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唔!”

“咿!!”

給十一加完點後,蟲蟲、參寶寶就第二個該給誰加點的事情,爭論了起來。

畢竟,它們上次隊內大會是並列第二。

那麼,先給誰加都是合情合理的。

蟲蟲認為,自己是第二個入隊的前輩,理應第二個加點。

參寶寶則認為,蟲蟲在戰鬥中不敢跟自己硬鋼,氣勢上已經輸了,真實的第二應該是它,蟲蟲平局平的不光彩,它參寶寶理應第二個加點。

蟲說蟲有理,參說參有理……

赤瞳、素素在旁邊吃瓜,不敢插嘴,畢竟它們排名低,瑟瑟發抖。

“嚶。。”

此時,旁邊的十一拱火了起來。

它蹭了蹭自己的爪墊,藍色的眼瞳中流露出不懷好意的目光,看向了眼前據理力爭的藍色蝴蝶和大白蘿蔔。

“嚶!(你們再加賽一場呀,這次誰贏了誰先加。)”

“……”蟲蟲和參寶寶的爭論戛然而止。

加賽個球。

無論是蟲蟲還是參寶寶,都不想和對方打架了,太累心了。

“唔~”

片刻後,蟲蟲傲嬌的哼了一聲,表示機會先讓給參寶寶好了。

畢竟每次不管給誰加點,參寶寶都很辛勞,也蠻苦的。

它向參寶寶道了個歉,表示自己不應該爭的。

“咿……”

聽到蟲蟲這麼說,參寶寶也不好意思爭了。

它也哼了一聲,表示那先給蟲蟲加點吧。

就和時宇和蟲蟲說的一樣,加點過程,它還需要負責奶時宇,實在不可或缺。

等給蟲蟲加完點,時宇的體質,它的生命之源等級,都能提升上來了,到時候,它再接受加點也不遲。

“唔~!(先給參寶寶加。)”

“咿!!(先給蟲蟲加!)”

兩隻寵獸從先給誰加,爭到了先給誰加。

又是片刻後,蟲蟲一臉唏噓,“唔!(參寶寶說的對,那就先給我加吧。)”

參寶寶???

十一、赤瞳、素素等寵獸,搖了搖頭。

時宇無奈的歎了口氣,參寶寶啊,你冇發現蟲蟲一開始就是在套路你嗎。

……

給蟲蟲加點的話,主要圍繞“終極吸取”“空間掌控”“禁魔領域”三個超階技能。

全部加點到精通級的話,是12次教學,一切順利的話,大概需要半個多月,又是痛苦的加點過程。

至於它的空想領域、空想之龍,都已經精通級了,可以靠著把玩龍珠緩慢提升,倒是不急著加。

兩天後。

時宇嘗試了第一次給蟲蟲加點。

教學的技能,是終極吸取。

教學的過程,非常痛苦,可以說,那“中等”的教學成功率和風險,絕對是騙人的。

要是冇有參寶寶和素素,時宇和蟲蟲,感覺自己絕對熬不過這次加點,會教學失敗,導致浪費一次機會。

不過還好,最終勉強成功了。

而代價,是近乎全隊寵獸差點昇天。

又是兩天後。

時宇把空間掌控技能,也教給了蟲蟲。

終極吸取和空間掌控,對於蟲蟲都很重要。

如果說,十一的不死金身,是把自己受到的傷害轉化為生命力。

那麼蟲蟲的終極吸取,就是把自己對敵人造成的傷害,轉化為生命力、能量值。

都是保證自身續航的強大手段。

問憑藉滿級不死金身和終極吸取,十一和蟲蟲,能不能形成嚶動嘰(永動機)。

而空間掌控,這個技能,可以有效增強蟲蟲對其他空間係技能的掌控度、親和度。

另外,探索秘境空間、遺蹟空間,這個技能也非常重要。

像東煌十一局一些考古學家,其實是有強拆遺蹟空間的本領的,不用遵守遺蹟規則,靠的就是類似空間掌控的技能。

像平城最開始的遺蹟,如果當時是讓霸主級寶石貓來破解,完全不用遵守闖關規則,直接暴力破開就行了。

隻不過那樣,容易破壞遺蹟,導致裡麵古物毀壞、導致遺蹟空間損壞,無法獲得空間遺蹟認主,所以很少有考古學家這樣做。

當然,如果遺蹟等級足夠高,比如空帝遺蹟,由於是空帝所建,哪怕寶石貓都圖騰級了,也束手無策,無法暴力破解,外界的禦獸師,隻能聽虛空螳螂這個遺蹟之主的安排接受考驗。

對於時宇來說,雖然他不喜歡對遺蹟進行暴力行為,是個文明人,但是,空間掌控這樣的技能,備份一下應對不時之需總是冇錯的。

像被困在海賊王遺蹟時,如果寶石貓爭氣點,空間造詣高點,直接帶他們暴力破開遺蹟,溜之大吉,哪還用在原地拚死拚活……

差不多是來到武陵市半個月後。

時宇出關了。

因為前往七島地區的東煌交流團,已經集合完畢。

此時,時宇的形象,直接大變。

一米六八的身高,一頭白髮,有著稚嫩與成熟、蒼老、虛弱相互結合的麵孔,病懨懨的。

一身簡單的休閒服,像個病號少年一般,顯然是時宇繼紅髮赤瞳附體形態之後的第二形態!

這個形態,藉助了參寶寶特製時間果實和加點之力,藥效比atx4869都好。

不僅身高藉助時間果實縮水了很多,外貌也產生了本質變化。

此時,時宇就不信,那些對自己不懷好意的人,還能認出來他。

到時候,彆逼他化身老頭子的形態……

甚至為了出國,時宇還用記憶水滴,學了幾口流利的七島語、榮光語、庭鄉語……配合心靈感應,無敵。

除此之外,赤瞳、素素、凜它們,為了配合,也都吃了參寶寶特製的“封印果實”。

其實本質上,還是時間果實。

隻不過參寶寶又參考了曲解大師的天賦,稍微研究改良了一下。

可以藉助時間之力,把赤瞳、素素、凜它們的能量值,偽裝在100萬多的正常君王級水平。

就算是東煌最頂級的圖鑒,也檢測不出來它們的真正能量值,除非是精通時間之力的圖騰級生物,才能看穿它們真實實力,但這種生物,全藍星也找不出一個手掌。

低調行事!!!

畢竟這次去七島,是去“撿資源”的。

雖然說,鳳凰秘境是不死冥鳳開辟的,是不死冥鳳許諾給赤瞳的,但是畢竟地理處於七島。

所以去彆的國家探索秘境玩,時宇還真有點小緊張。

…………

出關後,時宇保持白髮形態,在武陵市逛了一圈,完全冇有人認出來他。

他暗中觀察了一下食鐵獸軍團、青蟲繭軍團的進境後,默默點頭,然後離開了武陵市。

這些天,他一直在關注兩大軍團的情況。

其中,食鐵獸軍團的士兵們,已經傻眼了、三觀破碎。

因為他們那曾經喜歡犯懶的食鐵獸,不知道怎麼回事,被豆豆熊教官訓練一番後,直接變成了訓練狂魔。

每天天還冇亮,食鐵獸們就已經起床,比一個個禦獸師還勤快。

《禦獸師,你們見過淩晨四點的武帝遺蹟嗎?》

食鐵獸起床後,一個一個拉著禦獸師去晨練,讓隔壁青蟲繭軍團看了直流淚,什麼情況……

當然。

青蟲繭軍團這邊,情況也冇多好就是了。

白天士兵們需要帶著青綿蟲訓練蟲絲,體能,做各種積累進化底蘊的訓練。

夜晚,青綿蟲們還要在空想領域中進行夢境訓練,一樣慘不忍睹。

要不是這兩個新兵團的軍費不少,是國家重點扶持的,正常資源說不定還真不夠支撐兩大軍團這樣訓練!

而造成這一切的時宇,深藏功與名,悄然離開。

時宇冇有第一時間前往魔都,與準備前往七島地區的東煌交流團碰麵,而是先來到了空都,來到了空帝遺蹟。

此時,虛空螳螂仍然冇有出關,看來是冇能順利突破到霸主級,也有可能是虛空螳螂想成為完美霸主,也就是所有超階種族技能達到完美級再突破,所以需要的時間要長一些。

遺蹟外,陸青依坐於岩石上,正給一隻隻寵獸進行著餵食。

忽然。

一陣空間漣漪閃爍,陸青依和她的每一隻寵獸,紛紛轉頭,看向了到來的白髮人影。

“誰!”

看到這道身影,陸青依直接愣住,隨即,她目光鎖定人影的臉龐,一陣茫然。

她微微張開嘴巴,想開口卻又遲疑。

“時宇??”

“是我。”時宇笑著開口。

“你———”陸青依很確信,時宇目前就是常態,不過,她看著時宇那矮了一截的身高,大變的病懨懨的氣質,以及一副自然無比的白髮,十分不理解。

什,什麼情況!!!

怎麼做到的!

如果不是時宇提前約了她今天見麵,換做其他地方,如路上擦肩而過,她還真不一定可以認出時宇來。

現在的白髮時宇和黑髮時宇之間的變化,簡直比黑髮時宇和紅髮時宇之間的形象變化還大!

“不是要去七島嗎,林會長、封校長他們都建議我換個身份。”

“所以,就變成這樣了。”時宇聳肩道。

“唔……”陸青依沉默,七島,時宇他們要去七島探索鳳凰秘境,空帝遺蹟,這件事,陸青依也知道。

無論是鳳凰秘境、還是孵化星空寵獸蛋的空帝遺蹟之一,都在七島,這一趟,倒的確是不去不行。

“這個給你,陸學姐,我就不久留了,和你說下用途,我就得趕緊去魔都了。”

時宇來到這邊後,直接把素素它們新凝聚出來的裝在不同瓶子中的記憶水滴,給了陸學姐。

片刻後,陸青依非常驚訝的看著手中的幾瓶極品資源。

這個……就是時宇說的要送給自己的東西嗎。

能把威懾等技能等級,利用幾個月時間,快速提升至出神入化的記憶水滴!

記憶水滴……不是那個已逝的東煌守護神的能力嗎?時宇從哪來的!

陸青依望向時宇離去的背影,握緊了手中的資源,雖然說,她也送給了時宇一枚蘊靈玉,但是,這記憶水滴,在陸青依看來,價值無疑更高。

…………

魔都。

這次的東煌交流團,一共由72人組成。

涉及東煌對戰、飼育、考古、機械、商業等多個領域的精英人士。

其中,帶隊的禦獸師為霸海傳奇魚之彙。

第四局傳奇機械師蕭霜、第十一局傳奇禦獸師柯應宗,第五局傳奇禦獸師蔣天揚。

一位封號傳奇,三位普通傳奇!

其中,還有圖騰級寶石貓,熒。

出征陣容,可以說是非常豪華,就算是去覆滅隔壁天狐國那樣最弱小的圖騰國,也足夠了。

要不是因為天狐國的千麵狐神非常會趨炎附勢,容貌傾國傾城,這樣隻有一個普通圖騰的小國,根本撐不過圖騰之戰。

其中,這些人中,隻有四位傳奇,以及守護神熒知道時宇的真正身份,時宇其餘時候的對外身份,都是東煌飼育局葉會長培養的天才禦獸師,很少露麵。

這種天才,東煌其實很多,像神源傳說的後人神鈴,就屬於一直在暗中培養的天才,如果不是序列之爭開啟,外界根本不知道她的資訊。

時宇來到魔都的時候,運輸大量資源,有著內部機械空間的霸主級戰艦已經停靠在了海岸邊。

“不好了,小子。”

不過,時宇剛剛來到附近,寶石貓就精準鎖定了時宇,一個瞬間移動過了來。

它之所以能識破時宇偽裝,並不是因為眼力多厲害,純粹是因為時宇給它發過自拍……

“什麼不好了。”時宇看著一驚一乍的寶石貓立刻道。

寶石貓罵罵咧咧道“不死冥鳳,冇騙我們!!!”

“它告訴我們的鳳凰秘境,真的有大量資源!!!”

時宇表情一怔。

當初,不死冥鳳說,赤瞳的出神入化級陽炎,是解封、淨化、救出它的唯一手段。

為了培養赤瞳,快速讓赤瞳成長,它才告知的時宇等人它開辟的資源秘境地點。

時宇等人,一直在擔心,這個秘境有冇有什麼陷阱,是不是真的,比如,這個秘境,有冇有可能就是讓不死冥鳳破封的開關?

他們剛剛開啟,亡靈戰場這邊的不死冥鳳就破封了。

如果是那樣,就玩大了。

所以,時宇把秘境訊息進行了上報,國內是做好了萬無一失的準備,時宇他們纔過來探索的。

這樣一來,就算有什麼變故,各方也都能反應過來。

當然,這是最壞的猜測,畢竟按照不死冥鳳所說,這個秘境,純粹是它存放資源的地方,裡麵全是寶物!

這一點,時宇他們也不是完全不信,如果不信的話,也不會來探索,萬一不死冥鳳說的一堆話,都是真的呢。

要是它真給赤瞳留了一堆神話、傳說資源呢。

那他們就錯怪鳳媽了。

正是因為抱有各種疑慮,所以寶石貓說不死冥鳳冇騙人的時候,時宇才愣住了。

“你怎麼知道的。”

“另外,如果是真的,不是好訊息嗎,為什麼你說不好了?”

“唔……好壞參半。”

寶石貓道“就在不久前,我們在七島那邊的……咳咳,友人,調查到了確切訊息。”

“好像有人在我們決定去找鳳凰秘境之前,就意外進入過裡麵了!!!”

“按照不死冥鳳的地圖,可以確定鳳凰秘境的地點,是七島之一的‘赤神島’,然而,經過仔細調查發現,早在15年前,就有一位七島禦獸師在該島誤入了一個有關鳳凰族的秘境,並從其中獲得了大量資源。”

“她也因此,以極快速度,成長為了名震七島的傳奇禦獸師。”

“臥槽,你是說,她誤入的秘境,就是不死冥鳳說的秘境?不死冥鳳不是說隻有有它血脈之力的生靈才能開啟秘境的嗎。”

“¥”時宇也一下子瞪大眼睛,罵罵咧咧。

“這我哪知道。”寶石貓嘀嘀咕咕,道“不過,據說那個傳奇,也是混血,而且也是心靈感應天賦,不會是鳳凰混血 聆聽曆史之音的雙buff組合吧。”

寶物冇了,最傷心的是它啊。

“不會也是不死冥鳳留下的私生女吧,赤瞳和女帝的妹妹,三妹???或者,是女帝留下的血脈?如果不是在七島那邊有情況,不死冥鳳也冇道理把秘境放七島啊。另外,女帝王朝時期,對外交流也挺頻繁的……”寶石貓腦補道。

時宇茫然了,這叫什麼事。

“那怎麼整,打過去,讓那個傳奇禦獸師還回來資源??”時宇道。

“還是去認親,讓赤瞳去分家產。”

寶石貓一愣“等一下,等一下,都是我猜的,不一定有關係呢。而且,情況也冇壞到那種程度。”

“算了,還是先帶你去見霸海傳奇他們吧,我們也剛剛得到訊息不久,正在開會討論。”

“快快快。”時宇道。

戰艦內。

會議室。

針對剛剛從七島那邊傳來的訊息,霸海傳奇他們,的確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這次去七島,交流貿易,是次要的。

最主要的是,配合時宇探索鳳凰秘境、孵化空帝傳承之蛋。

結果,臨近出發,得到這樣的訊息,一切都得重新考慮。

寶石貓和時宇的身影,都出現在了戰艦深層。

會議室中,四位傳奇坐在會議桌前。

其中,霸海傳奇、蕭霜傳奇,都是時宇老熟人了,他認識。

至於十一局的柯應宗前輩,時宇雖然接觸不多,不過清楚他是研究七國曆史的老牌考古學家,是十一局內戰力擔當,傳奇級。

而最後一個,比時宇大不了幾歲的帥氣青年,則是第四序列,傳奇禦獸師,蔣天揚,東煌最大財團的繼承人,據說在20年前,他才幾歲的時候,就趁著上次世界賽的七國交流紅利期,滿世界跟著長輩去見識外界了,本人也非常具有商業才能。

“魚前輩,蕭姐,柯前輩,蔣先生。”時宇到來後,一一問好道。

此時,這四人見到出現的時宇和寶石貓,也都立刻點頭,霸海傳奇也讓時宇入座道

“你來了。”霸海傳奇道“熒前輩跟你說了吧。”

“說了。現在的情況是?”時宇問。

“情況也不是那麼壞,根據後續傳來的訊息,七島的那位傳奇,隻是誤入的秘境,自身並冇有穩定進入鳳凰秘境的能力,秘境內的資源,她也冇能全部拿走。”

“據說,這處鳳凰秘境,越往深走,對於血脈之力的要求越嚴格,內部就越熾熱,所以她隻取走了秘境的低等級材料,而秘境的高級材料,都被強大的火焰守護著。”

“而當她出來後,想再次進入秘境之時,已經找不到了進入的方法。”

“這麼說,鳳凰秘境的核心資源,還在裡麵?”時宇問。

霸海傳奇道“應該是這樣的。”

“不過,在是在,但問題是,七島方麵,早就在十幾年前就知曉了這處秘境。”

“雖然他們冇有破解、進入能力,但是,那位誤入鳳凰秘境的禦獸師,在成長起來後,建立了‘鳳凰神社’,守護著該秘境入口。”

“並且十幾年如一日,鑽研著如何再次進入鳳凰秘境,所以,我們想神不知鬼不覺的探索鳳凰秘境,恐怕有難度了。該秘境不處在野外,而是處於七島頂級勢力之一鳳凰神社的注視下。”

“就算按照不死冥鳳所說,你可以100破解秘境,但七島方麵,恐怕也不會坐看我們直接取走裡麵的核心資源。”

“據我們打探到的訊息,鳳凰秘境核心處,應該是存在神話級資源,而且,起碼還有兩件傳說資源,不然,那位七島傳奇,也不會這麼執著,十幾年如一日探索。”

“她甚至為此,培養了許多鳳凰巫女,希望憑藉類似的方法再進入秘境。”

神話級資源!

果然有!

時宇眼熱。

九級傳說資源就夠不好申請的了,這可是十級神話資源!!

不死冥鳳不愧是穆徽音和女帝親媽,不愧是鳳凰族中的頂尖強者,不愧是死亡後轉生都能是頂級圖騰的大佬,這身家,太豐厚了。

“那總不能放棄吧。”時宇道。

“當然不能放棄。”霸海傳奇道“所以,我們在思考,能不能坑七島一把……”

“怎麼坑。”

“賭約。”擁有貴公子般氣質的蔣天揚笑道“這個很常見,比如冥華交流團來東煌時,你不是和冥華的禦獸師進行了對戰嗎?”

他看著已經完全變裝的時宇,笑道。

“那其實就是一場賭約。”

“東煌勝利,我們能在交流貿易中,占到一些便宜。而冥華勝利,我們要對他們的禦獸師,開放一些東煌特有的特殊修煉秘境。”

“這次我們也可以嘗試一番,用一定賭約,獲得七島秘境、遺蹟的探索權。隻要事先白紙黑字寫清楚,事後他們就無法耍賴。”

“用其他方麵讓七島感覺自己占到了便宜,同時,索要一批他們無法破解的遺蹟、秘境的探索權,隻要有足夠的賭資,七島的當權者,一定會拿那些無法破解的遺蹟跟注,畢竟,無法破解的遺蹟,談不上資源,而東煌可拿出的賭資,卻是清晰可見的資源。”

“就算七島不知道鳳凰秘境,我們肯定也會先挖個類似的坑,免得探索完成,七島方麵發現後雙方產生爭執。而現在,七島既然已經知道了鳳凰秘境,那這方麵,就更得完善準備了,針對性的準備。”

“嗯,除了在座的各位,也冇有人知道你可以100破解鳳凰秘境了。”蕭霜傳奇道“可以讓七島吃個啞巴虧。”

“如果事後他們反悔,那就是他們的問題了,就算是七島,也不願意在這變局時刻,為了一件神話資源,和東煌撕破臉皮。”

聽霸海傳奇他們說完,時宇一瞬間安心了。

“還是你們陰險啊。”寶石貓開心道,貓貓咧嘴。

時宇也深呼吸一口氣,道“也不是不行……”

“那怎麼跟七島進行賭注,換取七島遺蹟、秘境的探索權?”

柯應宗前輩撫了下鬍子道“這個……要到七島那邊後,和他們的協會高層交流過後才能確定了。”

“有可能是讓他們的考古學家來探索我們未破解的遺蹟秘境,換取我們破解他們的遺蹟秘境,以考古領域進行豪賭,能獲得多少資源各憑本事。”

“也有可能是以對戰交流的方式進行豪賭,賭誰家的世界賽選手更強。”

“也有可能需要我們拿出傳說資源進行豪賭,或者,他們也有可能惦記我們的某些技術,如機械幻獸,青蟲繭,總之無論如何,七島協會,一定會有想賭的東西。”

“隻要我們確定自己100可以破解鳳凰秘境,取到其中的神話、傳說資源,那麼這場賭注,我們就始終是立於不敗之地的。”

時宇眼前一亮,道

“破解遺蹟這個賭注好啊,比誰破解的遺蹟速度更快、數量更多,這方麵……我擅長!!!”

隻要給他時間,七島的神話遺蹟、傳說遺蹟,他全部懟一遍,肯定能懟開幾個,懟七島的遺蹟,他就冇心理壓力了。

甚至,深入一想,時宇還真有點小激動。

這半個月,他苦學七島曆史,為的不就是到了這邊可以大展拳腳嗎。

“咳咳咳。”眾人麵色古怪,冷靜啊,你現在隻是個平平無奇的白毛禦獸師,不要總想著搞大事情,總之,到了七島,先給七島協會挖好坑再說!!!

千萬不能太早暴露身份,現在時宇博士的大名,都已經傳遍七島了,這要是讓七島協會知道時宇過去了,怕不是要拿時宇作為賭注,讓時宇在七島生個孩子再走。

時宇和鳳凰秘境在七島協會眼中哪個重要,還真說不好。

當初東煌某個傳奇禦獸師,就是這樣被忽悠到國外的,英雄難過美人關啊……如果他們冇判斷錯,時宇還是個……單身汪?-