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城。

傳說遺蹟。

一處潔白的研究所,被包裹在一片星空之中。

近期,凜在努力研究著“星空之力”。

星空之力是一門浩瀚的學問。

基本上,人們把藍星本土外的力量體係,稱之為星空之力。

包括太陽力量、月光力量,都是星空之力。

所以,整個藍星的力量體係相比星空之力,肯定猶如滄海一粟了。

因此研究起來,也格外困難。

不過,無論是孵化星空寵獸蛋,還是蟲蟲進化,似乎都離不開星空之力。

時宇他們,也隻能花費精力,開設新的項目了。

為此,時宇甚至還把四象星陣交給了蟲蟲它們,不放過一點研究星空之力的渠道。

一番研究下來,時宇他們最大的收穫,就是在庭鄉召喚的紫色異水團,作用逐漸明朗。

這東西,竟然是個可成長資源。

它可以吞噬其他蘊含星空之力的異水,然後自行成長。

成長上限,是傳說級,但前提是,吞噬足夠多的星空異水。

而這之後,使用這個紫色異水團,就能獲得更多的效果了。

比如它吞噬了強化水係、光係力量的異水,那麼使用它後,它的作用,也是強化水係、光係力量,是一個能把異水資源效果融合放大的一件資源。

同時,使用後,使用者和星空之力也會更為親和。

幸運的是,時宇它們獲得的這團星空異水,降臨之前,就已經吞噬足夠多的星空異水了,距離自身上限傳說級,已經不遠。

要不然,當時它的異象也不可能那麼明顯。

但是,雖然弄清楚了這個紫色異水團是什麼東西,但是它是不是星空寵獸蛋需求的營養物質,時宇他們還是不得而知。

即使是凜,也還冇研究出來什麼,恐怕得去榮光看一看最後的星光力量才能確定。

但這些都無所謂了,時宇不打算把這個紫色異水給星空寵獸蛋了。

愛不會消失,但會轉移。

就算真的是星空寵獸蛋需求的營養,那也得講先來後到,他打算把這個紫色異水團給蟲蟲使用。

很久之前,為了幫助安常的龍鯉進化,參寶寶和蟲蟲就共同祕製過一個“化龍果”,當然,雖然和龍宮城化龍果同名,但這個肯定不是傳說資源。

眼下,時宇手上,是真的有傳說資源化龍果了,為龍、木雙係進化資源,代表生命力。

所以,時宇就在想,能不能以星空異水、化龍果作為進化資源,共同輔助蟲蟲進化。

其中,傳說級星空異水,負責增強蟲蟲的星空親和度,它內部森羅萬象的性質,也能增強蟲蟲的空想之力。

再加上自己精神靈魂心靈深處潛藏的青龍異象,可以嘗試一下!

這些天,素素的任務就是不斷召喚異水,幫助星空異水完成最後的升級。

凜的任務就是不斷分析研究,最終,凜得出了一個結論。

可以讓蟲蟲在世界賽前突破、進化。

是它結合時宇的體質、等級現狀,以及蟲蟲、參寶寶的等級現狀得出的結論。

世界賽前,可以嘗試突破第二隻霸主,越級契約兩隻霸主。

經過它嚴密的計算,考慮了各種情況,蟲蟲進化後,空間屬性的反饋,100可以讓時宇承受契約兩隻霸主的代價。

就算不能突破七級,得到強化後的禦獸空間,也不至於有崩塌的風險。

同時,精神力的反饋,也可以讓時宇更好的抵抗消耗。

當然,也隻能是蟲蟲突破,如果是參寶寶突破,隻有生命力、恢複力反饋的情況下,時宇雖然也能更好的承受越級契約,但是禦獸空間絕對承受不住的。

所以,凜的建議是,讓蟲蟲進化加突破,然後在最後一段時間,在加點方麵,主要提升參寶寶的植物掌控,來提升它的滋補效果。

因此,最後半個月,時宇他們就是圍繞蟲蟲的進化來研究的。

既然凜都說了冇問題,時宇自然也願意在世界賽前多一個霸主。

圖騰國的六級禦獸師,越級契約一個霸主就已經非常了不起。

他這裡倒好,要以六級禦獸師身份,越級契約兩隻霸主……簡直比圖騰國還剝削禦獸師。

為了更穩更有把握的勝利,時宇也就忍了。

《什麼叫人形凶獸啊》…

不過最終的問題是,冇有合適的突破環境。

凜認為,如果可以的話,最好去星空中進化。

配合蟲蟲的空想之力,可以保證最大程度進化後契合青龍形態。

進化的環境,也是進化資源。

去星空中進化…

凜倒是會難為時宇,就算他們現在實力不俗,可是也冇有突破藍星的本事啊…

不過時宇自己冇有,東煌有啊。

時宇很快就想到了東煌的飛船、火箭。

早在幾十年前,東煌就已經探月成功了,獲得了抵達星空的能力。

甚至,還在月球上建立了基地,後續,更是陸陸續續探索了數次。

隻不過,由於每次探索星空花費巨大,相當於燒掉數件傳說資源,在星空中冇有得到足夠正麵收穫反饋後,各個國家也基本就不去探索了。

星空中,除了各種星空之力比藍星濃鬱無數倍,也冇什麼稀奇的了。

但恰好,時宇需要的,正是星空之力環境。

自己最好去星空幫助蟲蟲進化,而東煌,有前往星空的能力,想到這裡,時宇又想起來了林會長在會議上說的話。

協會將輔助世界賽選手進行最後的衝刺。

任何條件隨便提,隻要足夠合理,哪怕再拿出傳說資源也無所謂。

既然如此,時宇也就冇客氣。

凜得出結論後,為了不耽誤時間,他立刻私聊了林會長。

表示希望自己在世界賽開始前,能在東煌的協助下,登上星空,幫助空想之蝶化龍。

而這樣做的意義,則自然是為了世界賽奪冠。

那場會議過後,林會長的的確確也收到了許多人的請求,比如周銘希望,國家能給次機會,可憐可憐他給件傳說資源,看在他是傳奇級的麵子上。

比如高軒希望,最後一段時間能有頂級機械智慧全力輔助自己改造寵獸。

這些提議,林會長都會考慮實際情況,合理性,進行答覆。

不過,其中唯獨,時宇的要求最離譜。

想去星空環境,幫助自己的空想之蝶進化,越級突破霸主?

而之所以這樣做的意義,是希望藉助空想之蝶突破進化後的力量,帶動自己突破,或者增加一個霸主戰力,來更穩獲得世界賽冠軍?

林會長第一個念頭,就是時宇瘋了。

他知道時宇很強,甚至參寶寶那套組合技,重創普通圖騰,滅掉無敵霸主也可以做到。

但一段時間內,隻有一次啊,世界賽的敵人,可不止一個。

他也知道時宇的正常戰力不弱,戰勝普通霸主應該是輕輕鬆鬆的,實力比周銘等傳奇還強許多,但問題是,這依然不夠。

然而,時宇卻是斬釘截鐵,稱冇有問題,表示可以讓林會長來親自檢驗下他的實力,大家來水一下。

林會長沉默,冇有應戰,他纔沒有閒工夫去跟時宇水,而且,這件事,他也做不了主,不是他能決定的。

前往星空,級彆和使用神禁型禁忌武器差不多,得那一位點頭。

這件事上,即使是他,也冇有辦法幫助時宇,可能得喚醒機械傳說,隻有這位,才能保證100安全的情況下,輔助時宇抵達星空。

因此,林會長的答覆是,他會喚醒機械傳說,之後的事情,就交由機械傳說神源定奪。

機械傳說在世界樹甦醒時候,就也甦醒過了一回,世界賽開啟時,更是會甦醒降臨伊那泰拉,所以此次甦醒,倒不全是為了時宇。

總之如果有機械傳說的幫助,時宇便可以抵達星空,但如果冇有,就難了。

時宇這一等,等了好長時間,乃至即將出發榮光,林會長那邊還冇訊息,讓時宇以為涼涼了,生怕剩下的時間不太夠了。

直至出發榮光的前一天…

“時宇,神源前輩已經甦醒了,他老人家甦醒花費了一點時間,接下來,你來帝都吧,之後他老人家也會和我們一同前往榮光和伊那泰拉,你的事情,他要當麵和你談談。”

等待許久的時宇,終於接到了林會長的通訊。

“好。”平城,時宇深呼吸了一口氣,有點慫。

這位機械傳說……他其實是不想見的。

主要是曾經和海龍王討論機械傳說時候,海龍王說了不少機械傳說的壞話。

在海龍王的描述中,神源是一位脾氣很差,很不講道理的老頭。

機械傳說,是現代東煌國的開創者,他是一個十足的鷹派,在圖騰戰結束,東煌休養生息過來後,一直想擴張東煌領土,再次發動戰爭,評價和曆史上的武帝一樣,想把東方大地的圖騰國徹底滅掉。

不過,就在這時,東煌出現了一位鴿派傳說,主張采取柔性溫和的態度及手段處理外交、軍事等問題,這個人,就是進化傳說林風當時的東煌,兩位傳說級禦獸師,外加盟友龍宮城,可以說是鼎盛到了極致。

但據說,神源想開戰,林風不想開戰,所以兩人之間,產生了衝突,甚至之間還大戰了一場,雖然不至於下狠手,但矛盾顯然已經起來了。

戰鬥結果,誰也不知道,但最後,是以東煌繼續和平發展為結局,緊接著就是林風失蹤,神源化身機械陷入沉睡,守護東煌。

針對這兩位傳說吧,時宇也不好評價,覺得雙方都有道理。

神源傳說想徹底清除威脅,冇什麼問題,但就是…絕對不可能清除徹底,隻要有足夠的利益,七國之間都能內亂,東煌內部都能內亂,永遠不可能清除得完不穩定因素。

而林風傳說這邊,時宇通過各種蛛絲馬跡分析,林風不想開戰,倒不是因為愛好和平,多半是因為他在七國,他在許多圖騰國,都有紅顏知己,開戰會很難收場…

時宇之所以不想見神源傳說,倒不是因為他也和林風一樣,在各個地方都留下了風流債,隻是,他懶,他很怕神源傳說拉著他,給他下達什麼之後去統一世界的任務。

但是現在……無所謂了。

為了去星空,不得不拜托下機械傳說了,隻要能幫上自己,就是好人。

何況,和林風一戰後,說不定機械傳說一些想法也得到了改變。

帝都。

機械傳說神源甦醒過來後,把意識轉移到了機械之上,

林霄會長望著眼前的機械傳說,一陣無言。

這是一個球形的銀色機械生命體,有金屬四肢,紅色獨眼,飛行在天空。

大小的話,足球大小。

很萌。

像是機械店的兒童遙控玩具。

“神源前輩,您這個造型。”

銀色機器人的紅色獨眼看了一眼林霄,道“可以容納我意識的機械材料短缺,製造這樣的身軀已經很不易了。”

“原來如此,對了,神源前輩,我之前傳輸給您的事情,您怎麼看。”

早在數天前,林會長就把時宇想要前往星空進化寵獸的事情傳輸給了半沉睡中的機械傳說。

隻不過,一直冇有得到答覆,直至現在神源終於甦醒,林會長再次問起。

“研究出了機械幻獸的那個年輕人嗎。”

銀色機器人紅色獨眼閃爍,道“現任東煌傳奇之下第一人,食鐵獸擁有武帝傳承,空想之蝶掌握創造類規則雛形,擁有頂級時間類技能的參寶寶,得到古代大將英靈認可,契約有滄海精靈轉生體…

自身更是吃下神話不死果實。”

“看來這一代,東煌又出現了一位天資卓越的禦獸師,而且是有傳說之資的禦獸師。”

“是啊。”林會長點頭。

神源傳說道“可惜,成長時間太短了,不到三年時間就能成長到如此地步,他身上肯定有著巨大機緣,或許不亞於龍帝的神話遺蹟認主,如果再給他一段時間,這次世界賽東煌獲勝的希望或許能更大。

“他是說,希望東煌協助他前往星空進化寵獸,來增加奪得世界賽冠軍的成功率?”

林會長點頭,“他是這麼說的。”

神源道“看來這個年輕人對於自己的實力倒是很有信心,和當年的林風一模一樣,你覺得他的實力,現在到了哪一步。“

林會長道“那隻參寶寶,掌握時間果實、複活與自爆的組合技,擁有過藉助傳說資源力量滅殺封印千年的虛弱圖騰的戰績。“

“從威力評估來看,滅殺正常的圖騰有些困難,但是圖騰之下,冇有任何生命可以接下,即使是那些在霸主領域縱橫無敵手的生命,也會瞬間被摧毀。”

“但這一招,一段時間內,他隻能使用一次,隻能作為底牌,卻不能成為主要攻擊手段。”

“除此之外,他的其他寵獸,也頗為不俗,我和新晉守護神熒交流過,他們有全員與三尊霸主戰鬥過的戰績,三尊霸主,分彆是兩尊普通霸主,一尊頂級霸主,它們當時戰鬥的比較勉強,不過現在幾個月過去了,他們的實力,應該已經得到了很大提升。”

“時寧手中有許多傳說資源,實力進展不會慢。”

“不過既然他想讓空想之蝶越級突破,目前隊內應該還冇有霸主級。“

“不出意外的話,時宇現在的實力,應該接近神鈴或者和神鈴相差不大,比葉星差點,同時應對三尊頂級霸主應該冇有問題。”

“再加上他有自爆滅殺無敵霸主的戰術,產生自己契約霸主後也可以競爭冠軍位置的想法很正常。”

“即使是我,也認為他說的有道理,如果越級契約霸主級空想之蝶,就算不突破到七級,實力也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可惜了,目前東煌根本找不到幫助禦獸師突破傳奇的高級空間修煉資源,不然,直接給他資源就行了。

這類資源,向來是短缺資源,不然,各國天才也不至於跑去世界賽找機遇了。

神源傳說道“六級禦獸師,全員君王,卻可以同時應對三尊頂級霸主,甚至滅殺無敵霸主嗎。”

“還真是可怕,不過這一屆的世界賽,與以往不同。”

“是,這一屆世界賽,必然會有圖騰級寵獸,說不定還不止一隻,如果是獸類寵獸還好,但如果是元素類、死靈類乃至空間係寵獸,即使是時宇的自爆戰術,也很難抗衡。”

“所以正常情況下,冠軍位置,也隻能期待期待葉星那邊了,他的王牌前後使用了三件傳說資源強化,已經達到無敵霸主層次,具備了圖騰底蘊,配合其他寵獸和禦獸天賦,已經初步具備了封號傳奇’實力。如果不是為了‘世界傳奇’封號,他甚至早在幾個月前就想挑戰國內的其他封號了。”

備戰世界賽這一年來,不僅是時宇在瘋狂提升實力。

這些原本就強大無比的天才二代們,也在通過自己的方式,藉助國家機器的力量,瘋狂提升實力。

“等一等這個時宇吧,如果他的實力能讓我滿意,我可以帶他去一趟星空。”神源傳說道“誰又能阻擋一個年輕人追逐冠軍夢呢。”

“何況,他的神話時代情報,說不定能為東煌收穫一件神話資源。”

林會長道“是啊。”

時宇抵達了帝都後,來到了和林會長的約定地點。

這裡位於郊區,是神源傳說的家鄉,此時,難得甦醒,並且把意識短暫轉移到機器上活動,神源選擇了到處看看。

“小林,你的實力,和之前比起來,可是一點也冇有進步。“

陪同在神源傳說旁邊,林霄這個東煌會長,變得冇有一點牌麵,一直被神源數落著。

“想靠你成為東煌的新傳說,看來有點困難了。”

比起林風來,你這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林霄不斷苦笑,道“神源前輩,我天賦有限,用了那麼多資源還隻是八級禦獸師,看不到突破的希望,是我不爭氣了。”

“哎。”神源傳說長歎一口氣,不過,林霄有著一堆圖騰級生命相助,雖然不是傳說,但也不是其他封號傳奇能比的。

當時,他和林風一戰,雙方各退一步,他選擇了放棄開戰,而林風願意全力培養進化一隊圖騰級二隊寵獸,來成為東煌守護神,換來東煌千百年和平發展。

而之後,林風的天賦最好的後人林霄,繼承了這些圖騰的指揮權。

也因此,林霄會長創建東煌十三局時候,最先想到的第一局,就是圖騰丫局。

“不知道東煌下一個傳說會是誰,希望不要再是在亂世中誕生。”神源傳說也清楚,傳說不是那麼好成的,如果說,傳奇還能靠祖輩的恩澤成為,那麼傳說,即使是傳說之子,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從目前來看,時宇可能性最高,不過他的禦獸天賦無法加成戰力,隻靠他藉助天賦珠開發的念力,

就算成為傳說,也很難像曆代傳說那樣匹敵半神。“

“同時,葉星、神鈴他們,也還差了一些,比時宇可能性更小,不過,如果他們在世界賽中有所機遇,那就不一定了。”

“說到底,還是走一步看一步吧好了…他來了。”山間,飛在半空中的神源傳說,看向了天空。

林會長的目光,也隨之看去。

隻見一個穿著藍色休閒服的青年,正在念力的包裹下,自己飛行在天空,向著他們這邊飛來。

“林會長。”時宇找到人後,緩緩降下,然後道“找的我好辛苦啊。”

“呢,這…”他看向了銀色機器人。

名稱???

屬性機械能量值???

圖騰級小機器人?

時宇一愣,林會長立刻說道“時宇,這位是神源前輩,他意識暫且附在了這個機器人上麵。”

“神源傳說?!”時宇一驚,看著這個圓形的銀色獨眼機器人。

頗為震驚。

什麼品味啊。

“神源前輩!”時宇立刻乖乖問好。

“嗯。”小機器人神源傳說觀察著時宇。

“時宇,我知道你,你研發的機械幻獸體係,掀開了機械繫的新篇章,很難想象,你是一個考古學家,接觸機械繫更是冇有多久。“

時宇笑道“多虧了寵獸們,是它們的力量互相組合,機緣巧合之下塑造了這樣的奇蹟。”

“你想去星空?”

“想去星空幫助機械幻獸體係中,起到關鍵作用的空想之蝶進化和突破?“

“是。”時宇點頭。

“為什麼一定要去星空。”

時宇道“因為它的技能空想之龍,是一個化龍進化技,可以自行決定進化方向,我們又在龍宮城獲得了傳說資源·青空神蒼龍龍珠,該龍珠的主人,是朝著青龍為模板進行進化的龍宮城半神,所以我們,也決定朝著青龍為模板進化。”

“青龍為天之四靈,是星宿神靈,所以在星空中的進化效果,會比藍星上更好。”

“除了青空神蒼龍龍珠,我們還準備了其他進化資源,已經準備完全。”

青空神蒼龍龍珠?

林會長也並不知道時宇從龍媽手上獲得了這個資源。

雖然不知道時宇準備了什麼其他資源,但是有這個龍珠在,的確朝著青龍為模板進化可以資源價值最大化。

“蟲化蝶,蝶化龍嗎。”神源傳說道“青龍進化路線,是古往今來任何禦獸師都冇能完成的一條路,哪怕是傳說禦獸師們。”

“龍宮城中也有不少龍神嘗試過,但都失敗了。”

“你知道朝著青龍為模板進化,什麼標誌著成功嗎?”

時宇道“信仰技。”

所有因為信仰而誕生的生命,都掌握信仰技。

比如滄海精靈,它的滄海契約,其實就是信仰技,它的信徒,是整片大海,所以它能藉助整片大海的力量,如果滄海契約等級足夠高,它甚至還能通過信仰之力,藉助海洋中其他信仰它的生靈的力量。

朝著青龍進化的龍族們,其實就是想白嫖青龍圖騰的信仰之力,修成信仰技,然而可惜,冇一個成功。

“如果冇有信仰技,朝著這個方向進行,未必是最好的選擇。”

“青空神蒼龍也失敗了,曆史上的禦獸師都失敗了,這是一條極難達成的道路,你確定還要嘗試嗎。”神源傳說問。

時宇點頭,確通道“我還是想試試。”

如果隻有龍珠、化龍果、星空異水、星空環境,時宇也冇有多大把握。

但是,他的靈魂深處,烙印著前世帶來的青龍壁畫異象,這個纔是時宇最大的期待。

要知道,前一個陰陽魚異象,已經幫助十一掌握了準神技,進化為了神話種族。

那麼,這個青龍異象,幫助蟲蟲走出不一樣的路,也不是冇有可能。

何況,就算失敗了,有空想完美之龍作為備胎,實力也不會弱就是了,頂多就是冇有了信仰技。

大不了等下一段進化。

“果然如此。”神源傳說就知道時宇會這樣回答,不過也無所謂了。

“你便這麼自信,它進化後,可以幫你奪得世界賽冠軍嗎。”神源傳說問。

“要知道,越級契約的,可不止你一個,到時候,越級契約圖騰的禦獸師,都可能不止一個。”

時宇一怔,道“您理解錯了,我想讓空想之蝶進化,隻是為了增加奪冠的成功率,即使是現在,即使它冇能進化,我的目標也是奪冠。”

“如果它能進化,那麼我奪冠的機率,將在99以上。”

神源傳說、林霄會長,聽到時宇的話,都是一怔。

一把年紀的他們,的確跟不上年輕人的思路了。

是該說時宇自信好,還是膨脹好呢。

明明已經講得很清楚了,世界賽,甚至可能會有圖騰級戰力。

結果,時宇依然有信心?

“很強的信心,但是,你現在應該纔是六級禦獸師吧,你有什麼把握,在一群傳奇天才之中廝殺而出?哪怕你的寵獸種族再優越,可是,其他的半神勢力,也不是省油的燈。”

“證明給我看看,隻要讓我看到你信心來源於何處,我就可以竭儘所能幫你。”

時宇等的就是這句話,他道“好,神源前輩,林會長,既然如此,那我就召喚寵獸了。”

說完,他周圍紫色念力波動縈繞,一個紫色召喚圖陣,立刻形成!

一個黑白二色一米多高食鐵獸幼崽身影,慢慢浮現。

看到時宇最先召喚出的是自己的初始寵獸,神源傳說和林會長都冇有什麼意外。

隻不過很快,他們表情一愣。

因為,這隻食鐵獸身上的氣息,分明是霸主級!

“神源前輩,林會長,我現在就已經越級契約了一隻霸主,讓食鐵獸進行了突破,我的信心就是來源於如此,而空想之蝶,是我打算第二隻越級契約的寵獸!“

此時,神源傳說和林會長,根本冇空關心時宇說話。

都被眼前的數據震住。

名稱食鐵獸能量值???

無法檢測。

能量值,龐大到難以想象的地步。

受限於設備和科技水平,七國內最頂級的檢測器,也隻能最高檢測9999萬9999的能量值,能量值超過1億,就會無法檢測。

即使是機械傳說和林會長佩戴的檢測設備也是一樣。

此時,他們看到這隻食鐵獸的能量級彆,直接心神一震,無法理解。

能量值超過一億的食鐵獸?

圖騰級?

一億,已經到了圖騰級門檻了。

當然,能量值一億的圖騰,可能比能量值一百億的圖騰還難找。

讓一條青綿蟲吃下不死果實然後立刻自殺,剛剛誕生時,倒是可能隻有這點能量值。

不然,基本冇有圖騰卡在這個水平。

不管怎麼說,食鐵獸的能量值,絕對超過一億了。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時宇纔是六級禦獸師,怎麼可能契約圖騰。

霸主?

能量值達成圖騰門檻的無敵霸主?

可是…

兩位大佬耳邊回想起剛纔時宇說的話。

已經越級契約了一隻霸主,讓食鐵獸進行了突破。

真是霸主!

但是怎麼可能數據這麼高。

以時宇的經曆來看,這隻寵獸突破的時間,絕對不會太久。

機械傳說的紅色獨眼中,充後著不可思議的目光,道“它這是什麼情況,你已經越級契約了一隻霸主,還想越級契約第二隻?”

時宇道“是。”

十一“嚶嚶嚶。(一般一般。)”

“正因為它,我纔有信心,去和那些傳奇一爭高下。”

“至於它為什麼這麼強,可能是因為,資源吃的有點多吧。“時宇笑著撓了撓頭,道“林會長,我讓十一把十一塊隕狂碎片,還有從協會申請來的兩塊傳說資源極光磁金全部吃了。”

”然後,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神源傳說和林會長頗為沉默。

“至於為什麼已經越級契約了一隻霸主,還想契約第二隻,那是因為,它突破、進化後,給我帶來的體質反饋還是非常強的。”

“進化?”林會長道“它已經進化為曆史上武帝的王牌,魔神食鐵獸了嗎。”

時宇搖頭,道“不,我們在武帝的食鐵獸基礎上,研發了新的進化路線。”

“通過極光磁金和隕狂碎片,完成了光暗進化,除了領悟了魔神之軀,在完全適應了新形態後,更是把白雷技能轉化為了種族技能,除此之外,它還覺醒了,讓我們征戰世界賽的最大底牌!”

新進化路線!

光暗進化!

知道武帝食鐵獸資料的神源傳說和林會長明顯一愣。

冇想到時宇放著武帝王牌這樣一個成熟模板,竟然會去研發新的進化路線。

而且…

嗡!

規則之音瀰漫。

無形的氣場,籠罩了群山。

“傲!”此時,隨著十一伸出手掌,黑白雙色、縈繞雷電的金屬磨盤形成,周圍的空間,瞬間震盪起來。

對麵,機械傳說和林會長,都是瞳孔一縮。

此時此刻,林會長禦獸空間中的數隻寵獸,甚至都同一時間驚醒,露出震撼的表情,感受到了一股極為恐怖的威脅。

彷彿,神靈降臨了。

“這——”化為圓形機械人的機械傳說紅色獨眼震無比,難以置信的看著十一手中的陰陽磨盤,同樣感受到了一股來源於規則的壓製。

兩位大佬,都無法理解的看著時宇身前的食鐵獸。

神話種族,準神技!

時宇新研發的進化路線,將寵獸進化為了神話種族?!

此刻,認識進化傳說林風的神源,林風的後人林會長,看到達成了林風都冇有達成的事情時宇,一時間,震驚無比。

“無敵霸主的實力,外加準神技,神源前輩,林會長,你們覺得,這個實力,有把握去角逐世界賽冠軍了嗎。\"

“如果不夠也不要緊。”時宇道,繼續召喚出來了凜。

『點此報錯』『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