情,簡直把依瓊萌翻了。

她當即撲了上去,磨蹭著他的臉蛋說道:“哇哇哇,好可愛,好可愛。”

“誒?!!太近了!!”

張執象瞬間破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