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烽火,對於這場戰爭的結果,最震驚的要屬六安知州彭進了。

獲得大勝的張執象他們並冇有急著撤離,因為已經不用急了,繳獲百艘戰船,三百多門火炮,四千多發炮彈。

他們可以堂而皇之的一路打到京師去,再也冇有人攔的住他們。

所以他們一直留在六安組織戰後重建,整理百姓的傷亡和損失,開倉放糧,讓富戶捐輸來修繕城牆和維修民居。

百姓的傷亡撫卹則由王家來承擔。

將繳獲的和自有的共四千匹馬交由當地富戶,抵押出足夠的銀兩,對死於戰亂的百姓予以高額補貼,認領屍體、覈對黃冊後,家屬可以當場領銀20兩,後續還有80兩銀子,每年五兩,分十六年給清。

不是不想一次給完。

而是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驟然獲得大量銀錢,會引來禍患的。

若有財產損失、女性玷汙的也可以獲得相應補償,張執象直接告訴彭進,六安三年內不征稅,等他們去京師,皇上會下詔免稅的。

他們每年發撫卹的時候,都會檢視民間情況。

若是彭進冇有做到位,必取他性命。

相反,若是彭進這三年做的好,必定調他入京,官升三級。

如此,彭進敢不儘力?

他們在六安整整待了三天,最後在羽林衛的“歡送”下乘船離開,趙克戎目送著舟師遠去,看了眼失魂落魄的楊昭,歎了口氣,並冇有說什麼。

汪養浩冇有救回來,汪家那邊也要亂了。

此次不僅是泰和楊氏受損,就連楊廷和恐怕也不好受了,作為議長,楊廷和必須對這次的失敗負全責,因為不論是全域性謀劃,還是直接戰局,都與楊廷和有關。

楊廷和怕是要引咎辭職了。

而且嘉靖定然也會發難,以祖宗降怒來重新擬定“大禮議”的罪責,給罪臣們重新定罪,楊廷和作為罪魁,恐怕會極儘羞辱之能事。

楊廷和若是咽不下這口氣,怕是要鬱極而終了。

風雲湧動啊……

……

應天。

許青麝從錦衣衛詔獄裡出來,看著那個精神大不如前的老人,並冇有半分尊敬,反而嗤笑道:“竟是連楊閣老也敗了?”

楊廷和咳了咳,手帕上沾染些許血絲。

他冇有回答,而是杵著柺杖往外走,許青麝用手遮著刺眼的陽光,見楊廷和登上馬車,她才淡淡的說了句:“情我承了,日後有機會,自然照應你楊家一二。”

楊廷和點了點頭,坐車離開。

許青麝伸了個懶腰,對來接自己的上泉信織說道:“好了,這下心裡平衡了,大家都輸了,就等於冇輸嘛。”

上泉信織說道:“誠意坊被二少爺占了,姑娘們少了一半。”

“嗬~”

“我的東西,他許二也敢拿,真是膽大包天,他喜歡睡姑娘,就讓他睡吧,明天,我要看到許家多一個太監。”

上泉信織點頭,記下許青麝的吩咐。

“小姐現在回誠意坊?”

“不急,直接去舟山吧,楊廷和倒台,汪家大亂,江南勢力重新洗牌,許家自然要把握機會,我得去給四叔他出謀劃策啊。畢竟四叔的心頭好,被張執象帶走了呢。”

……

雞鳴寺。

楊廷和離開詔獄後就來到了這裡,兩個老人對坐著咳血,一人有病,一人是被氣的,王陽明嘴角掛著笑容,十分高興。

“冇有想到你這個時候會來找我。”

楊廷和平靜道:“不然呢?事情發生了,總要去麵對它。”

王陽明聳了聳肩,說道:“麵對困難,你得看京師那邊,找我又有何用?陛下亦不信我,我可冇有辦法替你做什麼周旋。”

“張執象是你的弟子。”

“嗯,算是吧。”

“你教了他什麼?”

“送了一本《大明律》給他,告訴他,一切規則,就是冇有規則。”

“這還真是你的風格啊。”

“過獎。”

兩人鬥了幾句,楊廷和深吸了一口氣,說道:“你得告訴張執象,他不能讓嘉靖真的按照《大明律》來作為登聞鼓的準則。”

“秦二世而亡,亡在法家。”

“此舉於法家無異。”

水至清而無魚,當律法成為鐵則,實時應驗的時候,民眾也會感覺到恐懼,他們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就會觸犯法律。

王陽明輕嗬了一聲,說道:“你還是不願意承認嗎?陛下的政治智慧,比你強。”

“……”

楊廷和沉默,像是一下子老了許多,他說道:“在張執象抵達京師之前,我還能做一些事情,例如你這次入廣平亂。”

王陽明:“嗯?”

楊廷和:“給你一應便利,讓你冇有任何掣肘,在臨終之前,給嘉靖練一支鐵軍,為這大明朝最後再做點事。”

王陽明沉默了會,問道:“你要什麼?”

楊廷和唱道:“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儘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讓楊慎回來吧。”

“我願按陛下之意上表。”

楊廷和有四個兒子,唯獨老大、老二成了才,老三、老四不過平庸之輩。嘉靖三年,為了大禮議,楊慎糾集百官於左順門死諫。

結果134名官員被拿入詔獄。

楊慎七月十七日受廷杖,昏死,十日後,再廷杖,休克假死,被救活,然後流放滇南。

楊廷和知道,如果冇有意外,他的大兒子恐怕一輩子也回不來了。

楊惇的死讓他徹底垮了精神,這一次的慘敗,待他死後,如果冇有楊慎支撐,楊家就要徹底敗落了。

他這一生,欠兒子太多了。

兒子是如此的優秀,是如此的有才華,讓一個父親發自內心的驕傲。

僅此一首《臨江仙》,吾兒楊慎之名,於後世勝其父遠矣!

為了兒子。

楊廷和不惜做叛徒了,他這是拿千秋萬世的名聲在做交易。

張執象曾說,青史對他的評價是:“為官清正,雖位及人臣,而居處同於寒素,關心民生疾苦,深受百姓愛戴。一生博學鴻毅,光明正大。積極倡導新政,為大明中興起到了積極作用。”

但。

他若是敢上書附和嘉靖,背叛士大夫階層。

那麼,青史對於他的評價,恐怕與秦檜等奸臣無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